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在六四拐了个弯,苏晓康:中国已无出路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日 10:00 来源:中央社

八九民运爆发后,"河殇"总撰稿人、作家苏晓康(右四)曾与多名知识分子上街声援学生。(苏晓康提供)

黄河孕育中华文化,但善变的黄河多次决堤改道,造成无数生灵涂炭。对"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来说,30年前爆发"六四",就像黄河拐了个弯,中国从此走向自毁,现已毫无出路。

去年12月19日,苏晓康在脸书悲愤提问:"六四三十周年了,我们在想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他直指六四大屠杀将中国拨上自毁之道,政治上一路走到又一个"王朝末日",山河污臭、社会腐败;虽然于无声处发聩之言不绝,而民众"岁静"不醒,中华民族不是"向何处去",而是"毫无出路"。

苏晓康5月31日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说,他会发出这样的提问,就是因为30年过去了,"官民两边对六四都处于一种冻结的状态"。中共官方对六四至今仍不面对事实,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下令屠杀的?都不置一词,甚至还拼命抹杀人民的记忆,封堵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

苏晓康直言,除了少数六四领袖如王丹、王超华,开始讲当年学生也有错、没有处理好,许多人对运动的思考还停留在30年前,仅是一再谴责大屠杀,没有任何进步与反思。他还点名学运领袖柴玲、李录甚至完全消失在有关的活动场合,非常不负责任。

"黄河命定要穿过黄土高原,黄河最终要汇入蔚蓝色的大海。"1988年,"河殇"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对中华传统的"黄土文明"进行反思和批判,并主张逐步引入西方的"蔚蓝色文明",在中国引发极大轰动,也被视为隔年六四的思想先导。

"河殇"推出后,也成为中共改革派与元老派权力斗争的筹码之一。苏晓康说,当时国家副主席王震点名"河殇"要求当局批判,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虽然观念比较传统,看过"河殇"后还说"干嘛骂老祖宗呢?"但仍公开表态支持。

苏晓康指出,两边交手的背景就是元老派搞掉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后,也想把推动经济改革的赵紫阳弄下来;赵心知肚明,借此与老人们博弈。

黄河孕育中华文化,但善变的黄河多次决堤改道,造成无数生灵涂炭。对"河殇"总撰稿人苏晓康来说,30年前爆发"六四",就像黄河拐了个弯,中国从此走向自毁,现已毫无出路。

去年12月19日,苏晓康在脸书悲愤提问:"六四三十周年了,我们在想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他直指六四大屠杀将中国拨上自毁之道,政治上一路走到又一个"王朝末日",山河污臭、社会腐败;虽然于无声处发聩之言不绝,而民众"岁静"不醒,中华民族不是"向何处去",而是"毫无出路"。

苏晓康5月31日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说,他会发出这样的提问,就是因为30年过去了,"官民两边对六四都处于一种冻结的状态"。中共官方对六四至今仍不面对事实,到底死了多少人?谁下令屠杀的?都不置一词,甚至还拼命抹杀人民的记忆,封堵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

苏晓康直言,除了少数六四领袖如王丹、王超华,开始讲当年学生也有错、没有处理好,许多人对运动的思考还停留在30年前,仅是一再谴责大屠杀,没有任何进步与反思。他还点名学运领袖柴玲、李录甚至完全消失在有关的活动场合,非常不负责任。

"黄河命定要穿过黄土高原,黄河最终要汇入蔚蓝色的大海。"1988年,"河殇"纪录片在央视播出,对中华传统的"黄土文明"进行反思和批判,并主张逐步引入西方的"蔚蓝色文明",在中国引发极大轰动,也被视为隔年六四的思想先导。

"河殇"推出后,也成为中共改革派与元老派权力斗争的筹码之一。苏晓康说,当时国家副主席王震点名"河殇"要求当局批判,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虽然观念比较传统,看过"河殇"后还说"干嘛骂老祖宗呢?"但仍公开表态支持。

苏晓康指出,两边交手的背景就是元老派搞掉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后,也想把推动经济改革的赵紫阳弄下来;赵心知肚明,借此与老人们博弈。

就在中共体制内仍在拉锯的时刻,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引发天安门民主运动,最后在6月4日遭血腥镇压收场。

苏晓康说,学运来得不是时候,他当时必须保持低调,因此埋首进行另一部纪录片"五四"的后制,原本不愿介入。

但经不住许多师生的要求,他先是联署声明表达支持,5月还去了广场两次。第一次是表达声援,第二次是力劝学生退出广场,但学生已越来越激进,还宣布展开绝食,听不进他们的话。

5月21日,苏晓康得知被列入黑名单,展开百日逃亡,他在8月31日从东莞虎门搭上快艇,期间还遭遇中共缉私艇追逐开枪,原本半小时的船程,足足耗了两小时才惊险抵达香港。

他回忆说:"脱险后,有人叫我出舱门透一下气,我看到甲板上全是穿军服拿长枪的人,还以为被抓了。"原来他们都是打扮成解放军模样的走私客。

对苏晓康来说,流亡其实就是服刑。身为作家,他被迫离开母国故土,也离开他的语言,失去与中国广大读者对话。

在美国头两年,苏晓康坦承,表面过得风光、到处演讲,但实际处在失语状态,完全没有创作灵感。1993年,苏晓康一家人遭遇严重车祸,接续几年更把他打入如坠黑洞的无垠悲苦。

所幸,夫人傅莉从昏迷中苏醒,经过复健逐渐好转。苏晓康说,在与命运搏斗后,他神奇找回书写的冲动,持续写作出书,这股力量一直还在。

苏晓康认为,如果当初没有爆发六四,邓小平会持续改革开放,赵紫阳若能接替邓小平掌权,虽然不可能马上实现西方民主,但至少不会比苏联要差,中国状况应会慢慢改善,前景是乐观的。但最后邓小平采信学生要推翻共产党,选择血腥镇压,造成官民双输的结局。

相对于许多民运人士相信中国还会再发生大规模民运,苏晓康直说,"根本不可能"。

他说,中共这30年就是裹胁、绑架全民对这个专制政权进行投资,大家都不愿意血本无归,而且现在人民日子过得还不错,"岁月静好",普遍满足眼下生活,所以不会有人反对。

此外,以中共现在镇压、监控的能力,这是"1984"作者欧威尔(George Orwell)也想像不到的,民间搞个集会都很难,上街就更不用说了。

苏晓康还指出,自从刘晓波去世后,中国已经看不到第2位的民运领导者,运动没有领袖,更不可能成功;"中国当然没有出路了,中共这个体制已经没有任何选项可以改变了,只能看着它烂下去。"

苏晓康目前正埋首写两本书,预计今年在台湾出版,其中一本就是梳理30年来,中国崛起到底是怎么回事,书名就叫"鬼推磨"。

他认为,中共已经强大到了国际没有力量叫它害怕,美国现在打贸易战,原因是川普在做总统,历任总统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苏晓康并指出,现在贸易战把习近平打疼了,中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任由这个独裁者烂招不断,迭遭川普修理,因为中共的制度已经没有力量能纠正习近平了。

去年12月19日首度在脸书对六四30周年提问,苏晓康最后写道:"有人说,不会再有下一个三十周年了,所以不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而是我们每个人的尊严,都在临终时刻。"

1989年因为六四被迫流亡美国后,苏晓康一度失去创作灵感,又遭逢严重车祸。但在与命运搏斗后,他找回书写的力量,至今笔耕不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