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幸存者:起火后爆炸 大坑位置在废料车间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3月23日 13:39 来源:北京头条

据通报,截至3月23日7时,江苏盐城响水化工厂爆炸事故已造成64人死亡,在救治的伤员中,危重21人,重伤73人。

在收治爆炸伤者较多的响水县人民医院住院楼内,有多位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的员工,爆炸发生两天后,一些伤情较轻的员工,开始陆陆续续地回忆、讨论着这次爆炸的过程、分析着别人的判断......

废料车间内多种易燃废料堆在一起

3月21日爆炸当天,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氢化还原车间的王明春(化名)刚刚在早晨8点下了班离开厂区,逃过一劫。

这几天,他一直在响水县人民医院陪护着自己的姐夫,王明春的姐夫高建(化名)与他在同一个车间,爆炸发生那天,高建本应是下午4点才上班,但是为了替体检的同事,他下午2点多就到了单位,不幸遇到了爆炸。

王明春说,自己这两天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关注着发生在自己厂子里的爆炸,22日,他拿到了事故现场的航拍图,图上显示,在发生爆炸的厂区出现了一座大坑,应该就是爆炸后留下的。

“我反复对比了很多次,发现大坑的位置,我认为应该是厂区原来的废料车间。”在天嘉宜工作了6年多的王明春说,“废料车间主要是堆放平时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料,主要包括一些硝化废料、黑焦油等,这些都是易燃品,尤其是那些晾干后的硝化物,可以说遇到一点儿静电都可能起火甚至爆炸。”

王明春说,废料车间有30多米宽,40多米长,里面是分了区域的,哪里堆放硝化废物,哪里堆放黑焦油,哪里堆放其他废物都是由明确要求的,“但是有时候废料多了,就不好说了,硝化废料都是用袋子装着的,堆在一起。”

先看到火光 随后发生两次爆炸

段鹏的床位就在王春明姐夫高建的床位旁。

1985年出生的段鹏(化名)是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公用管理车间的车间主任,他手下一共有9名工人,日常负责给各个车间供应蒸汽、天然气、导热油等辅助,“我们做的活比较杂,工作环境就是一个操作台,上面有按钮,很多东西都是提前设定好的,我们只要根据各个车间的需求进行操作供给就可以了。”他说。

在爆炸发生时,公用管理车间包括段鹏在内,一共有6个人,“爆炸发生前,我正在指导手下的工人干活儿,突然听到企业副主管呼喊说着火了,我跑出去一看,在废料车间的方向有很高的火苗窜了起来,但是因为中间隔着其他车间的厂房,所以具体着火点看不清楚,都是烟,只能判断大概的位置。”段鹏说,厂区内几乎所有车间都有灭火器,所以他顺手便拿起了灭火器往着火的方向跑,“结果还没等我过去,就发生了第一次爆炸,我被冲去了很远,脑袋一阵懵,然后很快就来了第二次爆炸。”

第二次爆炸后,段鹏出现了短暂的昏迷,等他醒过来定了定神以后,便赶紧往爆炸相反的方向爬,“我眼睛看不清东西,头上有血,隐约感觉到我旁边是企业的副主管,但是当时也不知道他的生死,只是一个劲儿的想赶紧逃命。”

工人认为大坑位置是废料车间位置

根据第三方平台对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的介绍,他们的主要产品是间羟基苯甲酸、苯甲醚、对叔丁基氯化苯、氯代叔丁烷、间苯二胺、邻苯二胺、对苯二胺等,这些产品主要用作染料,用来生产化妆品、服装等产品。

