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家族的黑暗历史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15日 18:42

13岁成“反革命”

1962年,习仲勋被毛泽东贬职,后来一直被送到陕西。在北京的习近平一家也从天上掉到地下,深知世态炎凉。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十几岁的习近平有过一段绝望的日子。据一名和习家认识的人士回忆:“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近平老哥刚13岁,只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话,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列为敌我矛盾,在中央党校的院子里关押了起来。中央党校召开批判六个‘走资派’的大会,最后一个人就是近平老哥,前五个是大人,第一个是杨献珍,六个人戴着铁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压的受不了,近平老哥只好用两只手托着。他妈妈齐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习近平’时,妈妈齐心被迫也要举手喊口号打倒她儿子。

批斗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见。一次意外的相见,则成为母亲齐心一生的痛!一天夜里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近平老哥跳窗户跑回家,妈妈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了?‘妈妈,我饿。’近平哆哆嗦嗦地说。想让妈妈给弄点吃的,然后,进房间换衣服。

近平老哥万万没有想到,妈妈不但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着大雨向领导报告去了。近平老哥知道不是妈妈心狠,而是被迫无奈。如果不去报告,就是包庇现行反革命,妈妈也会被抓走,那样,远平和安安怎么办?他俩还是小孩子啊!饥肠辘辘的近平老哥,永远坚强不屈的近平老哥当着姊姊安安和弟弟远平的面绝望地哭了,又绝望地跑进了雨夜。

最后,颐和园一个看工地的老头儿收留了他,让近平老哥在一张连椅上熬过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进‘少管所’劳动改造。北京市许多城建基础设施,比如西城区的地下排污管道的修建,近平老哥都流下过辛劳的汗水,和伤心的泪水,因为,他干活的时候,上面有警察拿着棒子!”

16岁成“黑帮”之子别人哭了他笑了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被打为“黑帮”,正在上中学的习近平作为反动学生,被关进了学习班。为了暂避风头,习近平要求响应当时的“上山下山”的要求,到父亲曾经工作过的陕北延川县梁家河插队。他的请求得到了批准。

1969年的冬天,16岁的习近平和其他两万多名知青一起踏上了西去的列车。习近平回忆,在去延安的专列上,所有人都在哭泣,只有他在笑。送行的亲人感到奇怪,问他为何发笑。

习近平说:“我不走就要哭了。我不走的话,在北京有命没命都不知道了。我可以走不是好事吗?你们哭什么呢?”送行的亲人听到习近平回答后破涕为笑。

习近平表示,当时去陕北并没有什么目的,就是把它作为一个栖身之地,甚至是逃避之地。

不过,从北京到农村的习近平顷刻间无法适应环境天翻地覆的改变,3个月后,他就返回北京。没想到的是,当时北京风声正紧,习近平又被作为倒流人口被管制起来,一关就是半年。半年后再出来,真正是孑然一身,举目无亲了,摆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回延安。这一次,他一待就是7年。

习仲勋要求子女“远走高飞”以免受政治迫害

香港《苹果日报》曾报导,习仲勋在60年代因别人描写中共陕北根据地前领导人的小说《刘志丹》,而被打成“叛徒”,文革中受残酷迫害,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他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一度要装疯卖儍,只为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株连。毛死后习仲勋获得平反,并被委以重任,主管广东。

从主管广东那时起,习仲勋就要求子女们有机会都“远走高飞”,留在国内“说不定某天就会受政治迫害,更不用说报效祖国了”。但他要求子女中“留一个搞政治”。

习仲勋想起习近平痛哭2小时

习仲勋“忘年之交”杨屏曾刊发题为《习仲勋忘年交讲述习家感人父子情》的文章说,1976年习近平23岁生日当天,习仲勋因想起习近平从小就因他而受迫害,痛哭了不止2小时。

习近平23岁生日过完的一个月后,习仲勋把习近平和习远平叫到了洛阳,习仲勋对杨屏说:“你把远平给我领出去玩儿,我要跟近平谈话。”

7月20日早上8点半,杨屏带着习远平出去看了场电影,将近中午12点钟返回习家。当时还未满20岁的习远平,在家排行最小,他一进门,连说带比划,滔滔不绝。别的人只有听的份儿。这时候,杨屏明白了习老爷子让他把习远平带出去玩的原因。

两兄弟走后,习老爷子对他说:他们(指习近平、习远平)两个将来走的不是一条路。

陆媒曾披露,习仲勋曾多次对从政的习近平谈话,教他如何为官。习仲勋秘书张国英曾回忆,习仲勋曾对习近平说,不管你当多大的官,要联系群众,要平易近人等。

习仲勋:到头来怎么向老百姓、向历史作个交代?!

