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尔摩斯”去世 曾靠一包咸菜侦破灭门案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6月25日 22:33 来源:尚法新闻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刑侦专家,多年来参与侦破了几百起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力的特大案件和疑难案件。2011年,乌国庆当选全国 “我最喜爱的人民警察”,并获得终身成就奖。他曾这样评价自己,“从穿上警服的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就注定和刑侦联系在了一起。”

草原走出的“福尔摩斯”

乌国庆是蒙古族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

1950年,为了培养少数民族干部,14岁的乌国庆被国家送进原热河省承德卫生学校少数民族班学医。据他回忆,那时,他虽然念过私塾,但当时他连汉字也不认识几个。因此在学医的同时,他还要学习文化。

经过四年的努力,1954年,乌国庆又被派往上海学习法医。一年后进入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研究所攻读研究生,从此与破案结下了不解之缘分。

1959年,研究生毕业后,乌国庆在上海实习,从此开启了破案生涯。

乌国庆也并非天才,和所有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一样,他也遇到了挫折。真正的破案与他从书本中学习的理论还有很大的差异。

后来,乌国庆曾回忆,在他第一次勘察现场时带着厚厚的卡片,把勘察现场的程序都写在上面,当时他紧张得浑身大汗。

之后另一次勘察现场的经历才让他真正明白“纸上得来终觉浅”的道理。当时,上海发生了一起疑似中年妇女上吊的案件,乌国庆跟随上海市公安局的破案人员前往现场,他们需要判断这名妇女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乌国庆说,当时他以为人是自杀的。但一位老刑警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老刑警分析,这个女子的家离她上吊的地方要经过两块青豆地,如果她穿过两块豆地走到这里,袜子的颜色至少和现在不一样,而是要染上青豆的颜色。这个女子的袜子是崭新的,就说明她不是自己走过来的,而是别人把她弄来放上去的,所以这个女子不是自杀,是他杀。

这件事给乌国庆留下了极深的触动。他开始意识到,从前以为勘察现场就找指纹,找鞋印,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勘察现场是个非常细的活。

从此以后,乌国庆勘察现场必须要看细节、情节,并且格外强调现场,“办案经验就是,发生案件后一定要去现场,用自己的感觉去感受现场;用自己的双眼去看现场,特别是要看细小的情节;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破案经验去分析现场。”

最终,乌国庆也从勘察现场需要带卡片的初生牛犊成长为了中国的“福尔摩斯”。凡是公安部挂号的大案他几乎都参与过侦破,如上世纪80年代的“二王”、“三张”案件;90年代的浙江千岛湖数十名台胞被杀案、武汉长江大桥公共汽车爆炸案,2000年以后的大连“5·7”空难、张军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等特大和疑难案件。

一包咸菜破案

在乌国庆的破案生涯中,现场勘察到的不惹人注意的微小细节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2007年,山东发生一起灭门惨案,家里女主人、老人和孩子三代人被杀。最终,乌国庆在复勘现场时找到的一包咸菜帮助警方确定了凶手。

在现场,乌国庆注意到门洞内右侧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咸菜和被害人家里大缸里腌的咸菜一模一样。根据现场塑料袋的位置,乌国庆分析出案发的情形,同时他还分析,咸菜是被害人送给凶手的,而凶手应是他家的亲戚。

按照乌国庆的分析与推测,警方很快将犯罪嫌疑人抓获,而这个人正是被害女主人的外甥女婿。

在乌国庆的破案生涯中,不乏类似的故事。1995年1月的昆明百货大楼爆炸案,乌国庆凭借勘查过程中发现的一把锤子为案件指明了方向;在侦破辽宁一苹果产区发生的持枪杀人银行抢劫案时,乌国庆靠现场的脚印和嫌犯丢在现场的一个咬过一口的苹果分析,嫌犯对该地的苹果并不熟悉,应是外地人所为……

随着科技的发展,乌国庆可倚赖的细节也越来越丰富,2004年震惊国内的马加爵案便是计算机技术提供的助力。

当时,乌国庆是该案的专家组成员。据他透露,在追查马加爵行踪时,公安机关对他使用过的电脑进行了周密的分析。办案人员发现,马加爵在案发前后曾经大量浏览一些省、市的地理、人文情况。其中海南省是他网上浏览比较多的地区。他曾经关注过海南的旅游、出租屋、房地产以及交通等信息,其中对三亚地区尤为关心。

