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分析:“国酒”茅台与难以除根的腐败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9月19日 14:13 来源:多维

“蔓草长,因缘从尔摩苍苍。一朝乔木夭斤斧,拙根削株贻汝殃。”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共反腐领域似乎就很难再有引人注意的人和事发生。但是即便现今真的已经取得中共所称的,“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重大成果”,在党政军企各个系统“循规蹈矩”的表现之下,却仍然有诸多钱权交易在暗处发生。就如一直与“红色”挂钩、自称“国酒”的茅台集团,2019年至今就已至少有4名高管落马。

9月17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大搞权色交易”“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被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而在4个月前,与刘自力搭档了4年的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也于今年5月22日被宣布“双开”。袁仁国被“双开”消息发布后仅两日,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聂永被地方法院宣布逮捕。6月1日,茅台集团发布通报,对聂永开除党籍、解除劳动合同。整整两个月之后的8月1日,原副总经理高守洪也因“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等原因加入被茅台“双开”高管之列。

目下无尘的“国酒”

在今年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之前,美国会员制超市Costco在上海开设的中国首家超市,曾两次因为销售的平价茅台酒而出现排队长龙。——该超市零售价1499元人民币的飞天茅台酒,市场零售价高达2500元。多以导致很多上海市民万人空巷般涌到该超市抢购。

在中国,茅台酒因为高昂的市场零售价让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它曾长期是结交达官显贵的送礼首选和中共官场“三公消费”的宠儿。2012年,有“军中第一虎”之称的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落马时,据称中共军队纪检人员从他家地下室里搜出茅台酒1,000多箱。即便是中共十八大之后的反腐风暴让茅台酒价格回落,但是至今其市场零售价依然很少低于4位数人民币。

伴随茅台酒的这种“目下无尘”,贵州茅台酒集集团一直走“上层路线”。“没有哪个商品像茅台这样,跟政治如此紧密。茅台在国家政治和外交生活中,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和作用。1949 年开国庆典,它就被定为国宴用酒。林彪坠机后,周(恩来)总理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拿茅台酒来’。”——这是已经落马的茅台集团钱董事长袁仁国在面对媒体时,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

除了不断高调宣传自己与中共政治颇有渊源,茅台酒还长期以“国酒”自居。不管是茅台酒的酒厂、线下店铺还是网上店铺,“国酒茅台”四个大字一度广为流传。但是实际情况是,茅台酒所谓“国酒”称谓,一直是企业的营销手段而非官方认定。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从2001年开始多次申请注册“国酒茅台”商标,但是中国国家工商局一直以“国酒一词带有国内最好酒的含义”不予注册。2012年茅台酒厂继续提交申请“国酒茅台”商标,当年7月20日首次通过了初步审查,不过这一消息在中国白酒行业却引发了轩然大波,中国白酒行业中的汾酒、五粮液等企业纷纷抗议。几经波折之后,最终中国相关机构仍然给与了“国酒茅台及图”商标不予注册的决定。

茅台集团对此决定一度不服,甚至在2018年7月将中国国家商评委和其他几名酒企告上法院。不过时隔半个多月后,又陡然茅台在官网宣布,放弃“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撤销诉讼申请,并向中国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致歉。

被腐败绑架的企业

其实,抛开茅台酒的品质不谈,在民间,茅台酒因为“权贵”色彩浓郁而毁誉参半。中共十八大之后掀起的反腐风暴中,由袁仁国等发起、位于长安街南池子菖蒲河公园的茅台会,一度被和其他带有权钱交易色彩的“西山会”“盘古会”相提并论,后来因为中纪委打击会所腐败而悄然摘牌。

近年来,茅台酒伴随着落马官员的名字也多次见诸媒体:除了前文提及的谷俊山家的千箱茅台酒,还有中化集团总经理蔡希有的公款几百万购置酒品享用的“天价酒事件”、青岛市公安局李沧分局原局长冯越欣家中藏1,853瓶茅台、湖南岳阳副市长陈四海一天一瓶茅台……一项喜欢披上政治外衣的茅台集团,在中共十八大后,某种程度上已经难以去除自己“腐败”的色彩。是腐败绑架了茅台,还是茅台委身于腐败?似乎已经说不清。

不仅贪腐官员衷爱茅台,茅台集团内部近年的贪腐案例也接连被曝光:除了前文提及的四位贪腐高管,2014年11月26日,茅台集团副总经理房国兴被查;2016年3月25日,中纪委也曾公告,“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谭定华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梳理这些官员的贪腐细节,除了行贿受贿,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茅台酒营销环节中的巨大利益所在。就如贵州省纪委在袁仁国的通报中指出,袁仁国“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

曾经人们总结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绩,其中之一就是打破计划经济对价格的控制,让价格成为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杠杆,从此让企业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但是今天的茅台集团产品的定价机制与销售机制上,它又堪称计划经济的一块活化石——同时实行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两种运行机制。比如2011年茅台酒出厂价619元人民币,市场零售价为2000元;2018年初茅台酒的出厂价从819元提升至969元,500ml装的53度飞天茅台酒的终端定价则从1299元/瓶提至1499元/瓶。。。。。。出厂定价与零售定价差距巨大,导致了“拿到就是赚到”,当“茅台酒经营权”成为“权力寻租”空间,腐败的出现就“顺理成章”。

难以去除的腐败

所以,如果茅台酒的营销路线不变,腐败必然会前赴后继,就如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所称:“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将视角扩大到整个中共的党政军企各个系统,我们可以发现,从副部级及以上层级落马官员数量上看,中共十八大之后确实数量减少,但是从整个中共官场来说,十九大之后的落马官员数量并未出现大幅度下降。

中共十九届中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2019年2月20日全文公布,报告显示,仅2018年就有68名中管官员被立案审查调查;66.1万官员被处分;6.1万党员领导干部被问责;48.6万官员因扶贫贪腐和作风问题被处理;1万余官员涉黑恶势力被处分。当局称,中共十九大后有五千多名官员投案自首。而5年前,即2014年的十八届中纪委第三次全会工作报告称,2013年对违反中共中央八项规定的,查处问题2.4万起,处理3万多人,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7600多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