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事!需要的时候 暴徒一定会出现

1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2日 20:44

6月9日以来,香港人和平理性“反送中”,两次百万人规模级大游行赢得了世界的关注。7月1日,55万人的七一大游行,再创22年来游行人数新记录,然而当天,奇怪的是,却有不明身份人士冲击立法会,又为中共“平暴”埋下借口。

7月2日凌晨,港警发催泪瓦斯。

从六四、两次拉萨事件、新疆事件等一些列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套手段已经是中共的标准流程。

1989年,陈毅然女士作为一名普通的北京市民目睹了那场惊心动魄的六四大屠杀事件,中国政府的谎言一直令她难以释怀,也无法忘记。以下是她在六四纪念碑前向记者讲述的亲身经历。

在六月三日晚及四日早,我目睹了军车开过去的情况。在三日下午,就有许多军车被截。作为一名普通的北京市民,我因为正好有空,就想亲眼看看事实。

我看到有一辆军车被截,学生们在里面搜出许多箱子,打开发现箱子里是许多菜刀。当时有香港记者问他们,为什么军人有这些东西?回答是:“我们不知道,只是让我们丢掉。”很明显就是要嫁祸北京老百姓,我当时就很气愤,决定跟着去看一看。学生用平板车把这些东西拉到新华门前,我看见新华门前挂着许多绳子,上面有许多不知道哪来的旧菜刀、三角铁一类的东西。我觉得很气愤,本应回家的,也没回,一直盯着西单路口那块儿。

后来天黑了,我看见一辆军车拉来一车的枪。当时有一操外地口音的便衣把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对那里的人们说:“这些枪你们都可以随便拿了。”同时他拿出两个装满液体的军用水壶递给我说:“这个,你可以拿回家去使用。”我就觉得这些枪怎么可以这样处理呢?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枪应该严格地管理起来,发给老百姓后流落民间会发生什么后果?这是普通人应该具备的基本常识。我当时是很生气的。

我把军用水壶打开,里面是汽油。当时路旁有许多公共汽车被烧,后来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车被点着。

《坦克人》照片摄影师:暴徒是像街头流氓的一类人 不是学生

八九六四发生后,《坦克人》照片成为“史上最难忘的十大照片”之一,其摄影师杰夫?魏德纳(Jeff Widener)先生,在今年讲述了六四见闻。

杰夫6月3日晚上在北京的长安街上走,只有他一个摄影记者,他没见到别的摄影记者。

杰夫在长安街上时碰到一辆装甲车开过来,当时他感觉很害怕,他以为这辆装甲车要开枪打他。而当时他的胶卷也很少了,照相机的电池也很低了。

那个时候在离天安门广场很近的长安街上的一个地方,有一辆装甲车在燃烧,士兵困在车里就被烧着。

然后有一群暴徒看见杰夫就围过来了,他们就在那儿叫。杰夫就赶紧拿出他的护照在空中扬,并喊:“我是记者,我是美国记者。”然后暴徒中有一个领头的就走过来,让大家安静下来,他把杰夫的护照拿过去仔细看了一下,接着他就指着一个装甲车旁边死在地上的士兵的尸体,对杰夫说:“你拍啊,你拍。拍了给世界看。”

杰夫就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等着给闪光灯充电。就在杰夫端起照相机准备再拍一张时,他突然被不知哪里飞过来的一块石头砸到脸上,等他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再一看,他的照相机已经被砸坏了,照相机上都是他的血。这个时候杰夫又看到在装甲车后面走出来一个士兵,于是那些暴徒们就围过去,一起打那个士兵。杰夫估计那个士兵肯定是被打死了。

记者问杰夫,在他的印象中,那些打人的人他们是谁呢?

