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驱邪烧胎 湘西:巫蛊最后的残留地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2日 19:02 来源:国家地理

梯玛将桐油和酒喷在烧红的铁铧上,制造出熊熊火焰以驱邪,同时增加事主家的“阳气”。过去,湘西土家村寨几乎都有梯玛,他们或在祭祀中颂神扬族,或是在飨宴时成礼侑觞,或是在民俗中祈福避凶。

撰文:和继全

摄影:陈新宇

巴人重鬼,

蜀人重仙,

楚人重巫。

班固在《汉书·地理志》中云:

“楚地家信巫觋,重淫祀。”

湘西,

也许是楚人巫蛊之风最后的残留地之一。

湖南西部山区是一片峰峦叠嶂常年雾气笼罩的神秘之地,历史上是巫文化盛行的地方。山河沉浮,阴阳消长,千年古风演绎白云苍狗于岁月的光影斑驳中。

湘西土家先民有沙场捐躯、客死他乡者,其家人请梯玛作法,赶尸

还乡。“梯玛”,含义是“祭神的人”,是土家族祭司的土家语通称。赶尸,只是湘西梯玛的传奇秘术之一。

过去,湘西土家村寨几乎都有梯玛,他们或在祭祀中颂神扬族,或是在飨宴时成礼侑觞,或是在民俗中祈福避凶。这些巫祝、瞽(gǔ)师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世世代代延续着古老的传奇,维系着民族心灵的根脉。

在神秘湘西,各种山精鬼怪的故事,人人都有一箩筐。上有天子龙王、八部大王,下有本社土地公婆,堂上有列祖列宗,这些神灵既能赐福护,但稍有怠慢或许就带来疾病、灾难什么的。瘟神、白虎不必说,树有树精,洞有洞神,山有山鬼,水有水怪,就连蛇、蛙、狐狸、猴子也能修得道行作祟于人。

自古巫医一家,师出一门。

巫医文化与人类历史同样古老,

巫医一体的梯玛

仍然紧攥着祖灵之花最后的残枝。

用梯玛彭继龙的话说:

“到医院里搞不好,

有些人会找我们。”

土家村寨过去都有祭祀祖先和歌舞集会的场所摆手堂,亦称土王祠、八部大神庙等。所供之神皆是集神权人权为一体的地方神和有德有功的部落首领、造福一方的土司等。作落湖八部大神庙是当地最早恢复重建、香火最旺的土王祠。

“2013年有一天,有个保靖县的田姓女子,在打牌时突然倒下,不省人事,立即送保靖县医院治抢救,因治疗没有效果而转院到吉首州医院,但仍然没有清醒过来。

她的家人找到我,经过占卜我推断是土王在找他们家的麻烦。原来这家人都在外打工,多年不回家,家中的祖宗长时间无人供养,一气之下向土王告了状,于是土王惩罚了她。土王在世是人王,死了是鬼王,祖先之事归他管。我就给他家做了个祭土王的仪式,给病人安神,加火焰(提升阳气),病就好了。”

朱子云:“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彭继龙这个故事难道不是对朱子家训另一个角度的阐释么?

祭土王时,

梯玛和陪神有一段对话,

语言诙谐,甚至粗俗,

时时引得哄堂大笑。

彭继龙介绍,土王好色,越是讲丑话,他越高兴。

用梯玛神歌、神舞与神灵沟通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彭继龙老梯玛在龙山里耶镇卡巴村一户居民家准备祭祀、驱邪仪式。

“活着你是人王,死去你是鬼王”,土王是集神权和人权为一体的地方神,也许是历史上有德有功的部落首领、造福一方的土司等多个人物形象在漫长岁月里的叠加和神化。

龙山县内溪一带,凡有人家添了男丁,或是为了实现什么心愿曾经向土王许过愿者,必请梯玛祭土王。祭土王是个综合性的民间祭祀仪式,需要三天两夜时间来完成,它还有一个非常通俗的名字:“玩菩萨”。

此“菩萨”非彼“菩萨”,而是人们对所崇拜的多种地方神的统称。

梯玛举行仪式几乎是村民的娱乐活动,村里人都来观看。

一次“玩菩萨”仪式中,有一求子嗣的环节,72岁的梯玛彭祖继一会演绎去天宫求子,一会扮作男子刀耕火种、读书赶考,一会扮作女的哭嫁、怀胎、生子。梯玛们时唱时演,穿插诙谐的对白,玩的就是一场别看生面的戏。

