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公公性侵儿媳案 护妻英雄成了家族罪人

3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0年11月13日 20:23 来源:李月亮

0 1

两个月前,有个很炸裂的新闻,很多人都看过了:9月6日,山东淄博,某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小杨控诉父亲性侵了他老婆,当着他一岁半女儿的面。他咽不下这口气,就拿着锣跑到父亲公司门口拉出条幅,敲锣嘶喊:丧尽天良!我没有爹了!我也没有家了!我爹是个畜生!

这件事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几乎“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转眼两个月过去,现在他怎么样了?前几天,《南方周末》发出一篇专访,讲述了小杨“敲锣骂父”之后的状况。

结局,和我们想象的很不一样。这个网络世界的“护妻英雄”,现在俨然已是家族罪人。

父亲和他形同仇人。

母亲跟父亲站在一起。

妻子求他不要继续,后悔当初“不如息事宁人”。

连岳母,都对他恨之入骨。

家里几乎所有人,都责怪他“把事闹这么大”……

没有人希望他用这么“丢人”的方式,为老婆鸣冤。

尽管他是在万般无奈后,才出此下策。

但显然,和以往的无数故事一样,当一个女人遭遇性侵犯,人们更在意的是全家人的脸面,而不是那个女人的委屈。包括那个女人自己。小杨欲哭无泪,只能长叹一声:这个社会,女人受到侵犯后维权太难了。

02

说回那件事。当事人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讲了当时的情况。

那天,小杨的妻子正一边陪孩子玩,一边跟公公聊天,不想,公公忽然站起来抱住她,让她和他好。儿媳推开公公,为了缓解尴尬,就去拖地了。可刚从水房出来,公公就走过来,抓住她的手腕往卧室拖。儿媳慌乱挣扎,拼命蹬他,才使公公放弃。据说这已经不是公公第一次对她图谋不轨了。儿媳跑回卧室,气愤地在闺蜜群吐槽,“我公公又来骚扰我”。

闺蜜们劝她赶快告诉老公。但她担心“那可能就出大事了,他可能会杀他爹”。她拜托闺蜜保密,“家丑不可外扬,大家拜托了。只是我真的需要宣泄,气到发抖”。她曾在十几岁时,经历过一次性骚扰。在火车上,有个男人在厕所门口对着她露出下体。她跑回来告诉妈妈,妈妈让她不要声张,离他远点就行。所以,再次面对这样的事,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忍下来,息事宁人”。

同时她也感觉十分羞耻,很难对老公开口,又担心说出来后,老公做出过激的行为。只是后来,她觉得公公处处针对她,才鼓起勇气把这件“丑事”告诉了老公。老公小杨也气疯了,想替老婆讨个公道。他找父亲质问。父亲说你老婆自愿的。找母亲,母亲也向着父亲说。找亲戚们,大家都劝他息事宁人,甚至匆忙解散了家族微信群。

他想寻找法律途径,但咨询了六个小时律师后,对方很同情他,“但法律上真的没有办法”。最后,他只好跑到父亲公司,拉起条幅,敲锣骂父。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惩罚父亲、给妻子一个交代的方式。

可是。各种压力随后扑面而来。妻子不但没有感受到所谓的公道,反而被身边世俗的眼光压得透不过气。网上说什么的都有。“肯定是条件没谈拢”、“女方也不干净吧”、“画面很香艳啊”、“一个巴掌拍不响”……

连小杨的岳母,都气恼不已,觉得“原本是一件小事”,却被小杨夫妻俩搞得这么沸沸扬扬。小杨妻子遭遇了更严重的二次伤害。她不得不请求媒体——“能不能帮我澄清,是强奸未遂?”这个虚弱的请求,是一个女人在遭遇欺辱,又被众人恶意揣测后,唯一能为自己挽回一点“脸面”的方式。

你可以感受到,这个被流言淹没的女人,是多么无力,怯懦,恐惧和疼痛。而另一边。“董事长公公”却开心地告诉记者,他正在吃火锅,庆祝自己洗脱罪名,因为儿媳“主动找了记者说是强奸未遂”。

03

这就是这个社会,女人在被侵犯后面临的处境。

不说,委屈。说出来,更委屈。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就在前几天,11月2日,福建某学院女生W也在互联网平台爆料,说自己被选修课男老师侵犯,导致重度抑郁。W在刚刚进入大学两个月后,就被选修课教师王某(副教授)诱骗到偏僻的地方,强行猥亵并试图性侵,她抵死未从,老师才没得逞。

