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律师被移送临沂监狱不足20天,怪事连连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14日 13:54 来源:美国之音

王全璋律师是709大抓捕至今唯一没有跟外界见过面的人。他今年4月底被移送山东临沂监狱服刑,可是监狱以荒唐借口不许他的妻子李文足探监。更加离奇的是,李文足收到丈夫“时空穿越”的信件。李文足表示,她只有一个诉求,就是要见到王全璋。

中国知名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 (推特照片)

王全璋家书“时空穿越”被称“6G”网速

中国知名人权律师王全璋4月29日被移送山东临沂监狱以来“怪事”连连。李文足5月12日在推特账户发布给丈夫王全璋的第三封信,信中说:“亲爱的全璋,今天收到了你的回信,我没哭,我高兴的笑起来!我5月11号寄出的信,你10号就收了。看来临沂监狱简直是6G网速啊!”李文足在信中嘱咐丈夫“下次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忘了签名写时间啊!”

中国知名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收到丈夫寄来的信件 (推特照片)

此外,外界注意到,王全璋所谓5月7日写给李文足的信,落款处的名字没有写对,写的是“全章”而不是“全璋”。至于信的内容,李文足在她5月10日给丈夫的信中提出了各种质疑。其中她写道,猛一看很熟悉的字体,越来越陌生了。难道你练了4年书法吗?猛一看很亲密的情书,却越看越疏远了。好像你变成了隔壁老王。你好像不是被失踪、被酷刑、与外界隔绝了四年,倒像是去党校进修了四年!”

王全璋近四年前被抓捕以来,他的家人至今没有见过他,王全璋是否还活着的担忧一直困扰着他的家人。王全璋被移送到监狱之前,曾有律师说,见到过王全璋,身体状况尚好。

至于几封信是不是出自王全璋之手,李文足说,这并不重要。她的主要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早见到她的丈夫。李文足5月13日对美国之音说:“最近收到王全璋的回信,但是这个信上的大概意思也就是说,暂时不能会见。我认为现在是这样一个情况,因为王全璋现在处于一个完全不自由的状态下,关于这两封信,它到底我怎么去看,或者说它的真假,这些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我现在觉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要去马上去会见王全璋。因为法律规定,他已经移送到临沂监狱,就得马上安排家属去会见。这跟会见室装修改造完全是无关的。”

李文足告诉记者,之所以不看重王全璋狱中来信的真伪,是因为当局谎话连篇,造假对他们来说是常有的。李文足谈了一段同道家属的经历,这位家属在丈夫出狱之前读过一封有警察交给她的丈夫来信,乍一看笔迹像是她丈夫的亲笔信。可是这位家属的丈夫出狱之后,谈起这封信时,他称,完全不知道这封信的事情。

李文足强调即使这封信的确是她丈夫的亲笔信,但是王全璋现在是处在一个完全不自由的状态下,信的内容是否反映了他的真实意思,完全无法确定。

狱方借口监室装修阻止家属会见王全璋

王全璋在来信中提到,让他的姐姐先去会见。李文足5月13日在推特上公布了王全璋姐姐王全秀当天上午给临沂监狱打电话,要求会见王全璋,监狱方面的答复。接听电话的人员告诉王全秀,会见室装修,她不可能会见王全璋。还说,他这是照章办事。李文足的推文说,“看起来,他说的‘让姐姐先见面’是骗人的啊!”

临沂监狱多次以会见室装修为由,不许王全璋的家人会见,依据的是哪条法律?前广西南宁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主任、知名人权律师覃永沛5月13日对美国之音说,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以监室装修为名阻止家属会见属于违法的条文,所以不构成违法。“它不违法,而是监狱里面的一个借口。监狱的会见室很多,不可能一个会见室装修,全部都装修。是借口而已,没有找到更好的理由,就拿这个借口忽悠。忽悠你们,忽悠家属。中国的监狱本来就不把犯人当人,它不让你会见,就找个理由,你又无法查证,也没有法律能处罚他们,所以说,没有办法应对这种情况。”

覃永沛律师2018年5月18日被广西律协取消律师资格,接着他担任主任的百举鸣律所在两天后被强行关闭。成立于2001年的百举鸣律所代理过多起敏感案件,包括徐纯合案、秦永敏案以及法轮功信仰案等。覃永沛现在是中国律师后俱乐部发起人,继续接案子。律师后是指被中国律协注销执照的人权律师。

王全璋2015年709事件之后与外界失去联系,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宣布将他“逮捕”,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王全璋代理过许多起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信仰案,被认为是最早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之一。

王全璋被抓捕之后,当局拒绝家属为他聘请律师,通过各种手段阻止律师会见他们的当事人王全璋,前后有近10人被迫退出为他辩护。王全璋被关押3年半之后,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对他进行了不公开庭审。转年的1月28日,天津二中院“依法”对王全璋煽颠案进行宣判。法院认定对王全璋指控的罪名成立,判处他4年6个月监禁,剥夺政治权利5年。

推友关注王全璋安危

王全璋被移送临沂监狱不到20天所发生的“怪事”引发推特中文圈推友对王全璋安危的关注。英文网刊《改变中国》(China change)的创办人、主编曹雅学5月12日在推特发文说:“王全璋律师这封时空穿越、没有署名、没有日期的信,坐实了‘全章来信’的本质是当局操纵,甚至可能模仿笔迹,目的是欺骗文足不要在要求马上会见。哎,都四年了,当局还用这种下流手段自欺欺人。”曹雅学当天的另一篇推文说,“中国当局如此急不可待乃至于漏洞百出的丑态,更令人担心全璋现在的身体状况仍然‘不宜见人’。按说他们这么害怕舆论,王全璋要是身体正常,应该马上安排会见。没见到人,是死是活难说。”

曹雅学创建的改变中国网致力于揭示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

推友江颖怡的推文是这样写的,“三天两信,709大抓捕快要四周年,但有一人至今未见外界一面。在中国,不只党凌驾法律,现在连‘装修’也是。”

刘晓原律师的推文说,“时空穿越”,妻子信还没寄出,狱中丈夫就收到了。

美国之音5月13日和14日多次拨打临沂监狱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