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何日成为香港的陈希同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5日 21:53 来源:自由亚洲

关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新进展是,港府对香港市民的五大诉求没有正面回应,导致运动不断升级。集会、游行、罢工,香港市民和平抗争活动此起彼伏。日后的8月份,每个周末都还会有活动。据官方香港电台报道,林郑月娥周日上午十点连同多名司局长在特首办见记者,她说过去一两星期,暴力及破坏行为不断升级,由任意阻塞港铁车门、四处瘫痪主要干道,包括多次堵塞过海隧道、折毁交通灯、围堵及攻击各区警署、破坏公物等,有些暴力分子对于持不同意见市民作恐吓及网上欺凌,一小撮极端暴力人士甚至丢砖、纵火、丢汽油弹、制造炸弹、藏有大量攻击性武器,都是非常严重的罪行。

香港示威抗议者将升起的大陆国旗拆走抛下海。

林郑月娥又说,一部分人用暴力表达政治诉求,部分极端分子甚至令事件变质,包括污损大陆国徽,将升起的大陆国旗拆走抛下海,扬言要搞革命,光复香港,有关行为已远远超越原有的政治诉求,挑战大陆的国家主权、危害一国两制的违法行为,会摧毁香港的稳定繁荣。

这令笔者不由得回想起30年前的中共《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以及接应而来的李鹏讲话中的类似内容。

当时 那篇标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人民日报社论中说:极少数人借机制造谣言,指名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蛊惑群众冲击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新华门;甚至还有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等反动口号;在西安、长沙发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严重事件……。如果对这场动乱姑息纵容,听之任之,将会出现严重的混乱局面,全国人民,包括广大青年学生所希望的改革开放,治理整顿,建设发展,控制物价,改善生活,反对腐败现象,建设民主与法制,都将化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丧失殆尽,全民族振兴中华的宏伟愿望也难以实现。一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国,将变为一个动乱不安的没有前途的中国…。不坚决地制止这场动乱,将国无宁日。

当时,那篇标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人民日报社论中说:极少数人借机制造谣言,指名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蛊惑群众冲击党中央、国务院所在地中南海新华门;甚至还有人喊出了打倒共产党等反动口号;在西安、长沙发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严重事件……。如果对这场动乱姑息纵容,听之任之,将会出现严重的混乱局面,全国人民,包括广大青年学生所希望的改革开放,治理整顿,建设发展,控制物价,改善生活,反对腐败现象,建设民主与法制,都将化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丧失殆尽,全民族振兴中华的宏伟愿望也难以实现。一个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国,将变为一个动乱不安的没有前途的中国……。不坚决地制止这场动乱,将国无宁日。

这篇社论发表的25天后,李鹏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中声称:北京的事态还在发展,而且已经波及到了全国许多城市。在不少地方,游行示威的人越来越多。在有的地方,也发生了多次冲击当地党政领导机关的事件,发生了打、砸、抢、烧等严重违法破坏活动。最近,甚至铁路干线上的火车也遭到拦截,使交通被迫中断。种种情况表明,如再不迅速扭转局面,稳定局势,就会导致全国范围的大动乱。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和四化建设,人民共和国的前途和命运,已经面临严重的威胁……。

该讲话向全中国和全世界公开播发的同时,李鹏的“戒严令” 出台。

上个月李鹏终于死了的消息被中共官媒证实后,有质疑中共政权借机高调赞扬李鹏“平息反革命暴乱”的丰功伟绩是“习皇舞剑,意在香港”,欲让林郑月娥成为“香港的李鹏”。

笔者倒是认为,虽然香港被“戒严”的危险性眼看已经不再是危言耸听,但此恶果一旦出现,她林郑月娥充其量也只能被类比成30年前的北京市长陈希同,将她类比成30年前的李鹏,无论是从共产党政权的组织级别角度还是从对人类文明的危害性角度,都实在是过于抬举她林郑月娥了。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和分析过:几年前《李鹏日记》在海外面世后,曾经在一篇评论文章之后读到了网名“额心到底“的跟帖,内容是:陈希同临死前出书:“我只是执行命令”;李鹏香港出书: “命令不是我发的,我接到上面的通知”;邓小平女儿: “这是个集体的决定,不是哪一个人定的”。

既然是镇压六四挽救了人民,挽救了中华民族,带领中国走进了伟大的新篇章,其历史意义堪比遵义会议,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怎么听上去,六四(镇压决策)像一坨屎,谁都生怕沾上?求解啊,痛苦啊!

现如今,习近平政权借李鹏之死,趁机给了这位“恶心到底“网友一个”旗帜鲜明“的解答,在重新强硬肯定“天安门平暴”无比英明、无比及时、无比正确的前提下,把30年前 “采取果断措施”,“稳定了国内局势”之丰功伟绩的首功记到了李鹏头上。一定程度上,也为临死之前还在为自己鸣冤的陈希同起到了一点开脱的作用。

众所周知,直到2012姚监复先生在香港为陈希同出版了《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一书之前,原北京市市长陈希同被指是1989年促使军队镇压天安门六四民主运动的领导人之一。外界盛传,身为邓小平亲信的陈希同曾向邓“谎报六四军情”,夸大学潮严重性,导致邓做出镇压决定。对此,陈称:“邓小平耳目众多,他怎么可能被骗?(“谎报”的说法是)低估了他。”陈还表白,“半次都没有去过邓家。”

图片:《陈希同亲述》封面照(网络截图)

陈希同曾针对《李鹏日记》等回忆录的文字和曲笔,挥手写了一首词曰《莫教后人考证难》,开篇第一句就是:歪曲窜改何时了?

