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路走向何方 二次回归还是二次沦陷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23日 18:16 来源:VOA

继上周日818一百七十万人走上街头之后,香港民众星期五晚上又发起“香港之路”行动,手牵手筑起数十公里长的人链,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香港问题。

与此同时,《人民日报》最近借学者郑永年之口,提出香港“二次回归”之说,认为香港回归二十多年来被持有外国护照的港人把持,而没有让“爱国爱港“的人成为主体,因此应该实行“二次回归”。但有许多分析人士认为,所谓“二次回归”,就意味着“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的死亡。

香港若是二次回归,将是二次沦陷? 而根据外媒分析,北京希望在建政七十周年前夕,平息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目前看来,当局究竟会采取哪些手段来达到这个目的?

嘉宾: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政论作家陈破空;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

李伟东:北京态度依然强硬,港府只是北京的傀儡政权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社长李伟东表示,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的“三个不要”这种说法好像只是来自北京民间,并不是官方的一种正式态度。官方的正式态度通过《人民日报》或者央视表达出来了,仍然是一个很强硬的态度,而且通过郑永年那篇采访所表达出来的看法,所谓的“二次回归”,这是北京比较强硬的立场。我不认为北京在立场上后退了。

当然内部有人在劝阻他不要这样不要那样,这个劝阻有一定作用,也可能使局面有所缓和,但是所谓风波过后就要搞“二次回归”,而且要驱赶在香港的外国势力,或者打压外国势力,这个总体战略目标恐怕不会改变。当然,在这样一个重大态势面前,我觉得香港政府不过是一个北京的傀儡政府。香港的反对派运动和民阵其实可以提出一些新的针对北京的看法。

李伟东:反对派需重新调整策略,直接喊话北京

李伟东表示,在整个反抗过程中,香港反对派其实应该冷静下来思考一些新的问题。这个新问题就是,港府是一个傀儡政府,所有的问题都来自北京。应该把抗争的大方向转向北京,而不是去跟港府对话,该去跟中联办对话,重新提出新的五大要求。

比方说,要求北京修改刑法。《刑法》当中包括行贿受贿方面的条款,要对过去很多年来被迫行贿的行为给予赦免,然后在这个基点上,可以考虑对送中之类的条款在香港进行进一步修改,这是第一。

第二,北京要对过去很多年来的越境执法和长臂管辖进行道歉。

第三,抑制权贵资本对香港经济的挤压。

第四,重新协商回到一人一票。

第五,停止武力恫吓。

我希望香港对北京直接提出要求,而且调整自己的策略。所谓反送中也好,今天的人链也好,背后都隐含着一个问题,也就是,如果香港市民追求的是一国两制当中真实的“两制”和港人治港,而非所谓的本土意识,那么这类活动要做适当调整。

比如当初波罗的海三国的人链是为了争取独立,那么今天的人链是不是也在释放这样的气息呢?反“送中”这个口号本身也有问题,应该是反“送大陆”而不是反“送中”,这反“送中”把中国和香港之间做了区隔,这样的信息释放给北京,北京才会反弹回来说,你有本土意识和港独意识。

如果广大香港市民要求的是真实的“两制”和真实的港人治港,而不是所谓的本土意识和独立,那么就需要重新调整策略,不去刺激北京,而是向北京说,你要还我“两制”,还我“港人治港”。这才是真正有效的策略,而且该针对北京喊话才对。

陈破空:北戴河会议对香港问题达成没有共识的共识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北戴河会议显然在香港问题上没有达成什么共识。会议一结束,习近平首次露面不在北京,而在大西北的甘肃,远离香港。

该动作有很大象征含义,一是表明他远离香港,香港现在的事情无关于他,不想担责任,不想把香港这把火烧到他身上,但另一方面也显示,在北戴河会议上 - 官方报道称北戴河休假或者非正式会议 - 没有达成共识。

据我所知,会议上,习近平和王沪宁等强硬提出的要对香港动粗的这一套受到政治元老和其他派系的否定。习近平在北戴河会议上最大的目标是保障自己的安全,尤其是权力的安全,不至于发生政变,因此还在会前做了大量的针对个人安全的部署。因此,只要达到权力安全的目标,他就认为自己在北戴河会议上可以全身而退了。

