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港英到一国两制 香港的街头民主之路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5日 15:13 来源:中央社

香港自1997年7月1日回归以来,已爆发多次社会运动,2019年"反送中"过程,一次次刷新上街人数纪录。香港的民主意识从何而来?一国两制下的港人如何争取权益?为何至今多数的香港人仍不认同自己是"广义的中国人"?回顾香港发展史或许可见端倪。

英属香港:没有价值的小岛

清廷在1840至1842年鸦片战争、1856年至1860年英法联军之役战败后,分别签订"南京条约"及"北京条约",将香港岛、九龙南部割让给英国。又在1898年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将九龙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地方及附近逾200个离岛租借给英国,称为"新界"。英国最初认为香港"荒芜、无价值",随着维多利亚港的发展,香港的金融地位也日渐重要。

民主的开端

1950年代的香港人,大多为中国来的战后难民,对香港无归属感,也不关心政治。1960、70年代经济起飞,土生土长的一代出现,港人对香港的认同感开始加深。

据英方资料,中国曾表示若英国在香港推行民主,中共不排除以积极手段提前"解放"香港。因此直至1984年中英发布联合声明,正式确认香港回归日期后,英国才开始推动香港的民主化。而1989年天安门事件带来的冲击,也增强了港人对政治的关心。

一国两制怎么来的

1982至1984年,中英针对香港未来开启谈判,原先双方皆态度强硬,中国代表邓小平甚至表示:"主权问题是不能够谈判的。"英国曾经提出"归还主权,保留治权",中国虽拒绝,却也退一步提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一国两制方案旨在保留香港的经济优势地位,也是中国用作两岸统一的样板。

港人对回归的忧虑在天安门事件后达到高峰,引发大规模移民潮,香港官方估计,1990至1994年间有30万人口外移。

政治之手介入香港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当时中国尚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便以香港作为转口通道,回避对非会员国的限制,且当时香港经济规模为中国五分之一,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令中国受益。然而随着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经济大幅成长,中国对香港的经济依赖度下降,政治介入增加,香港人愈来愈担心失去既有权利与自由,透过各种社会运动表达他们的担忧。

反对基本法第23条

2002年港府计划立第23条基本法,明文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港人担心若法律通过,可能危害言论自由与基本人权,陆续以游行、连署等方式表达不满。隔年的七一大游行,更有逾50万市民上街表达诉求,港府被迫暂缓法案。

2019年港媒揭露,北京拟要求人大常委会主动对23条释法,包含说明如何使港英时期文件适用于国家安全案件,变相落实第23条法,不过港府对此没有回应。

反对教育洗脑

2012年港府为建立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计划推行小学"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内容与参考书避开"天安门事件"等敏感话题,被怀疑流于吹捧中共政权。不少港人认为此科目有洗脑成分,发起反国教运动,以游行、占领公民广场、接力绝食等方式抗争。最后,港府搁置课程,至今未再重提。

雨伞革命

为争取香港特首选举落实真普选,2014年9月28日爆发"占领中环",抗争长达79天,民众以雨伞抵抗警方的胡椒喷雾,因而被称为"雨伞革命"。虽然行动最终因后继无力而失败,但也诞生许多以"重返社区,深耕细作"为诉求的"伞后团体",如青年新政、香港民主宣传小组等,以参政延续追求民主。

百万人上街反送中

2019年港府宣布推行"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虽官方保证不移交政治犯,但鉴于刘晓波、铜锣湾书店等事件,使港人对此存疑,认为修例影响香港的司法独立。第一波"反送中"运动,于3月31日走上街头。6月以来的示威愈演愈烈,警民冲突升温,香港民阵统计最高单次游行人数有200万人。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6月15日宣布暂缓修订条例,并于7月9日表示条例已"寿终正寝",但未提"撤回"2字,反送中团体则提出特首下台等5大诉求;林郑表示自己不会辞职,也一再重申对暴力零容忍。

中国人还是香港人?

香港人在历经多次抗争之后,大多认为自己是"广义的香港人",而非"广义的中国人"。根据香港大学民调资料,"反送中"爆发后,港人对"广义香港人"的身分认同达到76.4%,认为自己是"广义的中国人"仅有23.2%,分别为回归以来新高及新低,显示中共欲加强香港人爱国情怀的种种作为,普遍未获认同。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