“生产这些产品都会产生各种废料,废料需要在池子里凝固,然后统一打包放到废料仓库内。”段鹏说,“废料仓库内的东西我们要运到厂区内的焚烧车间进行焚烧,负责运输废料的叉车司机是外包企业的工人,只有焚烧车间的人才是企业的员工,到现在为止,焚烧车间的人还都没有联系,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王春明说,这几天在病房,他也一直和段鹏在通过爆炸现场的航拍图,分析发生爆炸的具体位置,“大坑的位置就是废料车间的位置,而在废料车间旁边30多米处,就是储存天然气的罐体的地方。”他说,“但是我们看到两个苯罐是完好的,只是外表被熏黑了,并没有发生爆炸,罐体内的苯应该是在罐体上部的盖子被冲破后燃烧掉了,而没有爆掉,这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两个苯罐也爆炸了,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段鹏告诉记者,自己事后没有去现场查看,但是根据现场的航拍图判断,存储天然气的罐体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天然气对化工厂来说是很重要的燃料,化工厂焚烧废料、制造生产用的氢气,都需要天然气。”段鹏说,“以前加热的时候是焚烧煤,后来为了环保曾经焚烧过秸秆,再后来就换成了天然气,如果从安全性和可控性来说,天然气应该是比煤或者秸秆更安全的。”

暂时失联的“焚烧车间”工友们

22日上午,段鹏去医院的影像室给自己拍了一张片子,除了头部受伤之外,他这几天一直感觉左边胸口和肩膀很疼,但又一直找不到原因,“相比于那些遇难的人,我们车间算是很幸运了。”

段鹏的手下一共有9个工人,爆炸当天包括段鹏在内有6个人都在上班,另外4个人休假,爆炸发生后,段鹏爬出了厂区,随后找到了亲戚的一辆车,一直把他送到了响水县人民医院,“我们平时使用的都是厂里配发的防静电防爆的手机,爆炸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扔到了什么地方,到了医院以后,我借了亲戚的手机上了微信,在我们车间的微信群里询问大家的情况,到22日早晨,最后一名工友联系上了了我,并报了平安,我知道我们车间的人都没事了。”

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段鹏还经常会通过视频通话,与住在同一个医院另一层楼的工友聊天,“大家都和家人一样的,知道彼此都没事儿就好。”

而王春明和自己的姐夫高建都在氢化还原车间,他们车间的所有人也都安全,只是或多或少的受伤。

而相比于段鹏所在的公用管理车间和王春明所在的氢化还原车间而言,焚烧车间的人现在还处于“失联”状态。王春明说,为了焚烧方便,焚烧车间距离废料车间很近,只有10多米的距离,如果真的是废料车间发生了爆炸,那焚烧车间的工友受到的伤害应该比较严重,“我们现在也在多方打听,但是还没有这个车间工友的消息。”

“明知道危险 但为了养家还要上班”

王春明说,其实在香水陈家港化工园区内的很多化工厂,最近一段时间都处于停产或者半停产的状态,“主要是因为安全检查没有合格,被要求整改。”

王春明说,自己并不是不知道在化工厂工作比较危险,但是为了养家,还是得去里面上班。高建说,在陈家港化工园区内的这些企业,经常会发生一些生产事故,但是之前的都比较小,没有这次影响这么大,“一个企业爆炸,把周围多少个厂子都炸毁了,这在以前确实没有过。”

调查组指出企业相关负责人严重违法违规

而对于生活在陈家港的人来说,他们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对化工厂危害的担忧当中。

高建的爱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她现在还记得发生在2011年2月10日的那次“大逃亡”。据中国青年报此前报道,2011年2月10日,响水生态化工园区传出“化工厂将爆炸”的传言,居住在化工厂区附近的居民展开“逃亡”。“那天本来是给我儿子说了一个媳妇,说是要第二天见面,结果这一说要爆炸,两个人也见不成面了,人家女方一听说我们家住在化工厂旁边,后来也没答应。”高建的爱人说。

3月23日,据应急管理部微信公众号消息,国务院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 “3·21” 特别重大爆炸事故调查组23日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指出,此次事故企业连续被查处、被通报、被罚款,企业相关负责人仍旧严重违法违规、我行我素,最终酿成惨烈事故。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