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造车狂人”庞青年真会骗!谁给的机会?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日 09:57 来源:博讯

一则“加水即可让车辆行驶”的消息,将近期很少在汽车圈露面的青年汽车集团及其掌门人庞青年,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造车狂人”庞青年,曾经试图打造一个庞大的汽车帝国,但每每都以失败告终。

他曾经通过与英国莲花汽车的合作进入乘用车市场,但在市场挣扎多年后青年莲花最终破产;他曾经试图收购瑞典汽车公司萨博,最后输给了NEVS;他曾经抢了一波电动客车的风口,但因骗补贴被有关部门重罚;然后,在2017年,他又把触角放到了氢燃料汽车。

与此同时,青年汽车集团曾经试图建设多个汽车生产基地,全国各地大规模的“圈地圈钱”,被媒体曝光后最后也不了了之。与此同时,青年汽车集团徘徊在破产的边缘。工商信息系统显示,目前庞青年本人控股企业共26家,其中青年汽车集团等多家企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有人说,屡战屡败的庞青年,想要通过氢燃料汽车打一场“翻身仗”。但在更多人看来,“没钱没技术没市场”的青年汽车,只不过想要借这一概念炒作。采用激进且浮夸的概念,于是便出现了“水氢车”。

“和欺骗石嘴山的套路一模一样,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庞青年还在玩。”在庞青年撤离6年后,石嘴山的官员告诉《等深线》记者,他希望南阳警惕招商套路。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喜迎“水氢发动机”,尽管随后当地澄清,报道中“只加水就能行驶”的表述有误,但网友的哄笑,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该报道并未提及的庞青年,随即被扒出。早前《中国经营报》曾多次揭露,这位来自浙江台州市天台县的商人,以极为相似的路数,亮相中国多个地方招商舞台,并在身后留下总额1000亿的“承诺投资”。

他善于描绘金额巨大的好项目,用绚丽的开工典礼启动“投资”,厂房也搭起来了。看上去,他正是地方政府做梦都想要的好商人:拉高GDP、带动就业、促进转型,一举多得。

但这个好人套取地方资金、资源后,便会让项目静止在那里。梦醒后的地方政府,惊讶地发现,那个“读书写字都困难”的庞青年,已经让政府坐在了协议中“违约”的位置上,欲哭无泪。

石嘴山、鄂尔多斯、六盘水、济南、泰安、连云港……每一次开始时,1958年出生的庞青年,热情洋溢、光芒四射,像极了一个青年,他描绘的未来似乎近在眼前。

但这次,开头,就是一场停不下来的哄笑,令人尴尬。或许,现在的庞青年需要一个奇迹来改变这一切。在传说中,他曾创造过“雨天变晴”、“冬蛇震醒”等奇迹。

开业仪式作假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刊登《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称水氢发动机在当地工厂下线,可通过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作为汽车的燃料。

多年前“水变油”的教训,让媒体对“水氢发动机”充满狐疑,在多方解剖下,人们几乎一致认为,其在技术、成本和市场等方面形同闹剧。而庞青年则以商业秘密为由,未做更深层的回应。

在这起号称将投资81亿元的项目中,开业典礼上出现的水氢发动机,显然是整个项目的核心所在。而开业典礼,则意味着项目投资正式启动,南阳市似乎找到了一条产业转型的路子。

但尴尬的是,面对蜂拥而来的记者,庞青年宣称水氢发动机卡车运行中可以排除足以饮用的水,但实际操作时,没有一滴水掉出来。而租来的厂房,再次证实这台卡车,实际是从青年汽车总部金华运过去的。

通过组装车辆、举行盛大的下线仪式,是庞青年在每一个地方的例行程序。2010年,庞青年宣布与宁夏石嘴山签约,计划总投资267.09亿元,在当地建设西北汽车集散中心。

2012年1月16日,青年曼卡车举行下线仪式,由时任石嘴山市副市长主持、市长致辞。现场披着大红花的100台卡车,肩负着石嘴山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任,并没有给当地官场带来多大冲击。

当地多名知情人士告诉《等深线》记者,这100台卡车是外地运过去的,然后在本地租用的厂房里,装装轮胎做做样子。

“和欺骗石嘴山的套路一模一样,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庞青年还在玩。”石嘴山市一位李姓官员看到南阳“水氢发动机”新闻后如此感叹。

