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百花齐放引蛇出洞 抗疫危机下的转机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3月1日 13:34 来源:联合新闻

林韦地

谈一下中国和国际局势。中共官方近日发布了习近平的谈话,基本上有两个重点,一是习近平一月七日就知道和掌握整个疫情的发展,二是关于传说中的生物安全法。

习近平的谈话内容基本上是明示他实质上对局势的掌握。这次疫情有那麽瞬间似乎稍稍地撼动了中共的统治,但中共很快就维稳成功,根本原因是病毒出了湖北,传染力和致死率都大减。

同样的病毒为什么在湖北之内和之外的表现差这么多,将成为一个超大谜团。

同样的病毒,在武汉的致死率是4.9%,湖北全境是3.1%,(被武汉拉高,其他湖北城巿远低于这个数字),湖北以外省份只有0.16%。4.9%和0.16%是非常大的差异,单纯用医疗体系崩溃解释非常牵强,而且传染力也有差,武汉刚开始时病毒很恐怖,至少一传十多二十,但出了湖北只有一传二或三人,当然这有可能是病毒经过传播之后威力减弱,(这现象在HIV也出现过,现在的HIV造成AIDS的能力低于二三十年前,但HIV花了很久时间才弱化),但是否有人为因素,这个人为因素是意外还是蓄意,都是有待厘清。

在正常的民主国家,这些一定都会被问责,但在中共治下,这将成为一个人类历史上的谜团,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中)。(新华社)

从防疫的角度来说,武汉封城绝对是错误的政策,因此封城绝对有政治和经济等其他因素考量。美国在意识到这个病毒杀伤不强之后,似乎也不再坚持派团队到武汉这个疫情的中心和起源调查,中共成功地透过交出病毒基因序列维稳了对美关系。

时人都说习近平风格像毛泽东,这次透过神稳七天之后再次出现,习近平也成功将这次的疫情(伪?)危机,化为一个引蛇出洞的百花齐放运动。

百花齐放运动是指在一九五十时代,老毛突然鼓励知识分子勇敢提出批评和建言,结果一堆中国知识分子天真以为极权专政的阶段性任务已经完成,要走向言论自由开放的时代,就听老毛的跑出来大呜大放。

结果老毛在“引蛇出洞”之后,在反右和文革狠狠地斗争和坑杀了这些人。

同理,透过这次的疫情和神隐一个星期,习近平成功地辩识了,到底谁是他党内的威胁,有哪些地方势力不听话有割据意识,和民间比较有反抗意识的人民是哪些,(如美国队长第二集里九头蛇的策略),只要认清了目标是谁,他和其领导的中共,随时可以出手整肃,让该消失的人消失。

透过防疫,习帝也可以有效处理中国的经济问题。

本来中国已经陷入经济成长停滞,贫富差距太大,阶级流动减少,民心怨声大起的危机。但透过这次疫情,中共可以让中国技术性的经济衰退,(就和人民说因为疫情所以经济不好),降低人民的经济期望,打击过于膨胀的资本巿场。防疫视同作战,更给了中共国家机器动得厉害的正当性,可以指挥民企,甚至充公民间资本,打击不识相的资产阶级,(识相的就借做善事之名赶快把钱捐出来给党国),这样就完成了资本重分配的工作,中下阶层有钱拿有被赈灾,就觉得中共好棒,更加维护党国体制。

同一时间将李文亮“忠烈祠化”捧为国家英雄,打击异议言论,改洗一波正能量维稳文宣扬国民团结的意识形态。

疫情前中共本来被迫和美国川帝签下丧权辱国条款,疫情一爆发焦点完全被转移没人检讨,美国也怕疫情对中国的经济伤害太大,如果中国崩了那超难收拾,所以减弱了对中国的打击力道。中共也透过对WHO的控制,逼出了美国川帝的单边主义本质,(美国完全不理会WHO,而且大幅削减了给WHO的拨款)。美中两大强权也借由这次的疫情,划出了两国的全球势力范围,最早对中国封关或停航的国家,就是自主权比较强或比较亲美的国家,包括台湾,澳纽,新加坡,菲律宾,印尼,越南,中东各国,南亚各国。

日韩因此离中国最近,所以情况比较特殊。

韩国的文在寅政府是左派,所以亲中并不意外,(朴槿惠虽然贪腐但是亲美右派,其执政时对台湾比较有利,韩国的左右意识形态斗争可见《历史课的攻防战》,台湾八旗出版)。日本的安倍则当然不是什么大爱左派,安倍是个不折不扣的日本国族主义者,一直志在推动日本国法和宪法的正常化,但这次没有对中国展示强硬态度,一方面是因为东京奥运,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家战略考量,在因为疫情美国离亚洲更远的当下,不好和中国太撕破脸。但日本民间有可能因为疫情扩散而出现仇中情绪,而这将和安倍等建制精英出现一些裂痕,日本政府如何因应有待观察。

