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真急了!中央经济会透露出信号令人生畏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19年12月13日 21:19 来源:博讯 张杰

中国经济的衰退是不争的事实。2019年一季度GDP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但经济学家向松祚教授还认为中国的GDP数据被严重高估了。他说,即使按照官方数据,今年5月至9月全国财政收入一直是负增长,企业利润增速大幅下降和负增长,居民收入也没有快速增长,个税收入前三季度下降近30%,这些加起来就是GDP。这几项都是低速增长或负增长,加起来的GDP怎么还增长6%?

还有几项重要的经济数据值得关注。2019年1至8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1.7%;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2.0%。经济发达地区的工业企业利润出现两位数下降:北京下降14.4%、河北下降11.2%,山东下降13%。中国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的上海则下降19.6%。江苏、广东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海关总署12月8日公布,中国11月出口年减1.1%至2,217.4亿美元。这样的结果表示中国出口已经连续第4个月萎缩。12月10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涨4.5%(其中畜肉类价格上涨74.5%),与此同时,11月代表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的PPI(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降1.4%,预期降1.5%,前值降1.6%。综合上述数据,我们可以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结构性通胀时代。

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中南海急了,不再自信了。习近平明白共产党与中国人的关系是靠金钱维系的,一旦经济出大问题,香港反送中的星星之火就会蔓延到大陆,变为熊熊的火焰,红色江山就会摇摇欲坠。12月10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从1994年开始,中共每年年底都举行高规格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一般为期3天。会议由中共总书记主持,国务院总理作部署。会议主要议程是分析一年来的经济形势,制定下一年经济发展规划和宏观经济政策。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是近四年来开得最早的一次,上次出现类似情况是2014年,当时经济下行压力是那些年最大的一次。

2020年对于中共具有重要意义,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中南海如何迎接自己的2020年大考?通过分析刚刚公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我认为,主要有六个方面的信息值得关注:

第一,经济维稳是重心

会议公报开篇就强调“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指出“实现明年预期目标,要坚持稳字当头,坚持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框架,提高宏观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有效性。”在12月4日与“党外人士”座谈时,习近平就称中国发展面临着“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复杂局面”,在12月6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又重复了这个观点。2019年年初,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上,就告诫各省大员“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等七大风险。就经济风险而言,对内有经济下行、房地产泡沫、通货膨胀以及系统性金融风险;对外有全球经济的放缓、中美贸易战以及香港因反送中运动而带来的经济衰退。在如此严重的内忧外患形势下,经济维稳将是2020年中国经济工作的重心。

第二,经济增长目标将下调

会议提出“保持经济运行合理区间”,预计2020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可能会从“6%左右”下调到“5.5-6%”。2016年经济增长目标是“6.5-7%”,2017和2018年都是“6.5%左右”,2019年目标是“6-6.5%”。但如果我们剔除统计的水分,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实际将处于负增长状态。

经济缺乏增长动力。会议首次提出“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外贸出口受阻,外资企业会进一步撤离中国。目前几乎所有知名外资服装品牌和运动品牌包括阿迪达斯、耐克和优衣库均已关停国内的直属工厂,代工企业都在纷纷撤离中国。而消费领域,几乎所有的外资零售企业都在逐步离开中国。更令人不安的是,电子信息制造业龙头外企三星和富士康也在加速撤离中国。虽然外资企业占全国企业不足3%,但创造了一半的对外贸易、30%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30%的税收收入。2020年,中国经济将不得不通过对内挖掘消费潜力,刺激经济增长。

第三,通货膨胀难以抑制

会议强调“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目前中国货币超发严重,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通货膨胀。到2019年9月,中国的货币M2发行量已经超过195.23万亿。在1990年的时候,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也就是我们常说的M2发行量是1.53万亿,截止到2018年3月,中国的货币M2发行量达到173.99万亿元,这意味着28年的时间,人民币的发行量增加了100多倍!而中国的GDP和国民人均收入却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惊人的增长水平。如果按汇率来折算,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是27.67万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相当于“美元+欧元”M2总量。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乏力,政府将会继续靠印钞刺激经济,通货膨胀率将会进一步升高。

第四,房地产市场松绑难

多年来,很多人都期待房地产松绑,但这次会议表述和去年几乎没有变化,还首提“三稳”(地价、房价、预期),定调还是打击炒房投机,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2020年不会出现全国性的房地产政策放松,但个别区域会有微调,类似今年的深圳、长沙、成都。

第五,用行政手段提升就业率

会议提出“确保零就业家庭动态清零”,也就是要保证每个家庭都至少有一份工作,其目的在于应对当前严重的失业潮。近年来,外资和民营企业撤离直接影响数以亿计的百姓就业问题。按照官方估算的数据,中国全部外商投资企业吸纳的直接就业人数超过了4500万。国内还存在大批依靠外资生存的供应商、上下游企业,粗略估计受影响的人数应该是数以亿计。另外,民营企业因政策恐惧和经营环境恶化而撤资关闭,也使中国失业率大幅攀升。习近平真正担忧的并非民生问题,而是由此带来的社会动荡。所以,2020年,中国政府将会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提高城镇人口就业率,从而进一步恶化企业经营环境。

第六,对外开放难以挽回信心

会议要求“对外开放要继续往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方向走,加强外商投资促进和保护,继续缩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推动对外贸易稳中提质,引导企业开拓多元化出口市场。要降低关税总水平。”2019年,中国金融业已经加大了开放力度,外资拿到了一些过去拿不到的牌照。说习近平想让中国回到闭关自守的毛泽东时代是误解。习近平不过是想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混合经济制度超越毛泽东和邓小平。习近平没有关闭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但问题是他的极权主义路线与市场经济背道而驰,实际上对外开放的门越关越小。举例说,地方政府行政权力的任性和没有独立的司法,使资本不敢流入,没有投资人愿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向松祚教授指出,企业家信心不足是经济加速下行的关键原因。如何让民营企业家安心,顺心,放心,愿意长期投资,不想移民,不想转移资产?这个必须从法治制度上真正妥善保障私有产权,保重民营企业家各项权利才能实现。

通过以上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简要分析,我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已经面临严峻的形势。但这只是刚刚开始。如果说,2019年中国经济进入了冬季,2020年则将会遭遇严酷的寒潮。尽管中央经济会议提出了一些应对措施,但吊诡的是,中国经济的困境正是习近平逆市场化政策造成的。不放弃党管经济的错误路线,经济维稳只能是饮鸩止渴。难怪有分析指出,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