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打杂”的到公主,看孟晚舟的灰姑娘奋斗史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8年12月6日 11:10 来源:每日人物

华为“王国”,任正非是孟晚舟绕不开的名字。但任正非女儿的身份一开始并未为她带来一些庇佑,从“打杂”开始的经历,让这个故事听起来更像是一部灰姑娘奋斗史。

文 韩逸

编辑 金匝

1

家人永远不会进入接班人序列。

2013年,在一次持股员工代表大会上,华为总裁任正非描述了他心目中接班人的形象——除了视野、品格、意志这些要求外,还要具备“对价值评价的高瞻远瞩,和驾驭商业生态环境的能力”。

“这些能力,我的家人都不具备。”任正非口中的家人,包括现任华为首席后勤官的弟弟任树录,曾任华为财务副总的妹妹郑黎、曾任华为旗下慧通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任平,也包括时任华为首席财务官的女儿孟晚舟。

5年后的春天,这个“永远”打破了。2018年初的董事会上,任正非辞任华为副董事长,继任者是他的长女孟晚舟。

华为官网上对孟晚舟的介绍。图/ 网络

孟晚舟一向低调。2013年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很少公开亮相。和同为企业二代的王思聪不同,前者已经坐拥4477万微博粉丝,而孟晚舟的微博主页只有3条消息。最近一条还是在6年前,是她对突然收到的关注感到吃惊。

尽管被媒体称为“华为的秘密”,但孟晚舟的第一次亮相,就说出了金句:“华为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是2013年1月,她一头披肩长发,盛装出现在华为2012业绩预告媒体见面会上,首次以华为CFO的身份面对媒体,对公司现金流的追问作出回答。

这也像是她对自己身份的某种解答:从1997年正式入职开始,孟晚舟用20多年的时间,默默成长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在华为“王国”,任正非是孟晚舟绕不开的名字。但任正非女儿的身份一开始并未为她带来一些庇佑,从“打杂”开始的经历,让这个故事听起来更像是一部灰姑娘奋斗史。

2

“任总在华为持股1.4%,华为是一家全员工拥有的公司,而不是被个人所拥有的。”曾被媒体问及任正非在华为的真实股份有多少时,孟晚舟在回答中使用了“任总”,而非首次亮相时使用的“我父亲”这个称呼。

这像是孟晚舟处境的某种写照:任正非对她来说是复杂的,既是父亲,也是华为“王国”顶端的那个人。

作为任正非和第一任妻子的女儿,孟晚舟曾见证过任正非最难的日子。改革开放初期,她还是小学生,和父母一同住在深圳漏雨的房子里。一篇名为《风筝》的回忆文章里,孟晚舟说起这段生活:“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四面透风的屋子里,隔壁邻居说话都能听见。”此后任正非创立华为的年代,同样风雨飘摇。

任正非。图/ 视觉中国

后来孟晚舟被送到贵州爷爷奶奶家,读书成年。16岁时,她改随母姓。很多场合,她都表达过少年时对父亲的疏离:“我能见到他的时间不多。除了每个月最后一周是公司工作例会,他会在那一周在深圳露面,其它时间都在外面出差。”

尽管疏离,但和诸多企业二代的命运相似,孟晚舟还是进入了父亲的公司。那时华为还是不知名的小公司,也就二、三百人,销售收入刚刚过亿,少有人知道。孟晚舟曾回忆说,去北京参加通讯展时,手里提着几大袋资料,纸袋子上有华为的Logo,出租车司机很热情,说:“哦,华为,我知道……就是做纸袋子的嘛”!

正因为公司小,她职责众多,做过秘书、协助过销售和服务部门,负责打字、制作产品目录、安排展览会务等。后来,她常提及自己为“华为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但其实就是“打杂的”。因为当时父亲告诉她,社会阅历的第一条是对人要有认识,而打杂的经历有助于积累这些经验。