(延伸阅读:《历史课的攻防战:成为全新历史公民的韩国经验》)

也有国家如柬埔寨完全反其道而行在此时大力拥抱中国,希望可以提升自己和中国的连结,增强自己的经济实力。

马来西亚始终没有完全对中国封关,可见中共对马来西亚的影响力并没有因为老马上台而减弱,反而可能加强。老马刚上台之初频访日本,希望和日本建立一南一北的同盟关系,以共同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日本明显兴趣缺缺,(马来西亚国力太弱),所以老马只好重回中国的怀抱。马来西亚在纳吉执政时曾经有一度和美国关系非常好,近乎建立如中东各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成为美国在伊斯兰世界的盟友,但最终因为华尔街日报和美国司法部对1MDB事件的介入而破局,而转而投向中国。

欧洲各国在处理美中关系上明显出现分歧,有些国家希望亲美,有些国家希望在美中之间保持一个等距。

俄罗斯这个共产主义老大哥则第一时间就关闭了对中国的边境,官方文件甚至发出消息说,这个病毒是人工合成。俄罗斯不可能成为美帝的小老弟,比较希望扮演上个世纪冷战时中国的角色,提供美国联俄制中的选项,并趁机扩大自己在东欧的地盘和影响力。

美中两帝应分别都对因病毒划分出来的全球边界满意,唯一有些不明朗的地方在菲律宾,狂人杜特帝第一时间对中国封关,但也片面终止了与美国的《访问部队协议》,(因为美国政府以侵犯人权为由拒绝了一位菲律宾国会议员的签证),这个动作动摇了美国的第一岛錬防线,如果菲律宾投向中国,那第一岛錬将出现重大缺口,台湾和新加坡(尤其后者)将被孤立,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将大增,因此美国航空母舰罗斯福号战斗群出现在巴士海峡,明示中共第一岛錬还是美国的势力范围,警告中共勿轻举妄动。

疫情过去之后,封关甚至断航的亚洲各国,势必都得面对和中国恢复交流的政治难题。面对美国亚洲政策的不确定性,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留了一手,表示新加坡和美国是“安全伙伴”不是“盟友”,对中国封关是配合中国自己限制自己人民出国的政策,而且新加坡是重要的国际转运站,有预防病毒经新加坡输送到全世界的责任。

习帝在这次疫情除了处理国内政治和经济,维稳和打压异议,同时也挽救了原本一败涂地的对港和对台工作。随着疫情爆发,国家的边界意识兴起,一个多前的港台共同体意识被切断,台湾和美国在香港民间社会的影响力被削弱,(因为无法提供什么实质上的帮助),国际间关于香港问题的关注被疫情转移,从去年时代革命到区议会选举大胜的动能消散,医护人员罢工行动一无所获,而且最后一天罢工人数减少,因为病毒的弱化而逐渐失去了正当性。

在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危机下,美国也不大可能改变香港关税地位以要求中共让步,这样会更进一步冲击世界的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经预言今年全球的GDP成长至少下修0.1到0.2%甚至更多,各国政府将为了各自国内的经济抒困焦头烂额,(如韩国已经宣布经济紧急状态),没有太多力气再去关注香港和新疆问题。

这使得香港在客观上被吸入大陆,更中国化而不是国际化,更一国而非两制。

台湾方面,蔡英文一个多月前大胜的气势和国际影响力已经消散,中华民国被地方化,台湾社会的内部矛盾扩大,中共也成功挑起了台商和大陆人民对台湾政府的不满,(反之,“脱华入台”也更成为台湾社会的意识形态主流),红统势力将强力反扑。同一时间,随着病毒而在世界各地兴起对华人/黄种人的歧视,将使世界华人更加“心向祖国”。

结论是,这场疫情暂时弱化了中国的整体实力,但更加稳固了中共在中国和华文世界的统治/地位。

除非出现什么惊天动地的巨变,(如习帝突然驾崩),不然基本上也确立了新冷战的格局,但这次的冷战将比上次将加复杂,因为上世纪冷战是意识形态之争,这次还有人种的问题。从美国强力打击华为的姿态来看,中国可能确实在部份科技上取得了暂时领先,有点类似上世纪时苏联首先将人送上太空而引起了美国内部的惊慌。美国预计将更少直接介入中国内部问题和地缘政治,会更将精力放在重新确保自己的科技领先地位。

三个星期前,我们以为这场疫情会让中国离自由民主更近,今日回望,只是让中国离自由民主更远。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