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战所感:华为与联想 民族主义车轮上的正反面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5月23日 10:34 来源:金融时报

中美贸易争端中,民族情绪席卷中国舆论。美国“封禁”华为之后,有人称联想“率先断货”,引发舆论对联想的猛烈批评。

被激发的民族主义情绪,需要找一个出口与靶子。

首先,这个目标必须是中国的。在以往的所有声讨外国的运动中,都是中国人、中国企业被攻击,我们听到的、看到的都是同胞在爱国的名义下被攻击,被伤害,比如在乐天中购物的中国人,在肯德基中消费的中国人,在家乐福中购物的中国人。

某种程度上,这种行为出于一种直觉:打骂砸中国人是可以的,但外国人是动不得的。这直觉或许源于外国人的自行车很容易被找回来,即便中国的小偷小摸都会明白,外国游客的钱不那么好偷。

其次,这个目标还必须要能与华为对标——国际企业、IT行业、知名度等等方面要与华为差不多,于是,联想成为了这场猎巫的靶子。

这种非理性的情绪无需事实,一旦被选中,所以的细节都会被放到放大镜下仔细审查,相反,一旦被认定为高尚的,则一切都可原谅。最近,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在致员工信中首次披露,“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这引发了舆论的狂热追捧。华为有自己的备胎,但是当时中兴被美国禁止之后,华为也没有拿出自己的备胎,按照民族主义的角度去帮中兴。这本无可厚非,也涉及复杂的规则,但是如果这个事发生在联想身上,则又会是一个大问题。

联想是一家国际化的企业,为了自己的生存,必须按照国际规则办事,遵守所在国的法律。这也符合中国政府对企业的要求。但遗憾的是,中国民众习惯于用一种狭隘的,民族的、道德化的标准去看待企业行为,把商业行为泛道德化。

这种泛道德化的解释,在当下中国广泛的存在,在更多更深层次的问题上影响着中国人,甚至影响着国家的走向。

比如,在持这类观点的人看来,华为是创新的,所以是道德高尚的;联想走的是贸工技路线,而没有走自主创新的技工贸路线,所以是不思进取的,道德上有缺陷的;至于中兴,没有核心芯片是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饿了么、滴滴、淘宝,没有大国崛起的技术;而制造业有核心科技的则更高尚;华为被美国封锁,有海思备胎芯片,激发了民族感情,引发狂热赞扬。

正是在这种氛围下,各种谣言,一旦带上的爱国义愤的帽子,就不会受到进一步追究。此次针对联想的谣言,影响如此之大,形成的舆论如此激烈,给联想品牌造成的影响如此巨大,但即便在高压打击造谣的大背景下,造谣者发信道歉之后,事情就此了结,并没有将被进一步追究的迹象。当下,连一些权威媒体,往往都因为新闻细节上的失真,被民间舆论骂上一句“谣媒”,而此次,不会有任何民间舆论来骂上一骂。

于是,当民族主义成为一种安全的流量来源之后,则会在自媒体追求点击数量的机制下,在民间舆论场被急剧放大。一般正规机构媒体,都会保持专业性、客观性,但是自媒体的自我约束就少得多,为追求流量,甚至会不择手段。正如此次谣言不被追究一样,相比其他话题,这种充满狭隘民族情绪的文章,不但会带来流量,更重要的是,它是安全的。这种安全,刺激更多的自媒体朝这个方向做文章。之前5G投票、此次所谓提前断货,都成为自媒体的爆款集中地,进而导致舆论的极化,在民族主义的车轮上,绑上中国企业。

这并不是爱国,相反这种行为最终会伤害到中国企业,不但伤害联想,也伤害华为。伤害到中国的创新能力,损害中国利益。可谓站着说话不腰疼,却绑架了真正的实干家。

所以,我们看到任正非亲自站出来,为这种情绪降温。

任正非说了很多,他说,如果认为不买华为就是不爱国,那我们孩子就是不爱国,因为他们也用苹果产品。千万不能煽情,不能使用民粹主义这种东西。他还说,“我们不会轻易狭隘地排除美国芯片,尽管我们自己的芯片成本低,但我们还是要购买美国的芯片,我们不能孤立于世界,而是要同步成长。”

作为华为的创始人,他首要的出发点,当然是华为本身的利益。他要把华为从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的口水与键盘中拯救出来。某种程度上,也把中国类似的企业都拯救出来。把中国的创新效率拯救出来。

华为可以做到技术自立,但是技术自立之后,一旦失去上游供应商在政治上的支持,市场禁入就会接踵而来。华为有可能在全球市场上遭遇到更多的禁入限制。当下全球化的技术创新机制是“研发——销售——利润——研发”,研发投入与创新力度,离不开市场利润,而这又和市场规模息息相关。中国市场虽然很大,但国际市场更大。一旦进入国际市场受阻,销量下降,创新速度就会下降,华为好不容易积累的优势,就会很快消耗殆尽。

在昨天的谈话中,任正非提到了向华为供货的上游芯片企业,想尽一切办法向华为供货,虽然这并不能排除在长期的合作中结下的友谊,但美国企业的出发点其实未必是道德化的,也可能很简单,就是为了更好看的财务报表,更多的利润。

但正是这种企业对利润的追求,打造出了美国世界顶尖的技术创新能力。创新从来都不是依靠道德感召驱动的。以美国为例,二战之后,在上世纪60年代,在美国爆发了电子技术为基础的新一轮科学技术革命。这一轮技术创新的飞跃,是依靠市场竞争推动的,是靠企业家追求利润推动的。仙童公司“八个天才的叛逆”从仙童公司离职之后,枝开叶散,逐渐形成硅谷。那么他们是为什么从公司离职了,并不是出于要创新的感召,而是为了利润为了自身的发展。即便当下美国的军事科技领先全球,也并非以道德感召企业进行创新,而是建立在雷神、波音、洛克西马丁等私营军工企业的竞争之上。

所以,让企业的归企业,让国家的归国家,把企业从狭隘的民族主义之中解放出来,融入世界,才能最终意义上的促进国家的创新。融入世界的意思,当然不是让别人按照我们的规则,而是要尊重世界已有的规则,这当然也包括所在国的法律。这一点不管对于华为、中兴、还是联想都是如此。至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谈判与角力,当然存在,但企业首要的任务是盈利,而国家的角力的目的,正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经济细胞——企业的发展。

(本文作者刘远举,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