如果有人在1993年拨打华为总部的客服电话,那么前台为他转接分机的可能就是今天的副总裁,当年21岁的孟晚舟。

孟晚舟至今记得总机电话此起彼伏时的慌乱。一张办公桌大的平板上,排布着密密麻麻的按键,电话要进来时,红红绿绿的信号灯不停闪烁。

工作没有轻易为“公主”亮起绿灯,想学点技能的孟晚舟也出过岔子:1996年,华为第一次参加国际通讯展,孟晚舟得以随团去莫斯科,她见到了有生以来最多的卢布。

“好几十捆”,一叠美金换来的卢布从窗口里塞出来,孟晚舟和同事连数都不敢数,“抱起来就往宾馆狂奔”。回到房间,锁上门,她们才发现少换了100美金的钱。

很多年后,她回忆起这段经历,称第一次感受到“汇率”的放大效应,像是后来从事财务工作的某种预兆。

3

真正的职业生涯,从1998年开始,在华中理工大学就读会计专业后,硕士毕业的孟晚舟回到华为,任职于财务部门。

这在当时,也并不算一份好差事。任正非曾经用“一杆汉阳枪”来比喻华为的财务:一大批青年人,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提着一杆汉阳枪就上战场。

但到了2009年,这杆枪“把巡航导弹打下来了”。那时任正非与财务体系员工座谈,将公司业务的飞速发展归功于财务体系的出色支持,“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公司,在几百亿以后还有这么大的高速的跳跃。”

作为华为财务体系改革主导者,孟晚舟在其中功不可没。她曾经提到过进入会计岗位的第一份工作:整理乱七八糟的单据,把所有的凭证和附件按流水号前后排好,装订在一起,再贴上牛皮纸的封面和封底。

和娇柔可爱的卡通少女微博头像不同,孟晚舟逐渐显示出像父亲任正非一样的坚定果决。从2003年开始,她开始尝试建立全球统一的华为财务组织,包括组织架构、业务流程、财务制度和IT平台,并先后担任过公司国际会计部总监、香港华为财务总监、账务管理部总裁、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等职。在清华的演讲中,孟晚舟曾借用培根的话:黄金时代,就在眼前——这也是她和华为的黄金时代。

孟晚舟在清华演讲。图/ 网络

但公主的工作并非从来没有出过问题。2015年,华为内刊《管理优化报》上刊登了一篇员工来稿,《一次付款的艰难旅程》。文章中提到了付款时入口难找、流程过多的问题,指出主管对财务风险不愿担责。

文章随即引起了华为内部社区“心声社区”的关注,任正非看到后,直接在上面签字,并用总裁办电子邮件的形式发给了华为董事会监事会和全体员工。

邮件的言辞十分激烈:“据我所知,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不知从何时起,财务忘了自己的本职是为业务服务、为作战服务,什么时候变成了颐指气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们希望在心声社区上看到财经管理团队民主生活发言的原始记录,怎么理解以客户为中心的文化。我常感到财务人员工资低,拼力为他们呼号,难道呼号是为了形成战斗的阻力吗?”

怒火的爆发和任正非对女儿的高期待不无关系。在2017年和北大教授陈春花的谈话中,当他被问及“华为成功的核心点是什么”这样的问题,73岁的他回答说,“财务体系和人力资源体系。”虽未提及女儿,但掩饰不住欣赏。

和任正非回避直接谈女儿相似,孟晚舟也回避谈“公主”身份。“不拼爹,不拼妈,一切看贡献和能力。”在公开场合,她会将华为的价值观反复讲述,比起站立于父亲身旁,她似乎更愿意和员工在一起。

一个可以作证的例子是: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9.0级大地震,引发了核泄露事故。大批电信设备供应商撤离日本,华为的工程师穿着防护服,走向福岛,抢修通信设备。

地震后一周,孟晚舟也去了日本。当时从香港飞往日本的航班上,空空荡荡,只有两位乘客,其中一位就是她。

在华为内部论坛的分享中,孟晚舟会流露出难得的感性。她很喜欢写下自己的游记,提到自己喜欢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也曾在游记中引用过海明威的《流动的盛宴》,“如果你有幸在年轻时到过巴黎,那么以后不管你到哪里去,它都会跟着你一生一世。”

这让人联想起还是少女时的孟晚舟,兑换卢布时的慌乱已经是往事,她的眉眼开始更多显现出父亲任正非的痕迹。

网络上为数不多的孟晚舟与任正非的合影。第一排左二为孟晚舟,左四为任正非。图/ 网络

进入无忧资讯《华为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官网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51口碑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