相比之下,鄂尔多斯的投资堪称巨量,内部协议显示,庞青年仅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计划投资就高达742亿元。“截至目前,庞青年在鄂尔多斯只建设了一个组装车间,通过下线仪式让所有人相信他的投资真实性。”曾参与庞青年项目的高先生表示。

同样的一幕在六盘水、济南、泰安、连云港等地也曾上演。公开资料显示,庞青年曾扬言这些地方分别投资100亿元、120亿元、100亿元、27亿元。

每一个仪式则注定了这个城市已经陷入或者即将陷入无穷的麻烦之中。记者初步统计,庞青年在这些地方以画大饼的方式承诺的投资总额超过1000亿元。

被神化的庞青年

庞青年头顶着企业家、经济师等多个头衔。但据庞青年的故交回忆,庞小学文化,放羊娃出身,文化水平较低,读书写字都较困难。然而他口才极佳,四个小时的讲话,不用打一个字草稿。

“他基本不认识字,就连签字也是由秘书来完成。”一位与庞青年共事两年的周先生透露。

这个细节未能得到庞青年的证实。像南阳“水氢发动机”事件爆发后,在政府的推动下庞青年接受了媒体记者采访,而在诸多危机中庞青年直面的次数并不多。现场可以看到,这个叼着香烟的浙江男人,和普通人并没有多少区别。

然而,在其公司领导层和与其有过接触的人的描述中,庞青年则是神一般的存在:“手臂过膝异于常人”;“庞青年在冬天到了北方,冬眠的蛇都被震醒过来”;“他如出现,大雨骤停天气变晴”……

传闻中,2012年1月16日,石嘴山青年曼卡车举行下线仪式,彼时大雨倾盆。直到庞青年出现后,天气马上变晴,天上出现彩虹。《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发现,当时天气历史资料显示为晴天。

在神秘传闻的加持下,庞青年所到之处均被奉为座上宾。起步浙江的庞青年,在全国各地的办公楼里面均会挂上尺寸在1米以上和中央领导的巨幅合影,以彰显他与上层关系的紧密。

“他在私下是否会给有些官员许诺什么,不得而知。”上述李姓官员表示。这些合影主要是庞青年追随领导在国外的商务活动,在专业人士看来,这些合影并不能说明什么。

不过,在庞青年一旦与某地反目时,这些合影马上被束之高阁。在石嘴山国马科技公司,记者发现曾经挂在墙上的巨幅照片,如今已经随意堆放在公司四楼,任由灰尘侵蚀。

庞青年通过树立对内的神化形象和对外的神秘身份,在现实与虚幻、商业与政治之间的辗转腾挪,在各地攻城略地投资超过1000亿元。

“庞青年不停地在玩着老鼠戏猫的把戏,因为都是选择从病猫下手。”在石嘴山的招商引资项目中,曾被卷入与庞青年合作的吴先生这样概括。

吴先生称他非常熟悉庞青年。吴先生表示,庞青年自己并不能完成这些“把戏”,他的所有套路均来源于背后的法律团队。而这个法律团队的厉害之处,已经从各地政府在投资失败后保持缄默得到印证。

石嘴山只是其中一个案例。《中国经营报》之前多次披露,石嘴山市政府将国有煤矿和五处尾矿治理工程在庞青年承诺的投资未到位的情况下,提前配套给了庞青年。但3年后,石嘴山汽车项目“见首不见尾”,配套给浙江青年汽车的煤矿和尾矿治理工程却被卖了,变现金额高达10亿元。

据内部人士透露,庞青年案件爆发后,石嘴山市政府也曾召集警方试图采取措施,结果发现,当初的协议条款让政府处在违约之中。石嘴山市政府只好就此罢手,而留给石嘴山的麻烦至今还在持续。

这样的协议陷阱存在于庞青年投资的每一个地方。在众多有始无终的投资计划中,庞青年总能安然无恙,这也让希望维权的地方政府知难而退。

难以实现的协议

熟悉庞青年套路的人都知道,南阳投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万幸的是,《南阳日报》的一个报道挽救了南阳市政府。”上述吴先生表示,协议本身就是一个陷阱。

根据政府信息,庞青年在南阳的投资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含水氢乘用车和氢能乘用车),3000台客车、3000台卡车及3000台氢发动机(含水氢发动机及水氢反应物生产),该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

项目才刚刚开始,南阳市政府已经沦为“打工仔”。公开资料显示,南阳市已经支出8000万元采购了72辆氢能公交车。双方的协议约定,南阳市政府负责销售价值高达50亿元的氢能源大巴1000辆、氢能源物流车5000辆,并通过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支撑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生产项目。

