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两位前高管想在社交上挑战微信,资本支持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0月22日 15:41 来源:蒋鸿昌

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Skype、Snapchat、Kik……美国的聊天软件遍地开花,各自满足着不同用户在不同场景下的社交需求。相比之下,QQ、微信几乎就是中国聊天软件的全部。

有人在试图改变这种情况。日前,科技媒体 The Information 报道了中国两个全新的社交软件:POP 和 Echo,它们希望以独特的产品设计满足日益庞大的微信无法满足的细分人群。有意思的是,它们都是由曾在微信负责产品的高管创办的。

除了 POP 和 Echo,2017 下半年以来,市场上还密集出现了一批新的社交软件,从 Soul、一罐、微光到子弹短信、Spot、Flow、Soda、Alice Map,它们特点鲜明,设计独特,不少都拿到了不菲的融资。沉寂已久的社交“战场”重新活跃起来。

还在内测的 Echo 拿到了 4000 万美元融资

虽然米聊做得最早,但在微信出来后,雷军还是果断放弃这个曾经被列入小米“三驾马车”的重要产品。

事后复盘,他说本以为腾讯在一年后才会跟进,没想到后者只给了小米三个月。腾讯对社交的深刻理解已经被写入 DNA,这个领域很难有人能染指。这也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社交产品难以获得投资机构青睐的原因。

▲ 米聊曾是小米战略级的产品. 图片来自:银杏财经

Pop 和 Echo 是个例外。目前,还在内测中的 Echo 已经获得来自高榕资本的 4000 万美元融资,后者是拼多多的早期投资者。Pop 也拿到了 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投资,具体金额未透露,但保守估计,也在千万美元级别。

两位创始人是他们的公司获得高额融资的关键。

The Information 透露,Echo 的创始人是前微信高管 Huang Tianqing。查询企业工商信息可知,开发 Echo 的公司广州星空计划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是黄天晴,而他曾多次在微信的年度大会微信公开课 Pro 版亮相。

2016 年初的大会上,时任微信事业群开放平台基础部基础产品中心总监的黄天晴,第一次向外界公布了 2015 年微信公众平台的成绩。2017 年底的微信公开课 Pro 版,他上台详细介绍了小程序具有的几大能力。在一次微信和外交部的合作活动中,黄天晴被介绍为“负责微信公众平台与小程序的产品总监”。

▲ 微信公众平台让很多品牌有了新的发声渠道

网上还流传着一份署名为微信产品经理黄天晴的讲述移动互联网发展的 ppt,时间是 2011 年 8 月,此时微信刚推出 8 个月。

Pop 的创始人是 Genie 林,她同样是非常资深的微信产品经理。2014 年,Genie 林曾在一次极客公园的活动上做过分享, 她在 2010 年加入腾讯广研团队,一开始在 QQ 邮箱部门担任产品经理,并在微信项目组成立后加入。做分享时,她的职位是微信基础产品部产品中心副总监。

一位参加过 Genie 的产品分享活动的知乎用户还透露,她参与过 QQ 邮箱的漂流瓶产品。而在一篇介绍微信诞生过程的文章中提到,Genie 还曾负责第一个版本的朋友圈设计。

▲ QQ 邮箱的漂流瓶功能也被移植到了微信上

这是两位参与了微信从 0 到 1,并在之后担任重要领导职位的资深产品经理。在投资一个社交软件时,这几乎是投资人能找到的最豪华的阵容。

中国版的 Snapchat?

社交产品是一个永不过时的话题。

投资圈信奉一个逻辑,社交是一个周期性产品,几乎每五年核心用户发生一次迭代。

所以,青少年永远是社交软件追逐的热点。在这个方向做得最好的 Snapchat 是很好的参考范本,而 Pop 和 Echo 都在很多方面借鉴了 Snapchat。

Pop 的界面和 Snapchat 极为相似,都将 app 划分为了聊天、拍照/摄影、发现及添加好友 3 个模块。交互上,它也复刻了 Snapchat 的体验,充分利用了大屏手机的特点,将主要的操作手势设为“划动”而非“点击”。

▲ Snapchat 和 Pop,如果你习惯了 Snapchat 的操作,会觉得这才是更自然的交互

Snapchat 最初赖以成名的特点是“阅后即焚”,Pop 也引入了这种机制。你和好友的聊天、发布的 Pop(类似微信朋友圈)都会在 24 小时后消失,这是为了最大程度消除用户的社交压力。

Pop 给自己的定义是“真正的朋友,真实的生活”,它希望用户在这里表达自我,用镜头记录日常生活。

Echo 的 app 目前还在内测中,需要使用 Echo 的好友邀请才能进入。它的设计很大胆,直接把好友拍摄的照片或视频(被称为“瞬间”)显示在用户首页上,用户的评论、点赞会像弹幕一样“叮”在朋友的瞬间上。每个瞬间同样会在 24 小时后消失。

▲ 抄袭了 Snapchat 的 Stories 功能的 Instagram 反而打败了前者

在 The Information 看来,Echo 就像是给 Snapchat 的 Stories 功能加上了更多的表情和贴纸。

资本重新爱上社交软件

2018 年 2 月,陌陌出其不意地宣布以近 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探探。

这个收购案也刺激了沉寂许久的社交赛道,当一个社交软件无法颠覆市场霸主时,对投资人来说,被并购也是一个不错的退出渠道。

而 00 后开始成年,以及越来越庞大臃肿的微信是投资人重新看好社交软件的更深层原因。

▲ 青少年对社交有旺盛的需求. 图片来自:thinkstock

2018 年,最大的一批 00 后开始读大学了。因为时间、社交关系等限制,他们更多使用 QQ 而不是微信,在大学里,可以更自由地使用手机的他们很可能会选择新的社交平台。

微信,还是更新的社交平台?这是 00 后们的问题,更是创业公司的机会。

除了 Pop 和 Echo,市场上还出现了基于地理位置(LBS)的社交软件 Spot 和 AliceMap,匿名精神社交应用 Soul,主打匿名倾诉的“树洞”社交应用一罐,可以在看视频时一起聊天的微光,甚至连曾经的资讯应用即刻也在转型社交媒体。这些应用都希望满足特定用户的特定社交需求,日积跬步,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

▲ 一罐的产品界面. 图片来自:刺猬公社

与此同时,“克制”的微信已经开始起变化。

一方面,它已经成为日活 10 亿的全民应用,被熟人尤其是家人窥视的压力,过载严重的信息量,铺天盖地的营销推广都让一些人视微信为负担。

另一方面,进入成熟期的微信也开始更多地考虑商业化。3 月,微信朋友圈开始在一部分用户中开放第二条广告;一开始克制到“冷淡”的小程序,也被微信赋予了更多的权限和入口;曾经不知信息流为何物的张小龙,也开始加快“看一看”的迭代节奏。

▲ 火起来的小程序吸引了无数想来“薅流量”的人

抖音的成功,则让创业者和投资人看到了用视频挑战微信的可能。前文提到的社交软件,虽然在设计上大相径庭,但它们几乎都把图片和视频分享作为最重要的功能,这是年轻用户的社交语言,功能简陋的朋友圈短视频并不能很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

当然,现在谈颠覆还为时过早,甚至这些社交应用能不能满足各自的目标用户都是个问题,它们大胆的设计也经常让用户觉得摸不着头脑,长期观察社交应用的资深人士金叶宸直接讽刺这些“社交新贵”都是垃圾。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乐见一些新产品用创意、设计去挑战行业的垄断者。就像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关山行在接受 The Information 采访时说,“每个社交软件都有一个周期,而微信已经统治这么多年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