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垮了,中国会天下大乱 民不聊生吗?

1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7月31日 19:49 来源:博讯

共产党垮了,中国会天下大乱、四分五裂和民不聊生吗?

记得我在芝加哥时,一次与一国内法学教授交流,他是来美国做访问学者的。他说他也挺反感共产党,但目前没有其他政治力量能够取代共产党。中国是个多民族大国,管理起来不容易。尽管共产党不好,但共产党垮了,可能天下大乱,四分五裂,军阀混战。如其这样还不如让共产党存在下去,起码老百姓还可以过太平日子。我想他的话应该代表了很多中国人的想法。我不由想起元朝诗人张养浩的诗《山坡羊·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我对这位教授说,共产党领导中国导致上亿中国人无辜死亡,这是中国历史上没有的。没有共产党领导岂不更好?没有共产党,中国人就不能管理好中国吗?台湾、香港没有共产党领导不是管理的很好吗?中国是个14亿人口的大国,管理起来不容易是事实,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不是共产党领导,不也管理得很好。事实证明,一个国家兴衰的重要原因就是政治制度。美国的宪政制度好,那么多人拼了命也要到美国去,川普总统建墙都挡不住,因为那里有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啊。我不知道未来中国是否会分裂?但是谁在制造民族分裂?中共把上百万维吾尔人非法关押到集中营,结束共产党的暴政岂不是在制止民族分裂吗?一个大国的政治转型是有风险的,取决于各种力量的博弈,也取决于博弈者的政治智慧。1787年美国制宪会议起初并不是要建立一个宪政民主的联邦制国家,但国父们在争吵了三个月后居然吵出了一部彪炳千古的宪法。结束中共一党专政利国利民,我们就应该去做,而不是一味等待。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冒风险,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实现民主转型的。

但我的话显然没有说服他,他问我道:假设中共被推翻,怎么清算中共官员?制定联邦制还是保持中央集权制?怎么重建经济、金融制度?怎么与少数民族和解,维护国家统一?怎么制定大国外交政策?怎么建立乡村和社区自治?你们能管理好一个县,一个市,一个省吗?如果你们没有展示出这样的治理能力和理想主义感召力,人民凭什么让你们替代现在的统治者?

面对他连环炮式的问题,我笑着说我不知道,但有一个人知道?“谁?”他问道,我说是人民。他大笑不止,说道:人民是个群体,是一群被情绪控制的群体,他们怎么治理国家?我说你不要急,且听我细细道来:

第一,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国家的权力来自人民

法国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阐明了人民主权原则。与英国约翰·洛克一样,卢梭认为政府的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认可。卢梭声称,“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在社会契约中,每个人都放弃天然自由,而获取契约自由;在参与政治的过程中,只有每个人同等地放弃全部天然自由,转让给整个集体,人类才能得到平等的契约自由。人民根据个人意志投票产生公共意志。如果主权者走向公共意志的反面,那么社会契约就遭到破坏;人民有权决定和变更政府形式和执政者的权力,包括用起义的手段推翻违反契约的统治者。美国国父杰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中写道: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并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则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新政府赖以奠基的原则,得以组织权力的方式,都要最大可能地增进民众的安全和幸福。

人民是一个群体,但他们可以通过民主代议制度表达他们的观点,并在议会讨论和表决中形成共识。人民主权原则是世界公认的宪法原则,即使朝鲜这样的流氓国家宪法也不敢否定这个原则。

第二,中国人有智慧和能力建立和管理民主中国

民主运动应该有政治纲领和奋斗目标以及解决中国转型问题的初步方案。中国是个多民族大国,涉及的问题复杂,积极探讨重大问题的解决方案具有重要意义。我常听到有人说,我们是学者不是海外民运。我感到很困惑,海外民运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组织,凡是主张中国民主化的人士都是海外民运的一份子,无论你承认还是否认。实现中国民主化并不是某一政治党派和团队的责任,是所有中国人的共同责任。国内外学者、政治党派、民间组织都应该积极有为。但必须指出,任何民主中国的蓝图都是初步构想,最终需要经过广泛的社会讨论,才能形成社会共识。中共垮台后,新的政府需要成立各种专门委员会广泛吸收海内外精英制定转型方案。就制定宪法而言,应该吸收西方成功的立宪成果,也应该保留目前中国宪法中的合理内容,吸收民国宪法的立宪精髓,总之,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中国人追求民主共和已经百年,经历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体制内外有大量学贯中西的精英,并且有台湾和香港的榜样,完全能够胜任实现宪政民主的历史重任。

目前,很多学者和民主人士已经贡献了大量有价值的思想成果。如严家祺《联邦中国构想》、王策《中国共和宪政之路》、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张博树《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冯崇义《中国宪政转型之蓝图与路径》、王军涛《中国民主转型路径图与民间运动行动策略选择》、王天成《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等等。仅就宪法文本而言,刘晓波、张祖桦《零八宪章》、严家祺《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建议性草案)》、博树《中华第三共和国宪法草案》、孟泳新《民主中国宪法设计》、张雪忠《中华统一共和国宪法草案》、高智晟《中华联邦宪法》等等。

第三,反对运动的重中之重是行动

对未来中国的蓝图设计很重要,一些重大的现实问题也需要思考,这是中国人共同的责任。大家应该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最后回答“如果你们没有展示出这样的治理能力和理想主义感召力,人民凭什么让你们替代现在的统治者?”的问题。我想在中国民主转型后,每个谋求执政的政党应该思考这个问题。但还处在中共极权统治的今天,这个问题并不合时宜。因为人民反抗中共与反对运动是否展示国家治理能力和理想主义感召力并无关系。人民反抗中共是因为中共所为有悖公理正义,阻碍了人民对自由和美好人性的向往,反共并非终极目的。终极目的是建立一个宪政民主的社会制度。人民不是接受了你的美好蓝图而反共,而是源于他们内心对中共的厌恶和愤怒。以宪法为例,未来制定一部新宪法固然令人向往,但更重要的是人民为实现权利的不懈抗争。张千帆教授认为“中国和英国之间的差别不在于《大宪章》比八二宪法好——恰好相反,八二宪法比《大宪章》好得太多了。真正的差别在于“我们人民”太弱小、太愚昧、太狭隘自私、太懦弱······这才是我们要努力改造的方向,不要睡不着怪床歪。事实上,宪法体现的几条契约原则都是首先要靠公民自己去落实的,尤其是思想与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甚至法治和选举。“我们人民”不思考、不发声、不起诉、不投票,而想让政府尊重宪法,那是痴人说梦。”再以香港反送中运动为例,如火如荼的反送中运动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跟以前的占中、雨伞运动不太一样,这次反送中运动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召集人、领头人、象征性的人物,或者有什么运动纲领。这次反送中是香港人的一种空前觉醒。实际上香港人也把反送中看作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最后拼搏的、决一死战的这样一种状态,不肯轻易言休兵。

所以,我的观点是,反抗运动勾画未来中国的蓝图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抗争行动,没有为权利而斗争的精神和勇气,蓝图再美好,也只能沦为空谈。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