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冒着危险来到香港 成为了103万的一员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4日 20:32 来源:facebook

在开始长文之前,我衷心感激今日在维园带领我的香港朋友们。谢谢你们放下戒心,照顾一个从内地来混入游行队伍中的我。我已经安全顺利回到中国内地,请你们放心。在路上我看到报道,在我离开游行队伍走后不到一小时,黑警丧心病狂地往游行队伍投放催泪烟,大量拘捕示威者。

香港元旦反送中游行,警察扣留示威者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内地学生

我叫蒙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内地学生,从小接受中国式填鸭式标准式教育。在很久之前,我也是一个会因国家成就感到一味的振奋,感觉中国日渐强大而一味自豪的人。然而随着年岁渐长,与社会接触,在潜规则之下出现了很多我觉得匪夷所思无法接受的事情。

一句话总结就是:“为什么我不能够因为自己和他人的不公对待提出反对,而要被迫接受结果?”

我们的生活里,质疑会被认为反动,不合群会被认为是怪癖。发声会被消灭,公权力会让你从公众的视野消失。反抗更是逆天而为的自寻死路。尤其是习近平上位及修宪以后,社会舆论氛围进一步收紧。整个社会进入了一种“寂静的恐惧”,“红线”越来越多。政府只想让人民听到的他想让你听到的声音。舆论的缺失,不仅让普通人思想停滞,更是使当权者“居于庙堂之上”无法真正深入社会了解中国全貌。

不妙的是,我刚好是一个“怪癖”,从小到大我都觉得,人应该要勇敢地提问。但周围的人都说着一样的“话”,不敢让我多说几句,甚至指责我“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很小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中国大陆存在一道网络的墙,我学到了如何翻墙。今年我二十岁,但已经是我翻墙的第十二年。我在广阔的互联网上接受更多的知识,丰富自己的见闻,与来自各地的朋友交流。

世界,真的不是大是大非。

来到香港

在荧幕面前的所见只是扁平的资讯,不到现场来真的感受不到现实的震撼。

在做前往香港的决定之前,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甚至交付了我的个人资料到律师手中。没想到跨年夜刚走下巴士,我就遇到了第一个突发情况:我没意识到我走近了警方的防线。

“行下边啊!”几个速龙口气粗暴地叫我和其他市民走隧道过弥敦道。我心想:警察不会在隧道另一边伏击,“出师未捷身先死”吧?也许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所以很多人驻足在隧道口。突然,一位白发老伯伯走向前讲:“我行先,你地跟住我行。”语气平静,但力量万分。所幸无意外情况,安全通过。

住所离我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闻着空气中尚未消散的TG味,我向目的地走去。一路走着,突然发现我的周围,四面八方来了很多很多往我刚出发的方向走去的人。成群结队的手足们,手牵着手的情侣,念念有词的“增援”,蜂拥前行。我没有防护措施,是弥敦道上为数不多反方向走的路人。

我当时哭得好惨烈。

蒙奇于

2020年1月2日凌晨3时

进入无忧资讯《香港抗议事件》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