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联合声明》过时无效吗?谁成为天下笑柄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23日 18:11 来源:博讯

8月18日香港百万市民聚集维园抗议活动是反送中运动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它标志着市民抗议运动进入持久战阶段。强大的、杀气腾腾的中共在手无寸铁的香港人面前不过是个纸老虎。反送中运动已经持续两个多月,香港市民正在一步步走向胜利,而中共则昏招频出,面临满盘皆输的狼狈局面。

美国副总统彭斯19日在底特律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声称美方“非常尊重中国人民”,并不希望中国市场遭受损失,但如果美方要与中方达成经贸协议,中方必须遵守各项承诺,包括根据1984年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尊重香港法律的完整性。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记者会上回应说:"现在香港已经回归祖国怀抱20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20日晚,中共喉舌央视在《新闻联播》节目中播出国际锐评《将经贸问题政治化的企图必将失败》,称彭斯把香港问题与中美经贸协议直接挂钩,是赤裸裸地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公然干涉中国内政,用心极其险恶!彭斯副应该去补一补历史课,拿《中英联合声明》这份过时无效文件干涉香港事务与中国内政,不仅让自己沦为国际笑柄,也令美国国家形象蒙羞!

《中英联合声明》真的过时无效了吗?彭斯沦为国际笑柄了吗?众多中国网友认为彭斯倒是没有成为“国际笑柄”,央视却不折不扣成了“国际笑柄”。他们说“如果《中英联合声明》过时作废,那中美联合公报等,为什么要遵守?再则,割让香港九龙是清朝政府签署的,你凭什么要求英国归还香港?”“中英联合声明已变废纸,还跟美国谈什么何贸易合同?岂不又是废纸一张?”还有网友炮轰央视精神分裂:“说南京大屠杀时,就说历史不能忘记;说文化大革命时,就说不要揪着历史不放;说中美联合公报时,就说美国要恪守承诺;说中英香港联合声明时,就说是历史文件不具现实意义。神经分裂到如此地步也只有中央电视台莫属了。”

《中英联合声明》是由当时的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签订,当时军委主席邓小平、国家主席李先念都在场见证。该文件于1985年在联合国秘书处登记,正式生效。2017年6月30日至今,中国外交部已多次发表言论,称随着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权利和义务已经全部履行完毕;《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此,英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英联合声明》自30年前签署以来,时至今日依然有效。这是一部在联合国备案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现在也具有效力。作为缔约国之一,英国政府致力于密切监督其实施情况。”香港执业大律师胡鸿烈,早在1997年就撰文指出,“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是一项国际条约,有拘束中英两国法律效力,因此其效力原已超越两国的宪法。香港特区基本法所规定的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是中国根据联合声明所承担的国际性义务,并在联合国登记了这项承担。”下面就《中英联合声明》的效力问题,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任何文件都是历史文件,当然具有现实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一份历史文件,《联合国宪章》也是一份历史性文件,我们可以说,任何文件都将是历史性文件,但并非没有现实意义。

第二,1984年中英政府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是香港基本法的基础性文件,它规定了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市民享有人身、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旅行、迁徙、通信、罢工、选择职业和学术研究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项权利和自由;中央人民政府不向香港特别行政区征税等。这些权利尽管都被香港基本法所吸收,但如果《中英联合声明》无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第三,《中英联合声明》依然有效。如它的附件三“关于土地契约” 第三条“从《联合声明》生效之日起至1997年6月30日止,香港英国政府可以批出租期不超过2047年6月30日的新的土地契约。”也就是说,香港英国政府在该规定期间内批出租期不超过2047年6月30日的土地契约具有法律效力,如果《联合声明》没有现实意义,是否这些土地契约失效?

第四,《中英联合声明》是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在此,我们需要给外交部发言人和央视主持人普普法。他们口口声声称,《中英联合声明》过时和无效,但在法律上,过时与无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谓过时应该是期限届满的通俗说法,它是指本来有效的合同或法律行为效期届满了,不再具有法律拘束力,比如过了保护期的专利、履行完毕的合同等等;而无效是指合同或法律行为因为触发无效的法律规定自始即不具有法律效力,是从来就得不到法律的承认和保护,比如无效的专利、无效的合同和无效的婚姻等。过时和无效是不可能同时存在于同一个法律行为上的。

中国为何要公然否定《中英联合声明》呢?我认为,一是中共本性使然。中共一直是机会主义者,崇尚厚黑学,从来就不会去尊重承诺。毛泽东1944年6月回答中外记者团问题时的话说:"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评论说:"而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他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不做到这点,根本就谈不到民主······"“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但这些70年前中共对中国人民做出的“庄严承诺”,早已被一笔抹煞。笑蜀先生编写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书,对中共没有兑现的历史承诺进行了如实记载。对香港而言,《中英联合声明》又何尝不是新的"历史的先声"呢?我们再回想2001年中国加入国际世贸组织,曾对市场经济建设和对外开放作出了庄严承诺,但现在有落实了几条呢?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认为,过去七八年以来,北京方面一直只强调一国,压制两制,而《中英联合声明》的精髓就是一国两制。也就是香港的高度自治都是北京要刻意抹掉和去掉的。中共为什么宣称《中英联合声明》无效呢?林和立说,“北京的目的十分明显,北京最近提出香港‘二次回归’,也就是第一次回归并没有恢复对香港的管制权,所谓二次回归,就是从现在开始,香港的所有的行政、立法、司法权都应该牢牢掌握在北京以及受北京操纵的人的手中。”要实现第二次回归当然要搬掉《中英联合声明》这个绊脚石。

应该说,坚持《联合声明》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因为《联合声明》和《基本法》在精神上是一致的,坚持《联合声明》并不会给中国政府造成任何超出《基本法》的额外制约。相反,削弱甚至否认本国业已签订的国际条约,会带来严重的国际公信力问题,使中国外交陷入被动局面。可见,中共否定《中英联合声明》是愚蠢之举,等于在国际社会上承认自己是一个不守诚信的撒谎者,是一个国际规则的破坏者,是一个崇尚丛林法则的野蛮人。这个糟糕形象的树立使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辛辛苦苦建立的国际信誉损失殆尽。试想如此国际形象,中美贸易谈判如何继续进行?即使承诺再多的对外开放,中国大门开得再大,谁又敢进来投资?相反香港市民主张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主张双普选合理合法赢得了广泛国际社会的支持。一个可以随时撕毁协议野蛮人与一个遵守协议的文明人,在社会道义上,谁能得到多数不言自明。

所以,我们可以说,中共否定《中英联合声明》使其在反送中运动中再败一局,甚至可能满盘皆输。“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引用圣经旧约的故事说,香港反送中运动不是一场简单轻松的战斗,是弱小的大卫面对巨人歌利亚的斗争。我们可能会面对许多打击和压制,但我们不会后退。因为香港是民众抗议威权统治的前线,正如上世纪的东柏林。我们会持续抗争,直到获得真正民主的那一天。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成为我们的盟友,支持我们。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