杰夫回答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因为当他在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他看到的都是学生,学生们都是很高兴的样子,他们很年轻、很友好,是那种人。杰夫说他没有看见过学生们展现出对任何人的敌意,他们还给当兵的水喝,给士兵饮料喝,他们在那唱爱国歌曲,是这么个状态。

但是这帮打人的人看起来就是暴徒,就像街头流氓一样,是这么一类人。所以,杰夫说,不管他们是谁,他觉得他们不是学生。

记者又问,暴徒那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多大年纪?

杰夫回忆说,他们是将近30岁到30出头那么个样子,其中还有一些是年纪更大的一些人。然后杰夫对记者讲起他碰到的一件古怪的事。就在那天晚上稍早些的时候,在长安街上有一些都是女士、女生的在搬路障,搬到长安街上面,想挡住军车往前走。这时候杰夫看到一个老头儿,这个老头儿花白胡子,只有两颗门牙,穿着一个很重的夹克,他走到杰夫面前,对着杰夫“嘎嘎嘎的”恐怖地笑,他打开他的夹克,让杰夫看他里头放的什么。杰夫看到他的夹克里头别着一个小斧头,小斧头上面滴着血。当时杰夫就想,天啊,这是怎么回事?这老家伙刚刚拿斧子砍过人。当时杰夫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不祥之夜。

1989年拉萨事件:特务分队急调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侣

1989年,深入西藏、具有高干背景的中国记者唐达献在《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事件纪实》一文揭秘:

西藏民众和平示威数日后武警总司令李连秀签发了“作战动员令”,其中的第五条就是特务连的任务:“特务分队急调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侣,在五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萨其他闹事地点,配合公安厅、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势任务。烧毁大召寺东北方向的经塔。砸抢闹市区的粮店,引发市民哄抢粮食,并对藏甘贸易公司进行煽动性攻击。鼓励民众哄抢商店物资。除指定地点外,不得对其他设施进行攻击。在完成以上任务后,所有行动人员全部撤至雪城旅馆,并清点人数,此项任务属绝密,任何执行人员均不得将此任务外漏,违者严惩。”

这个作战令得到了最有力的实施。无疑,假扮市民和僧侣的中共特务和便衣才是真正的“暴徒”。

2008年西藏事件:一群20岁左右的男子很有计划地行动起来

2008年3月中旬,正值中共“两会”期间,西藏拉萨爆发最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示威自3月10日开始,连续几天,都呈现和平形式。到了3月14日,却突然演变成暴力事件。

暴力的登场相当诡异。据居住拉萨的藏民网上披露:一群20岁左右的男子,很有计划地行动起来。先是高呼口号,随即点燃了小昭寺附近的车辆,然后冲进周围的商店,抢劫货物,接着烧毁数十家商店。步骤有序,紧凑,动作干练,令人称奇。人们注意到,在小昭寺附近路口,有心人已经提前摆满了石块,大小和重量,一律在一、两公斤左右,竟未被遍布的公安和便衣提前“发现”?之后,就是军警和军车大量出现,顺理成章地开枪平暴。

2008年西藏镇压中,开始搞事的暴徒实际上就是武警特务连的战士。

2009年新疆事件:暴徒是中共特务

2009年7月,新疆乌鲁木齐市爆发的一场大规模抗议活动,因不满中共对维吾尔族人的政策等原因,“因此,乌鲁木齐人民走上街和平抗议。”中共政府出动了武装警察镇压。

然而新疆的所谓暴徒,从很多证据来看就是中共自己的特务。原因如下:

1、暴徒打汉人更打维吾尔人,如果暴徒是维吾尔人的话,他是不打维吾尔人的。

2、暴徒的面部看不清楚,这是从中共媒体的很多受害人共同说到的,如果是维吾尔人肯定有很明显的面部特征。

3、中共媒体大肆渲染的“一个汽车经销商20多辆新车被砸,中外媒体事后去采访”事情,店主告诉媒体,事先有派出所打电话过来说要来暴徒,后来果然过来。试问派出所是怎么知道暴徒要来的?而且既然要来,为什么不前来制止?

4、暴徒打人时中共根本不出面、警察不动手、维人汉人都得不到保护达3个多小时。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