关于“水氢发动机”的实用性,目前舆论和专家已有共识,留给南阳市政府要思考的问题只有两个:销售任务能否完成和40亿元配套资金能否到位?这两个问题决定了未来谁是违约的一方。

作为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偏远地市,南阳市2018年财政收入为307亿元。“政府可能会动用财政资金来购买部分车辆,但剩余的车辆必然摊派到有关企业,当地有这么大的需求吗?”南阳市一位政府人士表示担忧。

这样的协议是如何签署的?目前不得而知。

协议执行本身就存疑,而庞青年的投资更加存疑。目前,庞青年已被列为老赖,尽管庞青年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对外债务不多。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不完全统计显示,庞青年控制的公司涉诉超过1000起,被判赔付金额超过100亿元,其中最大一笔46亿元,最小的10万元。

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孙建章认为,庞青年投资款来源是个大问题,要么是把本应该履行的法院裁定、判决的资金转移了,要么空手套。“前者涉嫌拒不执行裁定、判决罪,后者涉嫌诈骗或陷入合同纠纷。”

“水氢发动机”事件爆发后,工信部针对南阳市购买的氢能源车辆回应称,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车公司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这款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

即便“水氢发动机”没有被媒体报道,如果继续推进该项目,南阳市政府和其他地方政府一样必然会陷入违约。“地方政府会碍于面子,最后只能以合同纠纷来消化。”孙建章认为。

一个曾经对庞青年汽车项目招商引资失败的地方职能部门在内部作过总结报告(以下简称“《总结报告》”),称庞青年通过签订显失公平的投资协议,夸大自身履约能力来诱导地方政府。

急功近利的招商

地方政府急功近利的招商心态,为庞青年提供了机会。《总结报告》载明:“庞青年在与地方政府洽谈投资合作时,往往以‘做大汽车产业,高投入,高回报’,拉动地方经济作为诱饵,使地方政府承诺了一些难以实现的优惠政策,地方政府为了能够顺利引入投资,花大力气平整土地等基建项目。”

招商引资的结果显而易见。《总结报告》中这样描述:“当地政府不能及时配置煤炭资源、提供委托贷款或者答应其他苛刻条件时,青年汽车则会以地方政府不履约为由,拒绝项目推进,致使项目久拖不决。”

截止到目前,南阳引进庞青年的内情不得而知,南阳氢能源汽车项目协议具体情况也并不明朗。不过,石嘴山的教训足以说明,政府部门招商引资的心态值得反思。

多位知情人士向《等深线》记者透露,2011年石嘴山市为了引进庞青年画下的267亿元投资大饼,当时的石嘴山市主要领导紧急指令市政府秘书长带上公章,连夜从石嘴山赶到青年汽车总部金华签约,在宾馆签下了7份至今都不敢公开的投资协议。

缺乏对协议的可行性论证让石嘴山市尝尽了苦果。政府审计文件显示,石嘴山市将矿业集团具有合法采矿手续的正义关等煤矿以低价折算与庞青年成立了国马科技公司,庞青年迅速将注册资金转走后,短短的两年时间在石嘴山掏走了高达10亿元资金。

就在同一时间,庞青年又在相隔不到400公里的鄂尔多斯启动742亿元汽车项目投资。当地政府与庞青年签订的10份协议显示,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政府为了引入庞青年的项目,越权将13亿吨煤炭资源的探采矿权配置给庞青年。

“大量的漏洞、违法违规、专业性错误等都出现在协议中。”当地一位知情人士看完协议后表示。

为了让项目尽快投产,当地政府向银行以委托贷款的方式借给了庞青年。在庞青年撤离后,当地政府通过评估发现,留给鄂尔多斯的只是一个组装、拼凑整车的组装车间,总投资只有3000万元,而项目公司的营业范围根本就没有汽车制造。

“就是给政府摆样子,给投资人摆道具。”上述知情人士介绍。而3亿元委托贷款本来由庞青年和当地政府共管,结果也被庞青年转走了,加上利息,当地政府承担了5亿多元本息风险。

同样在2011年,庞青年在六盘水计划投资100亿元,占地2500亩的汽车制造、玻璃制造、煤化工等项目举行了开工仪式。内部文件显示,当地政府在投入1.44亿元后,庞青年方面提出需要15亿吨煤炭资源。由于要求无法满足,2014年5月,六盘水政府方面只好以900万元补偿解除协议。