前副总理、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的谈话中谈到了中共党非法附体国家的事实,他说:“在财政上,党库与国库之间的那堵墙还没有建立起来。”

万里说:前些年,一位老同志(习仲勋)病重,我去看他,他花了一个多小时向我说他对国家、对党的现状的种种担忧,说很想跟中央领导同志直接谈。他说他没有这个机会了,我说,我保证转达到。后来,一位常委同志来看我,我就传了话。我特别忘不了的是,这位老同志(习仲勋)专门提到,革命了一辈子,到头来怎么向老百姓、向历史作个交代,还有那么多疑点没有搞清楚,怎么交代才好呢?

万里说,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党,他(习仲勋)有两大遗憾。一个遗憾是,没有能为党的历史上一个重大冤案(高岗)平反,另一个遗憾是没有推动党对不同意见的容忍政策。他的话不多,说完了,他俩只是相对无语,因为这是他们都无力解决的问题。

万里说,习仲勋前几年已经故去了,“他的夙愿还依然是个夙愿。这怎么向老百姓交代、向历史交代?”

“第一夫人”彭丽媛的黑色童年

在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被贬职的1962年,彭丽媛出生了。生长在中国共产党建政后和领导下的“第一夫人”彭丽媛和丈夫国家主席习近平一样,也都有着黑色的童年……

彭丽媛的童年在家乡菏泽市郓城县度过,她从小就爱唱歌,声线基础特别好,据她忆述:“3岁就能唱大段歌曲,5岁就能登台演唱大段的《山东梆子》,我是我们家乡特别有名的小演员。”

彭丽媛小时沉默寡言,内向孤僻,很大原因就是家庭“成份高”。彭丽媛父亲在县文化馆工作,母亲是县剧团演员。她出生的1962年,中国刚走出大饥荒阴影,而郓城又是山东穷地方。旅美作家高伐林说,彭丽媛的母亲是地主女儿。她外婆经常被当成地主婆挨斗,日子难熬,就随女儿到郓城来住。彭丽媛襁褓时饥饿哭喊,常啃吃外婆的“干瘪乳头”,“天长日久,姥姥那干瘪的乳头硬是被小丽媛咂出了清水。”

文革期间,彭丽媛的外婆被贫下中农揪出来扫大街,彭丽媛的父亲被打成反党分子,开除中共党籍,沦为“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份子),关进牛棚,强迫劳动,打扫厕所。彭丽媛的母亲当时29岁,也被赶下舞台。

这样的“第一家庭”有什么理由保党?

习近平上台之初,很多人都持观望态度,因为这样的身世,这样的经历,这样的“第一家庭”,没有理由保党啊!

尽管当时阻力重重,但在打虎的路上,习近平顺风顺水,虽然恨习的贪官恨的牙痒痒,但是愿意走民主路线的人是暗暗支持他的。可是,当习近平喊出“保党”那一刻起,就成了两头不讨好,谁都不信他,再后来的事,就是干什么什么不顺。

日前,诸葛高参的一篇文章说“我估计您5年来也是没有安稳觉睡的,因为您睡在共产党制造的火药桶上。几十万厅局级以上高干无时无刻不在边疆 大陆生出异端悖向,让您怒火中烧;几千万冤民难友义士无时无刻不在全国各地点燃反抗火把,让您苦于安抚;共产党作恶几十年欠下的滔天血债不仅永远无法洗去,如今各地习惯作恶的党员、官员还在不断给血海里灌注仇恨……所有这一切,都让您背上的包袱越来越沉,不是吗?您不觉得您也很冤吗?

严格说,您还不像前朝党魁,有公然的确凿血债,但您执政第六年了,您好说现时发生的海量冤情与您无干?能继续抛给毛邓江甚至老胡?话说到底:不抛弃共产党恶政,您跳进东海也洗不清!”

人们盼着中共倒台,你保党,就是天意民心的阻碍,还有谁能和你站在一起呢?没有。如果说,当年你感到绝望,现在就请回忆起那种心情,如果真的不抛弃中共,那今后的绝望,那种痛苦,将是难以想像的……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