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前线抗争者:勇武背后的故事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3日 13:34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香港持续近三个月的“反送中”运动,出现了大批“勇武”抗争者,面对警棍丶催泪弹丶子弹,他们无畏无惧。然而勇武背后,警方残酷的打压,给他们留下甚么创伤?又是甚么让他们坚持走下去?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持续近三个月,香港警察大规模施放催泪弹,至今已发射超过2000枚催泪弹,在传媒多番追问下,终于承认曾使用过期催泪弹,部分更在闹市丶民居丶安老院,甚至地铁站内发放,波及平民 。不少市民指,吸入催泪气体后,身体出现各种后遗症,到底催泪气体对人体带来多大伤害呢?

一直参与前线抗争的Tom(化名),多次在吸入催泪气体后,身体出现异常反应。

Tom说:“其实对我而言最主要的后遗症就是腹泻,我6.12的时候正面吸了催泪烟,吸完催泪烟之后,我足足泻了两个多星期,那两个多星期是每天都会泻三四次,泻得很辛苦,甚至泻到出血。基本上由7月开始,每一次吸完催泪烟后,我都会一直出现腹泻的症状,直到现在。”

催泪气体对人体造成严重伤害

由医生邝葆贤带领的研究团队,收集超过170名前线记者接触催泪气体后的症状,发现超过九成记者有持续咳嗽丶呼吸困难及咳血等呼吸系统症状,七成人曾出现出疹等皮肤症状,五成人有持续流泪及眼睛肿痛,四成人有肠道症状,如肚子痛丶呕吐丶肚泻等。对于直面催泪弹的前线抗争者而言,症状的影响程度可想而知。

勇武后的惊弓之鸟

而伴随着催泪气体的,是一下又一下的枪声。对Tom而言,催泪弹不单为他带来身体上的伤害,更造成心理上的创伤。

Tom说:“我纯粹会因为听多了枪声,所以有时候,就算日常生活之中听到突如其来的巨响,例如在街上走着,突然有车辗过塑胶水瓶,听到‘嘭’一声 ,都会很容易令我整个人突然间变得焦虑。”

Tom说,虽然自己有做静观冥想的习惯,但自运动以来,就连冥想都无助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心里多了许多“杂音”,很难像以前那样静下来聆听自己的声音。

而另一方面,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口号,喊得震耳欲聋,几乎在每一场游行集会都会听得到,但政府只是说会建构对话平台,拒绝直接回应民间五大诉求。

Tom说,对于政府的不回应,他开始感到疲倦,也好像看不到希望。

Tom说:“我们可能动员这么多次,做了这么多,好像还未看到希望,心理上的无力感会有的。政府的不回应丶警方武力的不断上升 ,甚至是看着我们的社会越来越沉沦丶越来越腐败,许多同道人开始出现疲态。我不知道究竟我们这班香港人还可以撑多久,不论是心灵也好,还是性命也好。

为被捕者继续坚持

“反送中”运动持续到今天,已经有至少1117人被拘捕;除了超过二千发催泪弹,香港警察还发射了四枚实弹丶近四百枚橡胶子弹丶170多枚海绵弹,以及11枚布袋弹。面对警棍丶子弹,有人受伤,有人被捕。面对这些风险,Tom说,难保下一个被捕丶被打瞎眼睛,或被打到头破血流的人,可能是自己。他坦言感到害怕,但仍会坚持走上街头抗争。

Tom说:“我更加确信,我不能在这刻停止,因为如果我在这刻停止,我被政权吓怕,我不再上街的话,我会对不起这些受伤丶被捕的手足。现在我们有一个信念就是,我们要一直这样打下去,直到我们胜利,我们才能救回这班被捕的义士。”

运动接近三个月,无论是前线抗争者,还是支持以“和平丶理性丶非暴力”方式争取诉求的民众,都感到身心疲惫,不少人说,支持他们走下去的,是期待可以脱下口罩,互相拥抱的那一天。Tom则希望战胜归来之后,能够拥有一段和平时间,令自己身心得以痊愈。

Tom说:“希望我们能赢得这场仗之后,可以拥有相当长的一段和平时间,慢慢重投日常生活,然后不再需要听到枪声,令这段充满暴力丶血腥丶枪声丶恐惧的日子成为过去。”

然而,这一天,还要等多久才来呢?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