根据这些信息,他和当时负责此案的刑警们认为,马加爵逃亡了海南。最终,马加爵在三亚落网也证实了他们的推断。

一位参与抓捕的干警事后感慨道,正是因为公安部为海南省公安机关提供了准确而细致的分析情况,才使得海南省三亚市公安机关“漂亮”地完成了这次抓捕行动。

证据链令嫌犯无从抵赖

依靠现场细节形成思路之后,乌国庆还对证据链格外重视。

2003年的9月29日,陕西咸阳向福园小区一名女子遇害,警方查证后发现,被害女子是咸阳秦都区检察院检察长陈平的妻子。

警方现场发现,死者整个臀部和大腿是裸露的,仰卧在床上,嘴给堵住了,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强奸现场。

但乌国庆发现该案另有蹊跷之处。

首先是鞋印,现场只留下了侵入现场的鞋印,只有朝里头的,没有朝外头的,也没有重复的,也没有出去过,特别是肯定他到过的地方,反而也没有鞋印。

此外,受害人的死亡状态也十分异常,遇害时没有反抗,而经过法医的鉴定,她身上的伤痕又的确是在受害者还有生命迹象之前形成的。基于此,乌国庆分析,受害者是在不清醒情况下被杀的。

而化验结果证实了他的推测,死者曾服用了安眠药。这一信息也令警方将破案的视线投向了死者的丈夫陈平。

案发后的第108天,咸阳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陈平实施了刑事拘留。在刑事拘留之初,陈平一直缄默不言,此外他还请了两位经验丰富的律师为他辩护。而他们质疑警方的证据不够充分。

面对质疑,乌国庆发现了两个带血的刀印,锁定了作案工具,也为该案补上了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围绕这个刀印展开的调查发现,陈平的朋友张某曾送给陈平和其他3个朋友同一样式的这种工艺短刀,办案人员提取了张某送给其他人的这把工艺短刀进行鉴定,发现被子上遗留的这个血印痕是这类刀印压成的,从而印证陈平拥有可能用于本案的刀具,而这种类型的刀与汪玲身上的刺伤完全吻合。警方调查发现,张某送给其他人的3把刀都已找到,惟独送给陈平的这把刀不见踪影,因此认定是陈平作案。

最终,陈平承认是他杀害了妻子。

见证刑侦发展,爱徒接棒破案

在乌国庆的破案生涯中,他见证了刑侦技术几十年的发展。

他曾回忆说,在上世纪80年代前,侦查破案主要靠传统痕迹物证的手段,比如鞋印、指纹等。80年代之后,随着改革开放和社会的发展,我国的刑事侦查技术上了一个新台阶,除了继续应用痕迹物证以外,更注意现场微量物证的开发利用,譬如毛发、油漆等。微量物证的应用提高了办案水平,但都是在传统手段上增加的内容,没有重大的突破,在破案中微量物证对人不能进行个体识别,仍然没有质的飞跃。而如今DNA技术的运用让刑侦技术产生了质的飞跃。

在甘肃白银案中,DNA技术成了关键。

此前28年间,该案一直悬而未解,包括乌国庆、张欣在内的公安部八大刑侦专家全部亲临白银坐镇指导侦破工作,公安机关曾人工比对了几十万指纹。

但DNA检测技术最终成了甘肃白银案的破案关键。据《新京报》报道,白银警方建立了Y-STR数据库之后,高承勇一位远房堂叔的DNA,因行贿被录入数据库中,警方将它与当年命案现场留下的生物痕迹进行了比对。比对发现,“8·05专案”凶手可能是高氏家族的成员。高承勇由此进入警方视线。

今年5月,牵头侦破甘肃白银案的国家级刑侦专家刘忠义履新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一职。

刘忠义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乌国庆的爱徒。乌国庆曾向公安部领导推荐刘忠义说,“公安部尤其需要能够静下心来搞案件、有实力的专家,刘忠义就是这样的人。”

(资料来源:“公安部刑侦局 ”、中国警察网、央视《面对面》、新华网、《法制日报》、澎湃新闻等)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