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自由之争是香港人的 也是我们的

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8月27日 21:50 来源:纽约时报

香港——20年前,我报道了大量民主集会。其中有苏联、乌克兰、中欧、南非和中东。上周,我又报道了一些,这一次是在香港。

上周五,香港尖沙咀,抗议者手牵着手组成人链。

在很多方面,香港的集会感觉上和我还是初出茅庐的记者时所报道的那些一样。其中有着对民主制度同样热忱的信仰,激荡着同样的信念,认为人活着应该有完全的尊严——能够由着自己的意愿去思考、阅读,能够自治,而不是以半窒息的、被教唆的方式存在。

有同样的愤怒渴望,不想活在只考虑国家偏袒的寡头利益的、被操纵的经济中。

有同样的望向美国的目光,这在世界各地的民主集会中都能见到,还有同样认为美国是为自由抗争的灯塔,同样认为美国必然会出手相助。

甚至有同样的策略。几十年前,捷克人建起了供人们张贴标语和鼓励话语的“列侬墙”。如今,香港人也用这个。

1989年,波罗的海各地的民主抗议者形成了被称为“波罗的海之路”(The Baltic Way)的巨大人链。周五晚,13.5万名香港人在城中形成了“香港之路”,绵延50公里。抗议者手牵着手,喊着口号。红灯亮时,他们沿人行道跨过街道。绿灯亮时,他们礼貌地退后,让车辆通行。

我还记得几十年前民主集会时,同样是这种坚定的悲观情绪。一方面,这些人非常坚决。另一方面,他们并不清楚一群散兵游勇如何能够打败一个拥有坦克的强大政权。他们没有看到弱者的力量,不明白有时候意识的转变比军事力量更强大。

我问了几名香港抗议者,他们认为这件事最终会如何收场。他们并不乐观。“我们是700万,”一个男人告诉我。“他们是14亿。”然而,他们不会停止抗议,将自己的生活置于险境。

现在和那时的最大区别在于技术。今天的抗议活动就像是一场狂热的网络媒体运动。他们有源源不断的米姆、符号和视频来吸引点击:动画、青蛙佩佩(Pepe the Frog)、象征一名被击中眼睛的女子的带血眼罩。

1989年8月23日,抗议者组成“波罗的海之路”。

抗议者从全球文化的喧嚣中采样并加以引用,当然,他们也努力想要成为全球文化的一份子。《饥饿游戏》(Hunger Games)中的一句台词很受欢迎,还有“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的一些歌词。此次抗议的颂歌是1974年的一首美国基督教歌曲《唱哈利路亚赞美主》(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科技让抗议者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如同潮起潮落——用李小龙的话说就是“成为水”。

抗议者在网上投票决定下一步在哪里举行抗议。他们用AirDrop的方式把带有颠覆内容的小册子悄悄传输到毫无察觉的中国大陆游客的手机里。

策略多得让人眼花缭乱。会计师倾听演讲。基督徒歌唱。激进分子冲进地铁。

当然,科技也帮助了中国政府。多年前,我们生活在一种错觉中,认为灵活而分散的极客群体新势力会比笨重的旧势力阶层更精通技术。那不是真的。中国共产党政府似乎比抗议者拥有更先进的技术。

人们感觉政府有能力监视一切。抗议者花费大量精力,试图不被发现。他们不使用普通的地铁卡,担心政府会跟踪他们的行踪。一些抗议者被人肉搜索,他们的私人信息和孩子的照片被发布在网上。香港没有亲民主的涂鸦,没有海报或T恤,日常生活中没有什么迹象表明正在发生什么。一旦不集会,抗议者就会消失,因为即使是路灯上也有监控的眼睛。

我的猜测是,如果科技能帮助抗议者提高30%的效率,那么就能帮政府提高70%的效率。

许多人怀疑中国最终会镇压这些抗议活动。他们会召集领导者,迫使企业解雇参与者。许多人怀疑美国永远不会介入。美国右翼不再相信向外国人传播民主。美国左派信奉一种强调奴役和压迫的国家叙事,美国不再是灯塔或榜样。双方都不再认为美国是一个先锋国家,其使命是推进普遍民主和人类尊严。

但香港人心中有一种顽固的东西,他们的事业似乎具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其他地方的抗议者梦想自由。这些人已经在自由之中生活过。这是他们身份的一部分。事实将证明,他们捍卫自由的力度将超过怀疑者的想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能会重新点燃曾经在美国人心中熊熊燃烧的民主使命感。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