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乘客见到防护服傻眼了 机组也留观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月26日 17: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我经历过2003年的SARS,这次经历对我读高中的儿子是第一次,真的是一生难忘的除夕。”这是杭州人戴元的心声。

1月25日下午,一则新加坡酷航携带116名武汉乘客航班降落杭州的消息引发关注。据杭州“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通报:24日22时许,TR188次航班从新加坡到达杭州,机上335名乘客中有武汉客人116名。由于事先掌握信息,多方联动进行了管控。飞机着陆后,2名发烧人员即送至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其余武汉乘客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219名其他乘客在市委党校集中医学观察。

26日,南都记者联系上该航班的杭州乘客戴元,他向记者回忆了乘机经过与目前隔离后的状态。

看到百人戴口罩,候机已感到诧异

事发于1月24日。当日下午,与家人在新加坡旅行多日的戴元,打算搭乘航班返回杭州,“当天是除夕,我们一家三口想赶在当天晚上回到家里。”事后戴元回忆,24日16时抵达新加坡樟宜机场航站楼等候乘机时,“进入机场还没看到有人戴口罩,但候机那几排座位近百人都带着口罩,我当时有点诧异。”

南都记者查询飞常准获悉,TR188航班于当天16时50分从新加坡樟宜机场起飞,21时45分落地杭州萧山机场。执飞机型为B787-8,机龄3.3年,机上服务显示无餐食。

“飞机提前16分钟到,但舱门迟迟不开,当时大家觉得很奇怪。过了半小时才开,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员上来首先给我们发口罩和入境健康登记表,然后杭州乘客被安排先下机,一下机看到地面有一堆穿着防护服人员和警察,大家都傻眼了。”戴元表示。

下机后,戴元等200余人经工作人员指引,被带到航站楼空出的隔离区。“我们23时到航站楼,乘客里因为有老人还有小孩,有个别乘客情绪比较激动,想赶快回家,现场一度产生过冲突”。

据杭州市“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1月25日发布的疫情通报:由于事先掌握信息,该市与机场联动进行了严格管控。飞机着陆后,2名发烧人员即送至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其余武汉乘客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219名其他乘客在市委党校集中医学观察。

等待一夜后,一家三口被分开隔离

机场等待一夜后,因为刚从新加坡回来随身未带厚衣服,戴元忍不住和工作人员反映。“我说已经过了年夜饭点,机上没餐食,大家一直没吃东西,杭州气温也比较低,能不能先解决大家温饱。后来过了半小时,工作人员送来了饼干、水,还有毯子。”

1月25日凌晨,在萧山机场等待的戴元等200多名杭州乘客获悉,另外116名武汉乘客中7人检测异常,正送医检查。25日8时,戴元在杭州家中的亲属从网上获悉TR188航班的杭州乘客将被送到市委党校隔离。“其实新闻发出时我们还在机场,12时30分,我们被大巴送到市委党校。据我所知,机组人员也被隔离了。”

按照隔离要求,戴元一家三口呆在不同的房间。“工作人员每天上午和下午会通知我们量体温,目前我们都正常。每日三餐也有专人送到门口。”此前,在获悉要隔离14天时,戴元担心未能及时返工,工作受影响。“好在跟公司报备后,公司表示理解。今天也委托家人把我的电脑,还有儿子的寒假作业带过来了。

戴元告诉南都记者,隔离期间,乘客们被告知扫码可加工作人员微信反映需求,“工作人员中有分管生活的和管医疗的。说句实话,政府各方面照顾很周到。我们也能理解,毕竟这是特殊时期,真要回家,我们也担心万一感染了传给其他人”。

不过,戴元也表示,接连的遭遇也令部分乘客情绪不稳定。目前,被隔离的杭州乘客们成立了微信群互相加油鼓。

“当时下机等了一晚后,我们乘客微信群里有个女孩是在杭州的外地人,跟大家说她撑不住了,说希望医生尽快去找她。声音都是颤抖的,大家也都在安慰她平复心情。”戴元说。

1月26日,进入隔离第二天,戴元表示,乘客们现在通过微信群沟通,总体情绪平稳。“大家现在就一个愿望,就想早点回家。”戴元告诉南都记者,“我经历过2003年的SARS,这次的经历对我读高中的儿子而言是第一次,真的是一生难忘的除夕夜。我告诉他,没有大家就没有小家,这种时候需要舍小家。”

酷航否认遣返说,风波仍引发担忧

随着TR188航班落地,航班上有杭州乘客对酷航未提前告知航班上有武汉乘客感到不满。戴元表示,“我们219名杭州乘客加上100多名武汉乘客,被隔离一天的工作、收入都受到影响,这个代价远远超过新加坡酷航一趟包机的价格吧?”

此外,该航班116名武汉乘客系被新加坡遣返的说法也传开来。

对此,1月25日12时,酷航发布声明称,由于湖北所有公共交通网络暂时停运,受此影响,酷航取消1月23日至2月3日(不含当日TR120航班)所有新加坡和武汉之间的航班。声明称,1月24日的TR188航班共搭载了314名乘客,其中110名为根据免费退改选项,选择返回酷航其他中国航点的乘客。所有1月24日TR188航班的乘客和机组人均接受了杭州的相关隔离措施。

1月26日,一名知情人士也向南都记者证实,涉事航班上的116名武汉乘客非遣返,“他们中有旅行团,也有散客和商人。武汉封城后选择改签到这个航班,多数也是想赶在除夕夜回到国内。”

酷航风波引发了其他回国航班乘客的担忧。1月26日,有网友在微博上留言,即将搭乘27日的航班从新加坡回国,“现在都怕了。”

航司有告知义务,乘客有权索赔吗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杨娟告诉南都记者,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的“消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本案中机票是酷航与乘客达成的航空运输合同,出票时合同即生效,航司有告知乘客其所提供的航空服务的真实情况的义务。

杨娟表示,也就是说,飞机上有110名飞往武汉的乘客改签,酷航有义务告知其他乘客,因为该110名乘客有可能绝大部分是来自武汉疫区,极大地提高了机上其他乘客被感染病毒的可能性。如果酷航如实告知,其余的乘客有可能会选择改签或退票,而不是像这样,导致到达杭州后全体被隔离观察。对于该航班乘客是否有权向酷航索赔,杨娟认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条第三款,“消费者在接受服务时,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服务者要求赔偿”之规定,其他乘客可以向酷航要求赔偿。

也有律师表示,从传染病防治法的角度,“每个公司和公民都有配合公共安全的义务,航司适当补偿是应该的,但不应该是索赔。”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诸未静

进入无忧资讯《加拿大新冠肺炎疫情实况》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