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我并不主张香港独立

2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17日 18:51 来源:美国之音

香港活动人士黄之锋2019年6月17日在香港立法会外面对媒体发表看法。

被中国媒体称为“港独”头目之一的香港90后青年黄之锋星期六(8月17日)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他告诉美国之音,他并不主张香港独立,他们寻求的只是香港的自由选举。 他还说,香港年轻一代看到了中国对基本人权的压制和打压,所以他们并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他还说,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变成了“一国一个半”制度。香港的未来应该有香港人决定。他们会继续抗争。

天安门事件有可能在香港重演

美国之音记者(以下简称记者):中国武警现在在深圳集结,并在进行演练,你和你的朋友们害怕镇压吗?

黄之锋:向香港派驻部队并不能让抗议者禁声。这很不合适。现在大家应该意识到“天安门大屠杀”也可能会在香港重演, 所以世界领导人应该支持香港民众,与他们站在一起。

这是香港人抗争的最后机会

记者:为什么很多香港人说,这是我们抗争的“最后的机会”?

黄:因为我们看到了中国对人权的镇压。

我不主张香港独立

记者:中国官方媒体说,你们在发动“颜色革命”, 或者是带有颜色革命的色彩。 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黄:我们只是在争取自由选举的根本权利。……那样的指责很没有意思。

记者:自决和独立有什么不同?

黄:自决指的是香港人可以自由地决定自己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包括我们的领导人,但是他们有时是北京指定的。这就是自决。

记者:所以你并不寻求香港独立?

黄:我自己并不主张香港独立

逃犯条例如若通过,更损害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记者:有很多媒体报道,抗议示威活动已经对香港经济造成影响,香港经济有可能陷入衰退,香港甚至会失去其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你们担忧吗?

黄: 如果“逃犯条例”通过,这个真正会侵蚀香港的政治和经济自由。甚至香港总商会也说,现在是时候保护香港自由。

我们害怕北京, “一国两制”已成“一国一个半”体制

记者:为什么香港年轻一代对中国的看法很负面? 你自己也在推特中说,你们这次的抗议“不仅仅是‘反送中’的问题,也不仅仅是林郑的问题,是关于2047年以后香港的未来的。” 你们为什么害怕香港的未来?

黄: “我们害怕北京。我们看到新疆的活动人士被关押,我们看到立法会议员被驱赶,我们也看到书商被绑架,外国记者被驱除出香港。这就是为什么经历“一国两制“的人们说,我们现在是”一国一个半“体制。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中国对人权的打压。我们会继续抗争的。

北京是威权统治,我们不信任

记者:我们知道,北京政府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想教育香港的年轻一代,你认为,他们的教育为什么会在香港失败?他们为什么无法赢得香港年轻一代的信任?

黄:因为他们是威权体制,我们不相信威权体制。

我不认同自己是中国公民

记者:你们有认同危机吗?听说香港大多数年轻人都认为自己是“香港人”,并不是“中国人”, 是这样的吗?

黄:很多香港人从种族上来说是中国人,但是,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不把自己看作是中国公民。

记者:为什么不认同?

黄:如果我们进入中国,我们可能被绑架、拘留和起诉。这些都发生过,所以,我们没有理由认同。

希望直接与习近平会面

记者:你在推特中说,你希望与习近平直接和面对面的会晤, 如果他真的会见你,你要跟他说什么?

习近平主席应该到香港来与抗议者会晤, 不仅仅是与我见面,他应该走到抗议者中间,与他们对话。我们会向他表达香港的声音。

记者: 你觉得他到香港就可以解决问题?

黄: 香港的林郑是代理人,真正的决策者是习近平。

雨伞运动的教训:需要发动更多的民众

记者: 你认为2014年的“雨伞运动”失败了吗?这次抗议活动会不会有着同样的命运?

黄:“雨伞运动”中香港警察发射了80到90发催泪弹,现在他们在香港发射了2000发催泪弹,我们经历了对人权的更大的打压。……

我们会继续为自由选举抗争,但是打压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我们从“雨伞运动”中得到的一个教训就是争取获得更多的民众支持。我们当时有40万人,现在发展到200万人了。

我没有计划出国学习

记者: 有媒体报道,你和你的朋友们,周永康和罗冠聪都准备去美国、英国和台湾学习,如果你们走了, 你觉得示威活动还会成功吗?

黄:罗冠聪事在耶鲁学习,周永康也在加州伯克利,但是,我自己没有去国外学习的计划。你怎么会相信这样的“虚假“的新闻?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