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欲要背弃承诺,北京酝酿国际规则新思路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0月5日 12:40 来源:多维新闻


从韬光养晦到积极有为,中国外交姿态的变化也是时代的要求。图为2019年3月2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海南博鳌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新华社)

建国70周年对于中国来说并不止于一个安排大规模阅兵的整数年份,其更大的意义在于这一时间节点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发生了历史性的交汇。面对中美贸易战、多边主义退潮、保护主义与民粹主义卷土重来等等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中国外交也到了需要总结经验教训、前瞻未来趋势的时候。特别是10月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将再次以“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作为主题,中国外交又将如何向现代化的目标演化?多维新闻记者专程采访了多名中国学者,从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国际合作等多个角度对“中国外交70年”的相关话题展开对话。本篇为第四篇,访谈对象为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前副代表周小明

记者:中共第十九届四中全会即将在10月份召开,主要议程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如果从外交这个侧面展开讨论,你如何总结中国从最开始参与全球治理到现在逐渐占据一定话语权的过程,是否可以理解为外交的发展也正在经历一个类似于现代化的过程?

周小明:很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中国在外交上的姿态比以前更为积极。主要是因为中国国力的增强,以及时代的需要。很多发展中国家也期待中国在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第一,中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也做了一些努力,比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就是一个全球性的机构,是对全球化的补充和完善。

第二,中国响应了时代的呼唤,尤其是响应了发展中国家的呼声。第三,中国提出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需要,中国的发展要惠及其他发展中国家。总的来说,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通过对外投资和贸易也带动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

在我看来,发达国家因为其自身能力,能够更好地从中国的改革开放中获益,而且获益肯定比发展中国家大。当前在中国进行投资的主要还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很少有这样的能力,很多行业就算中国对外开放,发展中国家也很难进来。所以,要回到全球治理方面,中国主动提供国际公共产品,这也是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现,所做出的部分努力。

记者:随着中国国力的增长,中国渐渐承担了更多国际责任,提供更多全球公共产品。较为矛盾的一点在于,一方面中国需要迈开步子积极参与推动全球化,而另一方面又引起了西方国家的忌惮。近年来,关于中国崛起是否会颠覆现有国际秩序的讨论十分热烈,特朗普甚至称要剥夺WTO关于中国发展中国家的认定。对此你怎么看?

周小明:奥巴马政府时期就提出了要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中国其实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所以有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银行以及现在中国超越日本成为联合国第二大会费国,可以说中国在多个方面都在努力承担国际责任、做出了贡献。

而这又引出一个问题,美国认为中国通过这些措施扩大了影响力,首先就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满,美国还想剥夺中国的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所以,我认为,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中国承担更多责任,而是要剥夺中国的权利,削弱中国的影响力。

第一,为什么世贸组织中的发展中国家要有不同且有区别的待遇?首先需要引入一些背景。世贸组织的前身是关税总协定(GATT),有30多个成员国,主要是发达国家以及数量不大的殖民地国家,发达国家英、美、德等为了给产品和资本寻找市场就必须把发展中国家纳入这个框架中。但是发展中国家也有顾虑,这些国家大多独立时间不长,经济还没有得到发展,这种情况下如果冒然大开国门,很可能经不起冲击。另外,这些国家的国内市场也小,对资本的吸引力并不是很大,所以它们对参与全球化心存疑虑。

为了缓解这些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担心,世贸组织就提出了不同且有区别的待遇,这些国家和地区进入之后不要求同步发达国家的市场开放步伐,可以有一定的政策空间。于是这些国家和地区就成了世贸组织中的发展中成员(developing member)。

世贸组织从30多个成员发展到现在的164个成员,主要是因为以上原则得以确立。即发展中国家加入世贸组织可以有不同且有区别的待遇。而现在美国提出要终止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待遇,我认为这是对承诺的背弃。中国因为接受最初的条件而加入世贸组织,而现在,美国却以各种名义,在达到目的之后就开始背弃最初的承诺,这一点是十分不公平的。

美国为什么此时要提终止中国发展中国家地位的事?其实就是不想付出任何代价就全面进入中国的市场。因为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是有一些限制的,比如要采取合资的形式等等。而特朗普此番用心,是想统一所有标准,发达国家零关税的话发展中国家也要做到零关税。但是这可行吗?很多发展中国家产业单一,根本无法承受零关税的冲击。

记者:也会有一种观点认为,有关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认定其实可以讨论,中国刚加入WTO时毋庸置疑是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随着国力的发展,中国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发展中国家。在WTO框架内,针对发展中国家地位的认定可以设置一个“毕业机制”,对此你怎么看?

周小明:需要区分清楚一点,就是原则与具体案例的关系。具体问题应该具体处理,中国在具体问题方面做的事情不应该被忽略。农业补贴方面,WTO规定,发达成员对农产品的补贴为农业总产值的8%,发展中成员则是12%,中国则是10%。

而在关税总体水平方面,中国也几乎没有在WTO享受高关税。中国的平均关税水平在10%左右,而印度则是48%、巴西和阿根廷也都超过30%。由此可见,在具体问题上,中国表现出了灵活性。

而谈到原则问题,什么是发展中国家?标准应该由谁来制定?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近期就发展中国国家的标准写了一个报告,从多个维度综合分析得出结论,中国仍然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发展中国家。实际上,对发展中国家很难进行量化,在贸发会的报告中提到,第一,中国有2亿人每天的生活费用低于5美元、拥有庞大的农村人口、许多人还在非正规经济部门工作(指就业不稳定),仅仅以这三个判断标准为例,就足以说明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另外,美国其实就是强行推出自己的标准,甚至还提出期限,责令WTO在90天内改变,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记者:从中国参与多边活动以及处理大国关系的层面看,你如何总结当下中国的发展?

周小明:刚开始中国要熟悉规则,跟着规则行动。现阶段对于规则和程序熟悉之后知道它的优势和弊端在哪里,所以,中国会有新的思路。尤其是站在发展中国家的角度,以及如何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提出建议。不再盲目跟随发达国家的步伐,而是具有针对性的、提出更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建议。总得来说,这个过程就是中国从被动参与,到积极建设。

记者:中国的外交从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逐步变得积极有为,这是随着中国国力的发展,必须经历的阶段。但很多人认为,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更像是一只“勤劳的工蜂”,在很多事关人类福祉的议题方面其实还很缺乏话语权。在你看来,中国需要中国还可以需要做到些什么?

周小明:中国的经济实力在加强,国际影响也在扩大。但在某些方面,尤其是在参与或者引领全球治理方面,还需要做出很大努力。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中国都还缺乏经验。欧盟、美国和日本正在着手进行新的贸易规则谈判,从2017年开始已经开了6次会议,发表过6次声明。

而在他们的谈判中,还包含了对中国不利的议题 ,比如市场经济国家的标准问题,目前并没有相关标准。由于中国的产业政策,所以它们提出针对中国国有企业的特殊规则,并将中国认定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当中国企业进入其他市场的时候,要被特殊对待,如额外加税、对投资进行审查等等。

而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也并没有提出有利于自己的规则。当下国际秩序基本还是由发达国家引领。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所考虑的肯定只有美国的利益最大化,根本不可能照顾到发展中国家。而欧盟在世贸组织提出的改革方案,也与之类似,只会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所以,发展中国家需要思考,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则是什么,这也是当下国际规则中最大的问题,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仍然不足。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