祭祀仪式目的是悦神、避凶、过关、驱邪、祈福,而悦神是重中之重:从梯玛吹响牛角号的那个时刻起,堂上便点起长明灯,铜鼎里不间断地焚烧着柏枝、桃枝,大摞大摞的钱纸烧给众神,铜铃声促,鞭炮声急,几十碗排列整齐的大块肉,酒官茶婆不间断的斟酒上茶。“玩菩萨”是一场众神的盛宴,没有丁点儿亵渎神灵的意思。

公鸡被认为是阳气最旺盛的灵禽,所以梯玛用公鸡驱邪。

在“玩菩萨”仪式中,一张极其普通的二人长凳放置在堂屋正中,长凳的横挡上放有几张撕成条状的钱纸,梯玛称此为马钱。长凳是梯玛的马。彭继龙的弟弟彭继勋一边念诵“捉马治马”经文,一边演绎着捕获、制服、装饰梯玛坐骑的故事。

八宝铜铃和司刀都是梯玛最主要的法器,通常一起使用,也可以作为占卜工具。

仪式是历史的重现,在虚拟的校场上,梯玛身着红色长袍,脚踩八卦步,合着八宝铜铃唱诵着“梯玛神歌”。史书记载楚人的军阵分为前、中、后、左、右五部,每部军都会有今天侦察兵的祖先——斥候先行。斥候或步行,或骑马,都是手持茅草,既作信号之用,亦是占卜祭祀用品。楚军军中都有随军巫师,行谋士之职,每战必卜。

我强烈感觉,梯玛与古楚随军巫师应该是一脉相承的关系,梯玛神歌若果真是“楚歌”之遗存的话,那么意味着西楚霸王当年在垓下所闻之“四面楚歌”一直传唱到今天仍未停息。

当地人常说

“红衣梯玛,黑衣道士。”

实际上,各种宗教文化在民间

能够神奇地融合在一起。

彭继金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是“坡脚一带最后的梯玛

”。平时帮乡亲们推算占卜以解惑,不时做些搭桥、求子、解邪、烧胎等仪式。

这位只读到小学四年级,大半辈子放牛、修路,还到广东打过两年工年近古稀的土家老汉,却在佛、道、梯玛间不断转化着他的神职身份。

彭继金拥有“道士”的神职身份

,省宗教协会发的道士证写着他属于道教正一派。在白事中为死者诵经超度一类的仪式“道士道场”,彭继金穿印有五方佛的法冠和一袭猩红色的袈裟,拿“血盆经”“观音经”。

他们在白事中最能显本事的是“封尸”,即把一碗通过画符、念咒的法水喷在死者身上,哪怕是在三伏天停尸十天半月,尸体也不会发臭。

茅古斯是土家族古老的表演艺术,土家语称为“古司拨铺”,意思是“浑身长毛的打猎人”,表演者结草为衣,表演祖先渔猎、农耕等内容,既有舞蹈的雏形,又具有戏剧的表演性,两者杂糅交织,形成浑然一体的祭祀性舞蹈。

他的另一个官方认证的身份,是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宋姆妥”传承人。

“宋姆妥”是一种由梯玛主持的非常古老的土家族葬礼,目前只在彭继金老家坡脚一带还有留存。仪式程序有给死者送猪、送牛、送屋(茅草扎的小屋)等。男性过世梯玛要拿上一个长烟袋,女性过世他就会背一个背篓,背篓里放一些女人用的工具。

临时组织的演员在惹巴拉景区向嘉宾表演茅古斯,茅古斯过去主要在还愿、祭祖等活动时表演,现在多在土家族摆手舞中作穿插性表演。

仪式全程用土家语,主要是叙述生死离别之痛,赞扬死者生前各种美德等等。这是目前保存的唯一全部使用土家语的梯玛仪式,当地能够使用土家语的年轻人寥寥无几,彭继金是目前唯一会“宋姆妥”的人

86岁的彭光华是民国时候就开始主持传统仪式的最后一位健在老梯玛,他一生行使神职,去世后灵魂不进祖先堂而是要归梯玛堂,由于没有徒弟沿袭法脉,他的亡魂极有可能成为无人提及的孤魂野鬼,这让他常常夜不成寐。

当时代的狂飙

对传统藩篱摧枯拉朽之时,

梯玛文化还能延续几时?

当自我的拯救

需要来自自身的根骨时,

根脉还在么?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