所以,最后北京对于香港所采取的态度是没有共识的共识。实际上就是强硬派接受了反对方的意见,不镇压,不派军队,武警收敛行动。所以这次8·18没有出现暴力,人链行动也没有暴力,就是因为警方没有暴力,黑社会没有出动,中共出动的特工也没有搞破坏。

陈破空:香港与北京价值观念上鸡同鸭讲,两地渐行渐远

陈破空表示,郑永年说出的话,表面上是以学者的姿态做做采访,但是他讲的话实际上是中宣部的口气,他仍然在讲外国势力,香港的暴力抗争,以及香港还没有真正回归,中国的主权还没有到位,所以这跟香港人民的想法南辕北辙,香港人民想的是民主自由这些普世价值观念,但郑永年谈的还是国家主权。国家主权是共产党的利益,所以这是将一党之私或者领导人之私凌驾于香港的普世价值需求之上。

所以在这次事情中,北京仍然不理解,为什么香港人在抗争中举起了英国和美国的国旗,这就是个价值选项问题,并不是英国人或美国人在里面左右了什么。

你看中国的留学生和中国的海外华人华侨在美国、英国、加拿大都可以有抗议示威集会,只要不违法,警察都容许你进行。但在香港,并没有出现英国人、美国人、加拿大人或者澳大利亚人在那集会示威游行,如果出现的话,估计北京要跳脚抓狂,更加疯狂地叫嚣是外国势力。

所以这是价值观念的不同。北京和香港两地间的矛盾关键就在价值上。一个是北京要坚持一党专政,独裁集权,而香港要普世价值,民主自由,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而郑永年等人并没有抓到这个问题的关键,而是继续避开这个主题去谈些毫无相关的问题,鸡同鸭讲。离婚的出现就在于没有共同语言,所以香港跟北京渐行渐远就在于没有共同语言。

魏碧洲:港府若继续漠视民意,港民抗争行动还将层出不穷

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表示,在中联办、港澳办不断施压,解放军和武警集结,不断受到威胁与恐吓的情况下,香港老百姓依然很有创意地继续抗争。

这表明,这些打压,一是没有办法让香港老百姓屈服,二是凸显政府没能了解和明白地解决香港人民的真正需要,所以像这样的行动还会一波一波出现。

因为所有这些针对反送中的反制性活动没有一项可以真正符合老板姓的需求,所以,政府这种漠视民意、将民意压倒脚下的行为如果继续下去的话,香港老百姓就还会继续这样的行动,因为他们向政府表示,我们绝对不会受你恐吓,不会受你威胁,不会受你打压。

魏碧洲:所有政治都是基层政治,建制派不认错不让步是问题关键

魏碧洲表示,假定这些人(建制派议员)都说,我们错了,我们把条例撤回,那这些建制派的亲北京议员下一波选举就不用选了。他们做错了那么大的事情,他们敢认错吗?他们敢撤回吗?他们不敢,这就卡在了这个地方。

这些建制派的议员如果现在出来全部低头认错,我们就是错估了,把香港搞成这个样子是我们的错,那他们还敢不敢参加选举了?所以不把这个背后的政治和经济势力问题搞清楚的话,这些人就永远挺在这边,就是不认错,那么香港的这个“五大诉求”也就没有办法完全推进。

讲什么“二次回归”,讲什么境外势力,全是胡扯。All politics are local,所有政治都是基层政治,你就回到基层政治去看。这些建制派的人丢脸丢死了,但他们不肯承认,不肯承认就把香港老百姓推向火山口去,所以现在不断有一波一波的示威抗争出来,而老百姓要的东西其实非常简单清楚。

你们当初这个“送中条例”简直就是乱搞,我们看到你在乱搞,但你又不撤,那我们就站出来叫你撤,而你不仅不撤还要通过,一读过了,二读过了,你再要三读的话我们不就眼睁睁看你这个条例成真了吗?

所以老百姓说,你没有理会我们表达的意见,那怎么办?那我就冲进议会阻止你表决,我还能做什么呢?政府把所有权力都拿在手里了,老百姓还能做什么呢?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保护自己。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