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争逃 中国成烂尾大国

1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0月11日 20:40 来源:自由时报

中国掀芯片热 逾千案件未启动就停摆

美中贸易战开打,大量外资撤出中国,今年来美国陆续开铡华为、中芯,导致中国大力推行芯片自制,举国掀起一窝蜂"芯片热",但近来却陆续爆出,上千个芯片项目尚未启动就荒废。这种一时狂热的后遗症其实不断在中国发生,从盖高楼到豪华景观建筑等,企业、贫困的地方政府举债建设夸张的形象工程,等到资金断了链,一个个都成了"烂尾工程"。

由台积电老将蒋尚义带领的武汉弘芯日前爆出资金缺口,引发话题,弘芯甚至被说是中国半导体最大骗局。(截自武汉弘芯官网)

最近,中国官方大力支持、由台积电老将蒋尚义带领的武汉弘芯爆出资金缺口,引发话题。更有中媒报导,武汉弘芯旗下工厂鲜少施工迹象,工地成了烂尾楼杂草丛生,且传出中国唯一的7奈米光刻机也被拿去银行抵押,被讥为是中国半导体最大骗局。

中国网红"罗宾VLOG"近日实地走访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影片,武汉弘芯工地大门深锁、人烟罕至。(截自YouTube/罗宾VLOG)

弘芯成中国半导体最大骗局

中国政府为突破美方制裁,聚焦芯片等核心技术发展,使得中国各省企业一窝蜂投资半导体产业。但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魏少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指出,全民一窝蜂大搞芯片,光靠着激情发展产业,成功机率恐怕不会很大。

2020年8月左右,先前号称投资1280亿人民币的武汉弘芯爆出资金缺口,随后江苏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半导体也纷纷烂尾收场。根据中国自媒体"罗宾VLOG"近日实地走访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影片,武汉弘芯工地大门深锁、人烟罕至,但有员工出面表示"几天后"就会复工。

2013年中国远大集团原计划在长沙兴建的838公尺的天空城市,最后基地却沦为养鱼池塘。图为2013年开工典礼。(法新社)

中国多座摩天大楼资金断炼停摆

这种一窝蜂的投资现象还发生在摩天大楼。过去十几年来,中国地产开发商前仆后继抢盖中国第1高摩天大楼,却因中国经济放缓、银行业因政府去杠杆化紧缩信贷,或者未得到政府批准,以及其他施工问题等,导致许多摩天大楼断炊、工程停摆。

例如,2013年中国远大集团原计划在长沙兴建的838公尺的天空城市,2015年甚至有中媒报导,挖好的基地已沦为养鱼池塘;苏州中南中心原定兴建729公尺高,建成后将是全球第2高楼,也在2015年开工后不久一度陷入停滞。

2019年11月爆出,预定楼高475公尺的武汉绿地中心,因绿地集团未支付大笔工程款项,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公司(CCTEBC)宣布暂停兴建;还有成都原本要盖677公尺的摩天大楼,也在2019年开工后没多久停工。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计算,中国约有十几座300公尺以上高楼,工程进度延宕或大幅落后。直到中国2020年4月祭出新规,限制各地方盲目建设超高"摩天楼",明定一般不得新建"500公尺以上建筑",才正式结束这场抢盖世界高楼的战局,部份高楼也在修改高度、设计后重新动工。

贵州独山县的"山寨紫禁城"则是更具代表性的"烂尾楼"(截自西瓜视频/看度直播)

贵州独山县"山寨紫禁城" 成烂尾经典

另外更具代表性的"烂尾楼",则是贵州独山县的"山寨紫禁城"。独山县作为中国国家级贫困县,仅辖1个街道8个乡镇,年财政收入不到10亿人民币,却举债400亿人民币大建形象工程;其中毋敛古国核心区建设项目,包括3座大殿,以及数十栋仿古建筑,投资额高达22.27亿人民币,但多数都已停工,留下空荡无人的工地。

独山县还有外观特殊的"天下第一水司楼"造价2亿人民币,为1处400平方公里、投资70亿人民币的景区,以及其他夸张的建筑,如斥资1亿人民币的百井楼、10亿人民币的经开区大数据中心、56.5亿人民币的盘古庄、20亿人民币的独山大学城、120亿人民币的深河桥抗战遗址景区等。

独山县还有外观特殊的"天下第一水司楼"造价2亿人民币。(截自腾讯网)

独山大学也烂尾 基地建设已停工

但是,这些仿古建筑没有统一主题,未反映当地文化,难以发挥经济效益,且大学城、大数据中心等根本不符合当地社会经济现状;而独山大学城也因地处偏僻、不好招生,有的学校入驻后又离开,许多基地建设也已停工。

时任独山县委书记的潘志立被称为"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时任县长的梁嘉庚则曾升任三都县委书记。2019年2月,梁嘉庚因受贿罪判刑10年、罚款100万,12月潘志立也因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提起公诉。2020年7月独山县政府也在官网发文,强调将切实推进形象、政绩工程问题整改。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