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进城看儿迷路 只记带来儿子爱吃的家乡菜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4月30日 22:03 来源:都市快报

4月25日中午12点多,翠苑派出所接到报警,称翠苑四区有个老人在找儿子,看着像是迷路了。

民警李霄鹏立刻赶往现场,帮忙报警的是个热心群众,说老人除了儿子的姓名其他都不记得了,一直在路边徘徊。

李霄鹏赶到的时候,老人还在四下张望,他背上背着两只麻布袋,左手拎一只环保袋,右手拎一只纸箱,看起来沉甸甸的,压得他有些佝偻。

民警上前和他讲话,老人思路清晰,自称是绍兴人,到杭州来看儿子。

不过,他只记得儿子的名字,还有儿子住在翠苑这一带,具体的地址和电话都不记得了。

要帮他找到儿子,得先搞清楚父子俩的身份信息。

“老人家您叫什么名字啊?”民警问。

老人的绍兴口音很重,告诉民警:“我叫沈×龙,属龙啊,我家里有个老太婆,她91岁,我92岁,我是来杭州看儿子的,儿子叫沈××,就住在文一路这个小区里,小区边上有条河。”

民警查了老人提供的名字,但发现社区并没有这样的人。再查老人的名字,也找不到相关信息。

无法得知老人的确切身份,就很难找到他的家人。

没办法,李霄鹏只能跟老人聊起了天,试着看看能不能再多获取一些信息。

老人家不会说普通话,口音很重,交流有些费力,民警也是反复问了几遍,才听明白。

原来,老人是一早从绍兴出发的,绍兴有过路的大巴,他半路上的车,上车后刷了老年卡。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有点想儿子了。”说到儿子,老人咧开嘴笑得很开心,他说,自己是临时过来的,家里没有电话,就没有提前跟儿子说。“我以前来过几次,还有点印象的。”

在杭州下车后,老人凭着记忆,坐公交车到了翠苑一带,但毕竟年纪大了,接下来要往哪走,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

身边没有手机,老人只能选择最原始的方法——用一口很不标准的“绍普”,挨个向过路的人询问。

“我来找我儿子沈××,他就住在这附近,你认识吗?”这么问了七八个人,一无所获,老人就在街头迷茫了,热心路人帮他打电话报了警。

民警看了看老人随身带的老年卡,上面只有一张照片,没有身份证号,也没有联系电话。

一时间,寻亲陷入了僵局。

看着老人随身背的包,民警灵机一动,“咦,我好像闻到梅干菜的味道了。”

老人打开包,里面鼓鼓囊囊都是吃的,乐呵呵地一一展示给民警看——梅干菜、油纸包的香肠、土鸡蛋。

香肠都用油纸包着、绳子捆好,打理得很仔细。

“是啊是啊,这些都是我儿子爱吃的。”

怕老人吃力,李霄鹏想接过他手里的纸箱,老人还有些不放心:“你要小心一点,不要磕到了,这里面的土鸡蛋是我一个个攒起来的。”

装鸡蛋的纸箱上贴着一张快递面单,李霄鹏问起来,老人笑了:“这盒子是我孙女婿寄给我的,是他给我买的酒,我能喝两斤酒嘞,我每天都喝两斤的!”

既然是孙女婿寄的,能不能联系上他?可惜,老人对寄件人的名字并不熟悉,这个包裹可能不是孙女婿本人寄的。

民警问老人,身上还有没有带其他东西?

老人挠挠头,说:“还有钱。”

眼看半个小时过去了,老人找儿子一事还是毫无头绪,无奈之下,民警只能先把他带回派出所。

老人说,自己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平时就他和老伴住在绍兴老家,一般不太出门。这次来杭州,是因为儿子最近身体不太好,他惦记着给儿子带点爱吃的梅干菜、土鸡蛋,好补补身子。

“这些东西大城市里买也买不到的,有家里的味道,他爱吃!”老人把几个包裹放在桌子上,拿装鸡蛋的纸箱时,尤其小心。他说鸡蛋容易破,他坐大巴和公交的时候,都是把这个盒子护在胸前的。

这一箱子哪里是鸡蛋,明明是沉甸甸的父爱。

民警决定,一定要帮老人找到儿子!

之后,民警花了3个多小时,用了各种方法,终于查到了老人的确切身份信息,原来由于老人普通话不标准,之前报的名字音近字不同,所以都没对上号。

临近傍晚,民警总算联系上了老人的儿子沈大伯,得知他住在翠苑三区,与老人走失的地方就相隔一条马路。

沈大伯也70岁了,听说父亲在翠苑派出所很是吃惊,他说父亲没跟他提过要来,他也压根没想到92岁的老父亲会独自一个人坐大巴来杭州。

“我爸爸身体虽然还硬朗,但是毕竟年纪也大了,之前也走失过一次的……”晚上8点,天色已暗,沈大伯匆匆走进翠苑派出所,连连向民警道谢。

一看到儿子,老人立马站了起来,笑得合不拢嘴。

登记完身份之后,沈大伯挽着父亲的手,带着几大包土特产,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去。

出派出所大门前,老人还特地回头,向派出所民警招手致意。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