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疫苗官员自杀背后的真相 到底谁在说谎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8月8日 09:19 来源:多维

北京时间2018年7月31日,多名孩子家长在中国国家药监局门口抗议(图源:受访者供图)

大陆问题疫苗案曝光后引发民怨沸腾。尽管中共领导人强调“要给民众明明白白的交代”,但有些问题并未给予“真实彻底”的查处回应,甚至有分析质疑,高层的命令在下一层得不到有效执行,上下层出现“双重标准”。

长生生物公司的问题疫苗主要流入省份山东,一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所所长宋立志被爆出自杀事件已过去一周,但至今他的身体状况究竟如何似乎已被媒体“淡忘”。

就在数日前大陆问题疫苗引爆舆论热议之际,7月31日《华夏时报》首次披露了宋立志试图通过注射超量胰岛素方式自杀的消息,但随后遭到官方否认。

据悉,宋立志于7月29日上午被送往山东省立医院,两天后仍未脱离生命危险直到31日仍在医院ICU病房。

大陆另一家媒体报道称,宋立志的同事透露,宋平时就有三高(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症状最近工作压力大,“可能是累的”。报道引述一接近济南公安部门的人士表示,宋立志只是由于糖尿病住院。

有舆论反问,按正常情况推测,如果只是由于糖尿病住院的话,怎么还惊动了“公安部门”呢?

公开资料显示,胰岛素是人体内唯一的降血糖激素。因此,注射胰岛素是“糖友”常用的治疗手段之一。但当体内胰岛素过量后,也可能造成血糖过低,患者出现一系列交感神经兴奋和中枢神经功能紊乱的症状,严重者或发生昏迷甚至死亡。

因此有舆论质疑,“一个成年人天天打胰岛素,难道不知道多少剂量会要命吗?”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2017年,长春长生有25.26万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销往山东,分别流入济南、淄博、烟台等8个城市,当中24.73万支已被接种,涉及21万余名儿童。

据山东政府采购网公开的一份中标公告显示,2017年3月1日,包括宋立志在内的5位评标委员会成员,批准采购了长春长生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这5人全部给予长生生物疫苗90分以上的成绩,而宋立志则打出了98.82的最高分。

舆论质疑,宋立志若是给假疫苗打出高分导致21万多儿童受害,他自然罪责难逃。不过,他只是多条利益链中的一环。中共官媒虽然称要“一查到底”,刚刚开始就“倒”了一个重要涉案人,不得不令人产生疑虑。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多次就问题疫苗做出批示(图源:Reuters)

有评论认为,中共高层一方面强调要给民众明明白白的交代,而下层官员又不能交代得太明白,以至在上下层出现了双重标准。

就另一家卷入问题疫苗公司武汉生物的处理结果为例,国家药监局则将40万支问题疫苗定性为“偶发”事件。

而被指与长生生物有牵连的康泰生物则近日改组董事会,更有撇清关系之嫌,退任的两名董事分别是袁莉萍和马东光。

其中,马东光自2015年和2016年至今分别担任长生生物和康泰生物的独立董事,此外马东光此前长期就任于国家药品监管部门,曾任于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卫生部药品监督办公室,并在1996年至2011年15年间担任国家药品认证管理中心药品GMP认证主管技师。

另一位董事袁莉萍,是康泰生物实控人杜伟民的妻子。而康泰董事长杜伟民曾任职于长生生物,负责销售业务。

继长春长生、武汉生物的假疫苗风波后,陕西商洛也被爆出有多宗儿童被接种过期疫苗的事件。事实上,中国全国到底有多少疫苗存在问题,或许仍将是个未知数。

中国国务院调查组最新公布的调查进展称,长春长生公司自2014年4月起就开始生产问题狂犬疫苗并出口境外,召回工作正在进行。中国“农业委员会”曾报道称,过去3年来,国产动物用疫苗之外销出口增长79%,进口下降10%,拓展外销市场及加强进口替代。

问题疫苗事件的波及范围之广,引发各界很大的关注,一些中共体制内人士对疫苗问题进行了强烈批评,有人甚至指出,这是中共官场的“原罪”。事件暴露出中共官员在监管中的失职、官商勾结、包庇纵容等问题。

总之,回到疫苗问题中发生的“自杀”事件,一旦事件发展到涉及生命的时刻,就说明案件并非那么简单,希望中共高层能给予足够的重视,彻查背后的真相,切勿让一个生命成为幕后黑手的替罪羊。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