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一词不简单 香港是德国近邻间的对决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8日 10:05 来源:看中国

香港今天的问题,本质上是一场香港民众反对外来殖民者的抗争。香港人在自己的家园里,被一种外来势力逼到墙角,已经是退无可退。中南海一小拨人一直是在用恶性殖民者的心态在对待香港,他们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奴隶主。香港人?他们只是一群潜在的麻烦制造者,是中共在这片土地上横行的障碍,是多余的人。

9月8日,香港民众集会呼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1997年前,英国人是良性殖民者,他们是用真正的法治、自由去管辖香港这片土地的。而1997年之后,接管的却是一伙完全恶性的殖民者。他们要的只是香港的资源和金钱,而不是这片土地上有自由思想的人。

中共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徐焰少将在2018年有一段视频讲话,公开讲1997年接管香港时,中共高层用共产党阶级分析法把香港分成了三种人,得出结论“香港的社会基础是中国最坏的地方,比台湾都坏”。徐焰还说:“香港可不一样,1997年我们接管时,当时分析成分,居民成分是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原住民和他们的后代受港英教育,他有点傲气但对你大陆没什么怨恨,三分之一是最坏的,1949年、1950年被共产党清算斗争、扫地出门跑过去的,对你刻骨仇恨(很多人),再有三分之一是三年困难(大饥荒)挨饿,偷渡(到香港),他对你印象好得了吗?香港回归之后有个大失误,现在总结一切都不变,不去殖民化怎么行呢?”

现在那些被洗脑的亲共者,嘴里说着一种刻毒的语言,把香港的抗议者们称为蟑螂。“蟑螂”这个词不止是骂人,还顺带表达出了更深的含义。因为蟑螂是不属于房间的,是应该被清理出去的,而且蟑螂的生命毫无价值。北京对香港抗议民众的定位,正是这样。

曾任中共国防部长的曹刚川上将曾在2004年用一句“名言”威胁台湾:“宁可台湾不长草,誓死也要台湾岛”,虽然说的是台湾,表达的是同一种对待民众的心态。

不但中共视香港民众是蟑螂,他们视大陆民众也是同样。毛泽东曾对赫鲁晓夫表态,声称哪怕死三亿人,也要打赢和美国的核战争,去换一个世界大同(共产主义地球)是很值得的。在共产党看来,死一个人和死一个蟑螂几乎一样。他们历来如此,这是意识形态里的东西,这是中共骨子里的东西。

中国人的文化里推崇的是宽恕,讲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讲究一诺千金。马克思主义却推崇斗争,推崇暴力,推崇出尔反尔(美其名曰是斗争艺术)。

若是真正中国人治港,北京早就已经兑现了对香港的普选承诺,香港早就得到了大治。可惜现在并不是真正的中国人在治港。

中共这个组织,其思想灵魂是源于马克思的。这其实是一群拥有着中国人外形的马列子孙,并不是真正的中国人,他们更象是一群“特殊的德国人”,其精神教父是马克思。

香港人的此次抗争发生在2019年,对香港人又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川普(川普)总统带动美国各界,敢于不受经济利益牵制,敢于对北京镇压香港民众的企图说不。川普并把人道解决香港问题和贸易战挂钩,让北京至今不敢公开镇压。

有意思的是,川普的祖父母是1905年从德国移民美国的,他们来自于德国的一个小镇卡尔斯塔特(Kallstadt),而这个小镇和马克思的出生地特里尔(Trier),现在都同属于德国16个州之一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州(Rheinland-Pfalz)。两地开车只需要160公里,不到两小时的车程。

德国小镇卡尔斯塔特(Kallstadt),川普的祖父母1905年从这里移民美国

川普在最近的G7峰会上,在谈到将会接受邀请访问德国时,也顺带说起自己有德国血统。川普本人在美国出生长大,身体有德国血统,思想是源于美国传统的自由和人权这些普世价值的。而中共党员们却是中国人的身体,马克思的思想,竟然还能鼓吹“爱国”。

当前的美中对抗,是源于双方意识形态根本分歧上的对抗,是超出贸易战的。香港局势未来的走向,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川普和中共,这两方“德国近邻”之间的对决。

原东德的柏林墙一角

香港人的坚韧已经书写了历史,而共产红潮在退却时往往比人们想象的都要快。1985年夏天,在西德举办的一项民意调查中,人们被询问他们认为柏林墙还会持续多久,得到的平均答案是34年。但出乎大众预料,仅仅4年后的1989年11月,象征冷战铁幕的柏林墙就倒塌了。1989年5月,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访美,和老布什总统谈到德国是否会统一,密特朗当时说,这是不可想象的,至少在我们这辈子是见不到了。但仅仅17个月之后,共产东德就消亡了,德国得以统一。

今天香港民众的心愿达成,也很可能会比人们想象的要快。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