莫言力挺毛泽东 称妖魔化是蚍蜉撼树

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3年4月27日 17:42 来源:综合新闻

第19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作为主讲嘉宾,21日上午应邀在中央机关“强素质·作表率”读书活动4周年纪念活动上,作《文学创作漫谈》主题演讲,并与活动参与者交流互动。

“获得诺奖后,坐回书桌很难!”莫言慨叹。

莫言:获奖后已找不到自己 妖魔化毛主席是蚍蜉撼大树(图)

“我被娱乐化了,找不到自己了”

“文学和政治分不开关系,但文学创作一定要高于政治。作家有国籍,真正的文学、艺术是没有国籍的。”莫言演讲表示。

“但是,我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所有行为都被政治化了,就像得了诺贝尔政治奖一样,一会儿说我乡愿,一会儿说我奴才,一会儿说我叛徒……我都找不到自己了,完全被娱乐化了。”

莫言风趣表示,既然找不到自己,就不找了,干脆做个旁观者,“尘埃总得落定”。

“历史唯心主义很可怕”

去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之际,莫言与百位作家、艺术家亲书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此举被一些人非议。莫言终于打破沉默。

“《讲话》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有其局限性,但是,《讲话》阐述的生活与艺术的关系,以及生活是文艺创作唯一源泉等观点,都是今天必须坚持的。《讲话》之后,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家作品,对于中国文艺的发展、对中国革命胜利的推动,意义重大。”

“一些人只看到《讲话》对当下的不适应部分。历史唯心主义很可怕!”莫言说。

“摆出诺奖水平的嘴脸是很厌恶的”

莫言表示,今后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写作上,“现在看坐回书桌很难。”

对接下来的创作,对于获得诺奖作家普遍“下行”的“魔咒”,莫言也表达出顾忌:“这对作家是严峻考验,因为获奖后自我设立了更高的标杆。我觉得,不要摆出诺奖水平的嘴脸,那是很厌恶的。我就是普通作家,内心要放轻松,和过去一样。”

现场有人问莫言是否会关注粮食与饥饿,莫言坦言粮食确是大问题,“在香车宝马前,粮食仍然存在忧患。在今天的顺境面前,作家也好,领导也好,都要考虑将来可能的苦日子。”

他透露,由于小时候在饥荒中长大,如今走进北京的超市,他会习惯性在粮油专区盘桓。赴宴时,可以不吃菜,但饭绝不可浪费,一定要吃完,“所以吃成我现在这样胖”。

“文学要表现人类共通的东西”

接下来写什么?莫言表示:“敏感题材我将来肯定会写,毫不顾虑地写,比如反腐。但是,作品是靠丰富性和包容性而存在。表现人性的丰富和复杂,是作家、艺术家的最高追求和目标。”

他认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确实扩大了世界对中国当代作家作品的关注度,有利于中国文化走出去,但这只是第一步。

“我们的文艺作品要真正走出去,一定要有普世的东西,要站在全人类高度思考。在创作中体现中国特征,同时又能表现文学以及人类共通的东西。只有做到了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文化走出去才能达到交流效果。”

三、小引:毛主席逝世与我大有关系

原来我想,自己不过是个草民,谁当官我也是为民,毛主席逝世与我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不这样想了。

现在我想,毛主席逝世与我大有关系。不但与我有关系,甚至与我家的牛有关系。毛主席仍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不可能改变,阶级斗争为纲就不可能取消,如果有文学,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子的文学,而那样子的文学我是不会写的。

如果毛主席活到现在,我肯定不会当所谓的“作家”,更不用说人民公社不会解散,人民公社不解散,社员家就不会自己养牛。所以说,如果毛主席活着,就不可能有我家的牛.

........................................此处略去数段描写...................................

但后来的事情发展变化得有点天翻地覆的意思,毛主席死了,天并没有塌下来,老百姓也并没有因为他过世而活不下去,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活得不赖。

现在,连老百姓也知道毛主席生前犯了许多错误,但许多人,起码是我,并没有感到当年把毛主席当成神是可笑的,许多人,起码是我,想起毛主席,还是肃然生出若干的敬意。毛主席之后,在中国,再也不会有谁能像他那样,以一个人的死去或是活着,影响千万人的命运。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