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归来 美国传染病专家不再相信北京当局

15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26日 09:38 来源:KZG

中国大陆“武汉肺炎”疫情严重,美国传染病专家费尔南多医生实地考察后不再相信北京当局。

中国大陆爆发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称:武汉肺炎)疫情之后,前“医生无国界”组织成员、美国传染病专家拉吉夫.费尔南多医生(Dr.Rajeev Fernado)专程前往武汉当地考察疫情状况和官方防疫措施。他对中国官方采取的防疫措施感到惊讶,并认为武汉封城有害无益。

美国之音1月26日报导,费尔南多医生是美国纽约州南安普敦市石溪大学传染病专家,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分享了自己1月17日、18日在“武汉肺炎”疫区所见所闻。在得知武汉爆发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后,非常热爱研究传染病的费尔南多医生立即决定动身前往当地,并自费买了最便宜的机票飞往中国武汉。他先从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先飞到奥地利维也纳,再转机飞到北京,最终从北京转机抵达武汉天河国际机场,单程旅途花费了31个小时。

费尔南多医生还说,在2014年伊波拉病毒(Ebolavirus)和2016年兹卡病毒(Zika virus)爆发时,他也是做出了同样的决定,亲自前往西非的伊波拉爆发地塞拉利昂首都自由城(Freetown,Sierra Leone),和兹卡病毒爆发地巴西东北部的勒西菲(Recife, Brazil)。由于类似这种旅程时间都很紧张,主要是到当地现场去感受疫情。

抵达武汉后,费尔南多医生乘坐出租车来到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当时武汉市民相信官方的说法:一切都可防可控。大约只有10%的人戴口罩,一切都很平静。“那个海鲜市场除了卖鱼之外,还贩卖野生动物,包括蝙蝠呀,蛇呀,鼠呀什么的。这次的病毒应该就是来源于蝙蝠,蛇也有可能。”因为感到自己外国人身份非常显眼,所以他没有选择拍照,“我愿意到武汉去,但是真没有勇气到处拍照。我非常害怕被逮捕。”

费尔南多医生说:“比方说,我下了出租车之后,要司机等我15分钟。这时,我朝旁边的建筑物看了几眼,一个警察马上就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走开。我紧张死了。在中国真的很恐怖,我真的怕被他们抓起来。我不说中文,他们又不说英文,我完全不会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无论如何,我是第一个到中国调查这个病毒的美国医生。”

在谈及北京当局及当地官方采取“武汉肺炎”防疫措施时,费尔南多医生感到十分不解。首先,北京当局及当地政府没有采取措施加强监管野生动物销售及规范化,有人喜欢吃野生动物可以理解,但应规定存放和接触野生动物的卫生标准,而不是混杂放在一起容易引发病毒传染事件。其次,当“武汉肺炎”疫情出现时,北京当局和当地官方不愿意发布真实信息,一切都不透明,甚至数日不更新信息。这表明至少当地政府没有及时阻止“武汉肺炎”疫情的传播。“对于我这个传染病医生而言,这绝对是敲响了警钟,是非常可疑的。”

“武汉肺炎”疫情目前发展到如此严重程度,最主要的原因是北京当局及地方政府没有公布正确真实信息。费尔南多医生说:“有人问我这次疫情跟SARS的对比,SARS的感染者死亡率是大约10%,但是,这只是根据中国政府给出的数据。如果政府的数据不真实,我们无法进行对比,也无法预测。”

当谈到北京当局采取“武汉封城”的措施时,费尔南多医生认为,这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做法,至少在现代国际社会中没有出现过这种防疫措施。封城是原始行为和思维方式。在传染病学领域将封城作为防疫措施,这是前所未闻的,因此现在据悉武汉当地人再也不相信政府了。

他说,对1000多万人口的特大城市采取大规模封城措施,这是让未患病的健康者被迫与“武汉肺炎”患者在一起,最终会导致更多的人感染这种可怕的疾病。北京当局采取这种举措引发了非常大的争议。

费尔南多医生坦承自己不相信北京当局。不是因为对北京当局有看法和偏见,而是北京当局所采取的一切措施,包括一直否认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的能力等,这都导致他和民众不再相信政府。“武汉肺炎”疫情正在朝SARS的方向发展。目前,武汉正在抢建类似北京小汤山那样有千张病床的医院,如果早公布真实疫情及采取正确的防疫措施,就不会有现在如此严重的后果。

他说,由于疫情非常严重,武汉当地医院的医生已经精疲力竭,无法救治那么多患者,医院病床数量不够,医疗资源枯竭。医护人员还面临着感染“武汉肺炎”的危险,中国这次疫情可能会非常糟糕。此外,找到“武汉肺炎”传染源和病源的时间越晚,这种病毒变异可能性就非常大。

进入无忧资讯《加拿大新冠肺炎疫情实况》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