天量投资局中局

如果说庞青年从一开始就想欺骗地方政府,这对他似乎并不公平。庞青年对汽车梦的痴狂与执着,是显而易见的——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青年汽车官网资料介绍,该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车工业集团。

2008年是庞青年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这一年是北京奥运会,青年汽车揽下北京奥运会招标800辆订单中的500辆。

从2005年11月起到北京奥运会结束,在北京市政府、北京公交集团4次全球招标中,青年汽车中标1300多辆奥运用车,占到北京低地板车的59.1%,打败了众多国外客车巨头。

北京奥运一战成名,国际订单纷纷涌向青年汽车所在的浙江省金华市。此前,庞青年在济南、泰安、六盘水的投资均有进展,这其中包括济南莲花轿车批量投入市场,在贵州与贵航集团合作。

然而,奥运会后庞青年抛出了444亿元的投资计划,在其野心膨胀的推动下,庞青年开始了“大跃进”式的投资,其中包括对石嘴山、鄂尔多斯等地千亿元投资。按照庞青年公开的说法,中国名不见经传的小厂,要扩大实力,就要善于“借力”。

千亿元投资计划主要集中在2010年到2011年。其间,庞青年启动的瑞典萨博汽车收购计划的失败,最终让庞青年倒在了造车梦的路上,巨额资金的流失让其国内投资计划成了“大饼”,“借力”则演变成了套取地方资源的套路。

2011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诉讼文件显示,青年汽车在收购萨博汽车中投入4345万欧元,其中2100万欧元以质押担保获得了并无价值的萨博凤凰技术平台,未收回的资金高达2245万欧元。按照当时汇率计算,庞青年在这起收购中损失资金超过4亿元人民币。

这笔投资对于当时的庞青年来说是致命打击,石嘴山和鄂尔多斯项目由此搁置,以至于有人说:“庞青年被骗了,如果不把资金用在收购萨博上,这些项目可能会做起来。”

待解的困局

庞青年在收购萨博汽车失败后,资金链断裂,曾经勉强维持的局面被打破,套取地方资源的问题也随即暴露。在这些天量投资纠纷中,地方政府中唯有济南高新区对庞青年进行了诉讼。

2016年12月29日最高法判决书显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给予资金扶持,投入5.3亿元。“因该项目停产,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

判决书显示,法院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请求,但截至目前庞青年并没有履行。在鄂尔多斯市投资期间,庞青年以收购萨博汽车的名义将政府配置的煤炭资源以31亿元转手卖给另外一家民营公司。

庞青年收购萨博汽车失败后拒绝退2亿元定金,该民营企业以庞青年虚构了成功收购萨博汽车为由指控其诈骗。2013年12月16日,白山市公安局以庞青年涉嫌合同诈骗罪刑事立案。

该案经吉林市公安厅、公安部多方会商确认刑事立案有依据,却遭到浙江方面的极大抵制。当时的红头文件显示,庞青年被立案后,青年汽车集团总部所在地、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浙江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浙江省金华市人大常委会等部门以《关于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涉嫌插手经济纠纷的报告》发函支援庞青年。

其间,有一退休领导转呈上述报告并手写信函给有关部门负责人,要求公安部关注。在多方权力角逐下,庞青年诈骗案至今悬而未决。相比老赖庞青年死而不僵的境遇,很多人因为庞青年或丢官或进了看守所。

为了防止庞青年继续掏空国马科技公司,2013年,石嘴山市以行政手段关停了具有合法手续的正义关等煤矿。正义关煤矿曾经吸纳了高达30亿元的民间投资,在引进庞青年之前,这些投资人倾其所有过着平静的日子。

在庞青年进入石嘴山后,正义关煤矿被划归庞青年和石嘴山市合资成立的国马科技公司,庞青年掏空国马科技公司被发现后即撤离石嘴山,而为了防止庞青年继续获得利益,正义关煤矿被关闭了。

为了生活,当初正义关煤矿的那些投资人多年来一直和政府部门纠缠并偷偷挖煤,有的投资人则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在贺兰山生态治理大环境下,正义关煤矿以环境治理的名义正式于今年5月被吊销采矿证。

就在5月23日爆出南阳“水氢发动机”的当天,石嘴山市政府召开正义关煤矿关停和补偿动员大会,石嘴山市还将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按照公司股权结构,截止到目前,庞青年方面还拥有对国马科技公司70%的控制权。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