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倾城抗议 金融界却沉默 担心什么?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13日 21:13 来源:大纪元

针对《逃犯条例》修订案,香港市民几乎倾城抗议,其中包括法律界、演艺界、教育界、学生等群体,但商界的大佬们却失声,香港股市小幅下跌,港币转强,香港金融界忧心什么?

港股小幅下跌 港币转强

6月13日,香港恒生指数小幅下跌,虽然在上午10点跌破27,000点,达26,825点,但随后在一个半小时之内迅速回升到27,610点,收盘报27,294点,下跌了0.05%。

周日(9日)103万人上街游行事件震撼全球,但周一香港股市却不跌反升;6月12日上万市民在立法院前抗议,当日恒指跌480点或1.73%,收报27,308。

股票经济人张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现在投资人还在观望,他认为香港股市不会有太大的波动,“‘送中条例’从3月份就开始,市场都已经消化了,当这件事真的出来了市场没有太大感觉。只要风险是在意料中的,他们就会反应冷淡。”

他认为香港恒生指数会在29,000点到26,600点之间震动,除非有突发事件,“股票的波动可能会来自于美国。”他说,“如果美国废除香港的特别地位,那市场可能会有另一轮的波动。”

6月12日,港元兑美元突然转强,盘中一度触及7.8165,为近半年最强。一个月拆息升至2.42286%并创近11年新高,较同期限美元拆息高出近1基点。

路透社引述华侨永亨银行经济师李若凡的话说:“近几日都感觉到资金紧张,今天(6月12日)确是相对更加紧张,而且是长端资金带动短端资金需求,12个月远期掉汇点数升得较急,导致大家补短仓或者转港元长仓。巧合地又再发生示威事件,如果政治风险上升,大家都担心长远会不会出现资金流走的风险,亦会提前召回现金。”

美国或重估香港“特殊地位”

《纽约时报》6月12日刊文表示,由于担心激怒中共政府,没有一家大公司敢公开发声。但是私下里,他们正在努力搞清楚这项立法是否会危及外国高管?是否会损害香港的司法体系?他们更担心美国可能会撤回美国对香港的特别待遇,包括独立关税区地位,那将严重冲击香港的经济。

《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又称《美港关系法》)是美国国会在1992年通过的法案。根据此法案,美国政府承认中英联合声明,并视香港为一个在政治、法治、经济、贸易政策方面与中国大陆完全不同的地区,并在对外政策上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中共政府区别对待。香港特区护照获美国承认,申请赴美签证获独立看待。香港可在美国出口管制下购买敏感技术,但要确保无不当用途。

6月11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发表声明谴责港府的这一条例,她说:“‘逃犯条例’危及美国与香港的已经繁荣了二十年的坚强关系。如果获得通过,美国国会别无选择,只能重新评估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是否享有‘充分自治’。”

新唐人记者萧茗最近采访了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的副主席弗兰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他回复说如果香港通过了“逃犯条例”,美国一定取消《美港关系法》。而这会引发一系列危机。

“逃犯条例”允许在香港街头抓人

6月5日,美国对冲基金大鳄、对冲基金Hayman Capital创办人凯尔?巴斯(Kyle Bass)在接受Real Vision采访时提到2015年10月发生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陆续失踪事件。“他们(中共)半夜里来了,把他(书商)带回了中国。这是一种政治迫害,每个人都活在恐惧中。”

他表示,“逃犯条例”就是可以在香港街头抓人,不需要通过司法手段,直接引渡到中国大陆,“这吓坏了香港人。不仅是香港人,还有85,000名住在那里的美国人。”

他说:“我那些很富有的朋友们要走了。我想他们必须离开,我们非常担心该条例在香港被通过。”

事实上,香港的紧张局势已经在削弱商业信心。6月12日,一家名为高银金融集团(Goldin Financial Holdings)的香港房地产开发商,决定放弃出价14亿美元购买的一块前启德机场的土地,理由是“近期的社会矛盾和经济不稳定”。

香港不再安全

几十年来,国际大公司纷纷将它们的中国或亚洲总部设在香港,使香港成为重要的金融和商业中心。

去年,香港美国商会表示,超过半数的受访者对香港的法治感到担忧。而“逃犯条例”一旦通过,不仅在香港的异议人士,那些在香港转机的外国人都可能面临危险,成为下一个康明凯(前任加拿大外交官,中共为报复加拿大抓捕孟晚舟而逮捕了他)。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学博士樊家忠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香港的景气繁荣得益于一个非常坚实的法制基础。“为什么法制对经济发展那么重要?其实很简单,就是它对私有财产权、公平交易有一个保障。”

他说:“在法治情况下,每个人的权利、义务非常清楚,公司商业行为的权利、义务也非常清楚,如果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那对交易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他认为,一个好的投资人,他第一个要考虑的就是安全的经商环境,“其它的商机、产业、金融的布局、市场的分析等等都是次要的,重要就是有没有健全的法治,有没有公平的交易环境。”

他举例说,香港首富李嘉诚在几年前就已经把90%资产从大陆和香港撤走,转移到其它国家了。“他很早就嗅到问题——中国的这个投资环境会受到破坏,所以国进民退嘛。香港也不例外,他很早就认识到,而且会越来越恶劣。”

香港人该怎么办?

“如果国际社会不再把香港当作一个自由港,很多资金会出逃,香港会有很大震动。”

大纪元专栏作家、著名时事评论员章天亮博士在其自媒体上介绍说,2018年中共商务部公布的一个2017年利用外资情况的报告,内容显示2017年中共利用外资共1,363亿美元,其中有945亿美元来自于香港,占中共一年利用外资的70%。

著名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曾撰文说,所谓港资,这些对大陆上千亿美元的投资,都是中共太子党把国库的钱搬到海外去,洗白后再从海外回到香港,然后以外资的形式投资到大陆去,这样他们可以享受很多优惠。

“实际上香港存放了很多太子党的钱,之所以他们把钱放到香港,是因为香港有法治、有自由,未来是可预期的、稳定的。”

他说:“一旦香港动荡,不仅海外大企业会撤资,那些太子党也会把钱搬离香港,这样香港的金融局面会相当恶化,这对大陆本身也是很大的冲击。”

他建议香港人可以第一、把在中资银行中的钱都拿出来,存放到外国银行;第二、可将港币兑换成美元保值;第三、抛售所有中资企业的股票。“太子党已经在抛售,为了回避风险,你们不抛,他们也会抛。”

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中表示,6月9日103万港人大游行后,港币兑美元升值,“其实中共在背后做了金融方面的准备,加强港币,它知道有人在货币、金融上做手脚。”

他说:“中共有这方面的准备说明它很害怕,实际上中共在金融上极端不稳定。中共的官员大部分是末日心态,他们准备随时把自己贪污的财产往国外拿,香港是他们走钱最主要的通道。”

他认为如果香港民众将资金从中资银行中取出来,如果能形成一定的规模,中资银行会出现问题,这将对中共金融是一个打击,这是中共最担心、害怕的。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