六四镇压后,陈希同曾以北京市长兼国务委员的名义,向人大常委会做《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认定学潮是“暴乱”、当局镇压是“平暴”。该报告曾印发100万份传达全国城乡,无形间让陈希同成了“六四”的元凶。对此,陈解释:“中央让我做报告,我不能不做。(对这份报告)我一个字也没有参加讨论,一个标点符号也没有改,但是我承担责任。”

一句“但是我承担责任”,流露出陈一定程度的忏悔。语气中听得出,陈并不认为当年的镇压是一件光彩的事。姚监复问陈:“你作为市长,你的市民无辜死掉了,你有什么感觉?”陈的回答是:“作为市长,我感到难过……假如处理得当的话,一个人都不应该死,而事实上,那天死了好几百人。”

关于自己是“北京戒严指挥部总指挥”,陈希同说:“到2010年,看了《李鹏日记》才知道我是总指挥。89年时,李鹏为什么不告诉我?有机会见李鹏的话得问他,你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当时有分析文章评论说:陈希同此说令人惊奇,要么陈撒了谎,要么李鹏在他出版的《日记》中撒了谎。或许,邓小平和李鹏炮制了“戒严指挥部”并分派了职务,却并没有明确通知?或者当时,连邓和李两人对戒严和镇压能否成功都没有十足信心,故而含糊其辞;又,当时中共内部一团乱,连究竟谁被委任为“戒严总指挥”都成了一笔糊涂账?

日前有报道说,香港特区政府将会以“持续骚乱”为由,在8月4日凌晨申请驻港部队对香港实施戒严,并清理欧美国家驻港总领事馆人员和持有美国、英国护照人士。对于这样的传言,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回答记者提问说:你说这是传言,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哪里只是传言,这根本就是谣言!用心非常险恶,就是想制造恐慌。

2019年6月10日,特首林郑月娥在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

此消息似乎能够说明,在香港实行戒严不会在近日内发生。但这,并不代表着永远不会发生。

另外,日前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在被问及解放军应对香港目前形势发展时,已经就“在驻军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条”明确表达,那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也就是说,如果香港当局以警力不足为由请求“支援“,中共驻港部队随时可以“合法”在香港地区执行“制止动乱”和“平息反中暴乱”任务。但这与“实施戒严”,并不是一回事。

严格说下来,林郑月娥的权限是以“特区政府”名义要求中央政府下令让驻港部队出动,但“戒严”的实施,根据《驻军法》的第六条规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者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者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时,香港驻军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决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的全国性法律的规定履行职责”。意思就是,届时可以“合情合理”地在香港实施199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戒严法》。如果是对全港地区实施戒严,戒严令要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如果象30年前对北京一样,具体来说只要把香港地区的任何一条街道排除在外,那么就可以由国务院总理发布“对香港部分地区实施戒严”的戒严令,内容包括:(一)禁止或者限制集会、游行、示威、街头讲演以及其他聚众活动;(二)禁止罢工、罢市、罢课; (三)实行新闻管制;(四)实行通讯、邮政、电信管制; (五)实行出境入境管制;(六)禁止任何反对戒严的活动…..。为保障戒严地区内的人民基本生活必需品的供应,戒严实施机关可以对基本生活必需品的生产、运输、供应、价格,采取特别管理措施…….。

在新闻发布会上,林郑月娥口中的“极端暴力人士”们都听好了,一旦她老人家认定只剩“玉石俱焚”一个选项,届时你们所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催泪弹和海绵子弹等所谓“警械”了,届时驻港部队根据《基本法》和《驻军法》都已经赋予他们的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戒严法》中明文规定: 在戒严地区遇有下列特别紧急情形之一,使用警械无法制止时,戒严执勤人员可以使用枪支等武器:(一)公民或者戒严执勤人员的生命安全受到暴力危害时: (二)拘留、逮捕、押解人犯,遇有暴力抗拒、行凶或者脱逃时:(三)遇暴力抢夺武器、弹药时;器、弹药时;(四)警卫的重要对象、目标受到暴力袭击,或者有受到暴力袭击的紧迫危险时;(五)在执行消防、抢险、救护作业以及其他重大紧急任务中,受到严重暴力阻挠时;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可以使用枪支等武器的其他情形。

林郑月娥在她最近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故意使用了“玉石俱焚“四个字,“玉”当然是指她本人,“石”无疑是指不逼她下台绝不罢休的香港“暴徒”们。日后无论是她老人家自己感觉实在挺下不去了,或者是“中央政府”的习近平终于发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绝望呐喊之日,便是她林郑月娥“依法”向香港驻军的“戒严指挥机构”移交权力之时。再往后的局势发展中,无论是香港是否会因此而变成死港和臭港,“暴徒”肯定是或面临牢狱之灾甚至家破人亡,或逃离家园亡命天涯,而届时她林郑月娥这块“玉”也没有可能会象她的前任那样,在特首的位置上平安降落之后,至少再捞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位置坐坐。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