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方寸已乱,暴露两大危机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11日 18:18 来源:多维

台湾政坛人气王、高雄市长韩国瑜动怒不是新闻,但当地时间5月9日却因为民进党、时代力量市议员质询时刻意小动作而怒,除了显得方寸已乱,更让他不娴熟、不专心市政的形象更加凸出。从中也曝露他的两大危机,一是泛绿阵营已找到“激怒(对付)韩国瑜的正确方式”,二是韩国瑜的幕僚团队作业及应变能力严重不足。

因为时代力量、民进党高雄市议员近期利用高雄市政府施政总质询时锁定“自由经济示范区”、“桥头科学园区”等议题反复质询,再加上以不给韩国瑜完整答复时间、或在他答询时集体离席等“技巧”以及在质询后迅速剪辑质询视频在网络上传播,逼得韩国瑜说出“所有质询就是想让我漏气”这类“反民主”的气话。

多数台湾人对于民主制度的认识仅只于“选举”,透过每4年一次大型选举投票来决定台湾的中央政府、立法院及地方政府由哪个政党执政,基于政党及政治人物个人的利益,在野党想尽办法利用质询、大型集会场合机会,以各式各样议事技巧或道具反讽,让执政者在媒体镜头前“漏气”(闽南语用法指“某人的表现不佳”)或丑化其公众形象,本来就是在野党的“义务”。

就这一点而言,民进党、时代力量想要“漏气”的地方首长何只有韩国瑜,还有卢秀燕、侯友宜等一干国民党执政县市首长,无党籍的台北市长柯文哲,甚至还被蓝、绿合力夹击。人非圣贤,被群起围攻的首长因此动怒、失言所在多有,地方首长的民调支持度也会随之高高低低,以“素人”之姿当选的柯文哲,在他的第一任任期两周年民调支持甚至只有三成左右。

所不同的是,过往台湾所有担任过地方首长的政治人物,从来没有一个像韩国瑜这般淡出政坛17年后,还能以“救世主”姿态回归政坛的;也从来没有一个地方首长仅上任几个月,还没有具体政绩前,就有强大民意鼓励他“更上一层楼”的。

持平而论,韩国瑜得以卷起“韩流”,其实与他的“怒”息息相关,从他在台北市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任内与民进党市议员王世坚的质询、九合一选举时骂民进党将高雄市变得“又老又穷”、骂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影射陈菊“肥滋滋、母猪”、上任高雄市长后骂蔡英文“要将台湾带往何方”等等,他的“怒”有他的专业、深刻体会及“民之所欲”。

然而,放在高雄市议会的总质询攻防情境中,虽然民进党与时代力量等在野党市议员别有居心,韩国瑜的“怒”却显得苍白无力,“草包”成为他在网络“乡民”间的最新头衔。

不能不说,“自经区”是否适合高雄市或台湾,的确是大哉问,正、反方都能说出个道理来,很容易就会陷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传统蓝绿对抗套路之内,但这的确是韩国瑜在上任后向蔡英文喊话、国民党在台湾立法院配合演出、“高雄发大财”的解方,韩国瑜跳针式的回答,任谁来看都是不及格的。

这又曝露了韩国瑜幕僚团队能力的问题,以台湾的政治运作常态,要不得有处事周到的“府会联络人”居先润滑、事先探知议员的质询方向,要不就要有事先“猜题”,预先准备资料让韩国瑜得以临阵磨枪的能力,从韩国瑜的表现来看,显然两者皆缺。

不过,倘若幕僚团队已善尽“猜题”、“准备资料”本分,则会衍生出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韩国瑜根本没有时间好好消化数据应付“考试”。若韩国瑜最后真的代表国民党出马竞选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面临的问题除了经济、内政,还有国防、外交、两岸,与高雄市政相较不知复杂多少倍,与不同党派人选进行电视政见辩论更是法定要求,绝不是随便再开一、二场“深夜直播”就可以轻易打发的。

别忘了,蔡英文的“空心菜”称号因何而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