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与习近平的真实关系

1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8月23日 20:21 来源:议报

今天我们聊聊许章润与习近平的关系。许章润与习近平有什么关系呢?有朋友说,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一个是公共知识分子,另一个是中共的党魁;一个是不畏强权,为众人抱薪的义士,另一个是冷酷残暴,为了一党之私而不惜置万民于水火的独裁者。如果说许章润代表光明和正义,习近平则代表黑暗与邪恶。这话固然不错,但大千世界万物相联,我倒是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蛮深的。此话怎讲?各位且听我道来。

第一,师生关系

许章润教授在清华大学法学院任教20余年,曾被评为全国优秀青年法学家。习近平1975-1979年,作为工农兵学员进入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学习。当官后,社会刮起学位风,习近平又到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职学习,取得法学博士学位。有朋友说,许章润教授学富五车,学贯中西。习近平作为工农兵学员,虽然进入清华大学,但文革期间不可能学到什么东西。至于博士学位就更水了,他不仅没到学校上课,而且论文也网传是由其福建部下刘慧宁代笔。再说习近平的博士导师是刘美珣啊。话虽如此,但许教授事实上不仅将习当成自己的学生,而且对教育这个学生费尽了心血。何以见得?

许章润教授在《保卫改革开放》一文中劝告习近平不要走毛泽东的极权主义邪路,而要走宪政民主的大道。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指出中国人存在的八项恐惧:产权恐惧;再次凸显政治挂帅,抛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基本国策;又搞阶级斗争;再度关门锁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闹僵,却与朝鲜这类恶政打得火热;对外援助过量,导致国民勒紧裤腰带;知识分子政策左转与施行思想改造;陷入重度军备竞赛与爆发战争,包括新冷战;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还给习近平提出了八项建议:杜绝援外撒钱“大手笔”;杜绝主场外交中的铺张浪费;取消退休高干的权贵特权;取消特供制度;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个人崇拜”亟需赶紧刹车;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当习近平不理睬继续政治倒退时,许教授又发表了《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一文予以告诫,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但习近平一意孤行,许教授发表《世界文明大洋中的中国孤舟》一文予以怒斥和棒喝。多么好的先生,循循善诱、苦口婆心。但习近平蛮横无知,不仅不知感恩,相反对老师泼污水,甚至断绝老师的生计。可见,习近平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红卫兵和深度毛粉。

8月13日,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向许章润发出为期一年的合作研究员聘书。但当局对许教授宣布“四禁”,即禁止出境,禁止离开北京,禁止接受媒体访问,以及禁止接受任何资助。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跟哈佛大学的邀请函前后脚到达许教授手上的还有清华大学8月19号向他发出的“失业人员告知书”。许教授为此作了一首打油诗:“清华无耻下通知,吓得老夫撒尿迟,土匪如今在学府,无奈献上打油诗。”

综上可见,许教授是一个道德文章优秀,人品高尚的好老师,但习近平却是一个典型的不堪教化的顽石。

第二,镜子关系

许教授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习近平的龌龊和虚伪。去年3月22日,习近平同意大利众议长菲科举行会见。菲科对习近平拍了一个西式马屁。他问习近平:“您当选中国国家主席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习近平就等着这个问题,赶紧把王沪宁给他准备的锦囊打开,上写八个字:“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习真有“公仆情怀和赤子之心”吗?真是“忘我、无私”、“天下为公”了吗?当习近平将“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桂冠戴在自己头上时,他和夫人在意大利宾馆一天的房费就达1万欧元;他和随同他出访的400人团队,三日两夜花费就超过20万欧元,可谓极尽奢侈,挥金如土。但中国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却在冰天雪地里跋涉上学,学校连一扇玻璃窗户都没有。

“一切属于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一切归功于人民”是习近平的口头禅。但习近平做得又如何呢?据统计,近四年,中国合计对外援助达到60365亿元人民币,如果用于“三农”,可以一次性实现全部一亿农民的小康目标,平均每户6万元人民币。如果平均分配给每个中国人,每人4378.28元人民币。四年中,中国对俄罗斯援助款是4000亿美元,委内瑞拉650亿美元,印尼500亿美元,拉丁美洲1180亿美元,巴西100亿美元,厄瓜多尔120亿美元,非洲600亿美元,安哥拉74亿美元,中东国家550亿美元。中国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其中2.8亿人的月收入远远少于1000元,只有537元,折合美金为每天2.53美元。他们每天的生活消费支出应该低于2美元,以联合国确定的每天生活消费支出1.9美元的国际贫困线为基准,这2.8亿人实际是在国际贫困线上下。

有意思的是,常把人民挂在嘴边的习近平,一旦出现大的灾情,他就玩消失和隐身。在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候,习大人躲在中南海开出了四剂“皇家”处方,那就是“党的领导、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习的药方简直可以与太平天国洪秀全的药方比美。想当年,南京被曾国藩的军队围城后断粮,天王洪秀全竟要求南京饥民到户外张开嘴巴接露水“饮天露”充饥。一名已确诊感染病毒的武汉市民发帖说:“在这次危机过去以后,我可能已经离开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了,但还是希望你们能明白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是不是需要一个真正以保护每一个公民根本利益的政府!这个根本利益不止包括财产,更包括生命!假如我有幸能活下来,我不会再关注什么狗屁民族伟大复兴!我也不会再关注什么狗屁几带几路!我更不会关注什么国土大几寸小几寸的台湾独不独统不统!我只想在危机来临时能有饭吃,有衣穿,有人照顾和治疗我的家人!从今天开始那套宏大叙事的狗屁玩意都给我滚远点!我首先得是个人,活人!对不起,一个在危机时刻让我自生自灭的政府和国家,我爱不起!”

今年6月以来,中国汛情严重。两个多星期未公开露面的习近平,8月18日突然出现在今年洪灾肆虐的安徽,不过,安徽阜南县的洪水已经退去,农田露出水面。18日下午,习近平来到阜南县利民村,看望慰问受灾群众。说:“我一直牵挂灾区的群众,看到乡亲们生产生活都有着落、有希望,我的心就踏实。”不过,有网民发现习近平在利民村慰问一户农村家庭时,手抱女童的女子竟然是阜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队长闫静。你看,这个苯学生连演戏都演砸了。

文渊先生在《我将无我”和“定于一尊”》一文中写道:习近平嘴里念着“我将无我”的迷魂咒,行的却是 “定于一尊”唯我独尊的勾当,完全是一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专制帝王嘴脸。党国一体,党在国之上,一尊帝又在党之上,全国只容许他一个人的嘴巴讲话,只需要他一个人的脑袋思考。有敢不闭嘴者则以“妄议”问罪,有敢持异议者则有“寻衅滋事”、“颠覆国家”罪名伺候。许章润教授因敢于揭露当局近年来向“文革”倒退,倒行逆施,呼吁中国要警惕“极权回归”,并提出对“个人崇拜”的批评,要求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竟遭肃整、迫害。其实他的这番丑恶表演也并非原创,与历史上的那些独裁者们都是一个套路,当年的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金氏小朝廷的几代暴君们都如此。他们一边做着坑害、荼毒人民的罪恶勾当,一边又要把自己描画成光辉灿烂的“人民的大救星”,要人民歌功颂德、顶礼膜拜。他们本来就是封建法西斯独裁者,因而无论其如何涂炭生灵、兴妖作孽,也不会有人感到丝毫奇怪。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们竟然会同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心中无我,只有人民和人民利益”的圣人。

许章润教授相比于习近平无论学识和品格都可谓天壤之别。清华大学郭于华教授指出:许教授多年来念兹在兹,努力不辍;为国,为民,为社会,倡宪政,兴法治,争自由,批弊端;实可谓拳拳之心,赤子情怀,立于天地,日月可鉴。他对于宪政从理念到现实的论述事实清楚,道理明白,可谓掷地有声,功莫大焉。8月19日,许教授为感谢哈佛大学的诚挚邀请,发表了一封“致敬哈佛诸君”的回信,表达了他的心声:在下以法学为业,法学院起居四十载,自当奉守此训,不敢稍懈,而以追求真理、捍卫公义为职志。此为天下书生之共性,而为自由思想之本根。本来,同为精神王国的思想奴工,谊之于思,喻之在义,而勉之以道。如此,则黄泉道上,携手同行,心照神交,吾道不孤。更在于吾人坚信,正义踟蹰于途,但总会来到,踪便为此必须献上头颅。由此,至暗时刻挽臂前行,心火相映中烛照前路,神流气鬯中呼唤未来,而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痛何如哉,快何如哉!

现在,我们小结一下。许章润与习近平同在清华大学生活多年,许为先生,习为学生。许章润作为先生对习近平的政治倒行逆施进行了苦口婆心的规劝,已尽先生之责。但习近平不仅不知悔改,相反对先生恶语相向,拳脚相加。但世界文明潮流不可阻挡,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向许章润发出聘书,打开大门。而反观习近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纷纷对其政权关闭大门,将中共视为前苏联极权政权,将习视为斯大林的化身。失去了全球化的中国正在走向衰落。

最后,我们用千年前屈原《离骚》中词句来描述许章润与习近平的关系: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何方圆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也就是:雄鹰不与那些燕雀同群,原本自古以来就是这样。方与圆怎能够互相配合,志向不同何以彼此相安。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