W是个农村姑娘,又刚上大一,对老师本能的敬畏。她不敢声张,巴望着老师能够良心发现,停止伤害。然而噩梦并未结束。王某看出W的胆怯,开始通过各种途径骚扰她,见缝插针,肆无忌惮。微信上各种言语挑逗:“我抱着你写(作业)”“乖不?钻被窝里来。”“帮我按摩吗?”“梦见你尿床了。”……还给她发色情图片:

看这聊天记录,你很难想象,这位老师的儿子,已经和W年龄相仿了。W一直小心翼翼应付着,“痛苦和恐惧越来越深”。她想过报警,但“觉得很丢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诉了父母,可思想保守的父母也觉得闹大了不好,阻止了她报警。

直到今年3月,W终于不堪忍受,在朋友的鼓励下向校方举报了王某。随后,王某的说客开始粉墨登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服她,斥责她“让王教授失去了上升的前程”。说到最后,W反而心怀愧疚,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半年的骚扰,加上学校的轮番调查和谈话,令W不堪重负,之前活泼开朗的姑娘,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前几天,她鼓起全部勇气,选择在微博爆料。而她面临的依然是各种各样的评论:“明显看出女生蠢蠢欲动的心。”“没有守住一个学生的本分。”“选修课老师有这么大影响吗?如果真的不愿意,分分钟可以拒绝。”……

当一个女性说出她受到了侵犯,有太多人,会天然地站在受害女生的对面。他们不关心女生内心的伤害,不关心男方的嚣张,不关心有关部门的处理方式。他们只热衷于用自己狭隘的逻辑,“冷静客观”地揪住女生的过错,质疑她“说出来”的动机。

在他们的臆想里,女人应该毫无瑕疵,每一个举动都极其得体,每一个反应都非常到位。否则,但凡你穿一件短裙出去,那么被侵犯就全是你的错。“你穿短裙不就是为了诱惑男人吗?”“你朝男人笑了,他才扑过来的啊!”“如果你拼尽全力拒绝,他怎么会得逞?”很多女人,百口莫辩。只能彻底关上门,再也不把撕裂的伤口给人看。

04

这真是特别奇怪的一件事:常理来说,道德是保护弱者的。

无论何种罪恶的发生,人们本能的反应都是惩恶扬善。但性侵,却是例外。人们对被侵害的女人,常常有一种极不合理的高标准,要求她必须毫无过错——没有穿任何暴露的衣服,没有跟受害人说任何话,没有化妆,没有独自走夜路……更可怕的是,就算是女方真的是“完美受害者”——比如衣着保守地走在路上,就被陌生人强奸了。

那她也不能幸免于旁人异样的眼光和可怕的偏见:你没有做错什么,但你不干净了,你坏掉了。性,自古被视为女人天生自带的资源,甚至是至关重要的资源。如果你被侵犯了,你就不贞洁了,你的性资源就折损了大半。

所以,很多女人受了欺辱,第一反应,就是忍了。背后的心理,大概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性资源被损害了”。有些女人实在忍不下,说出来,往往也被家人劝着忍了:“别声张了,你是女的。说出去对你不好。”“别折腾了,还是息事宁人吧。”“别闹了,满城风雨的,你将来怎么做人?”

于是,一桩桩本该大白天下的恶行被藏了起来。女人打落牙齿和血吞,满腹委屈无处说,忍出抑郁症来。男人发现原来作恶并不会受罚,更加肆无忌惮。于是那种恶,就流传世间,繁盛不绝。这个奇葩状况,我们以前以为只存在于旧社会。但是,越来越多事实表明,时至今日,仍无太大改观。每个站出来指证的女人,背后都不知还有多少经历过同样屈辱的同类,在黑暗里默默忍受。

05

多数性侵案件中,最终“杀死”受害者的不一定是暴徒,而是那些怀着巨大偏见的旁观者和所谓的正义使者。是亲人捂住受害者的嘴,“丢人啊,别说出去”。是围观者窃窃私语,“她也不一定是好东西”或者“你看啊,她经历了那样的事,她脏了”。于是被侵犯的女人,只能痛苦地忍下一切,再也没有勇气为自己鸣冤。

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我们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劝说所有受到性侵犯的女性都站出来,指认罪恶。但我特别希望那些躲在角落里疗伤的女人,能够知道:罪恶有源,错不在你。更希望当她真的站出来,我们这些旁观者能给她最大声的支持和最温暖的拥抱,告诉她: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女人不再沉默的前提,是社会不再冷漠。只有得到真正的支持,受害者才能不再胆怯。

06

韩剧《有点敏感也没关系》里面有一个教授。他的上课日常,就是污蔑、取笑女生,讲有点污的笑话。在他看来,女生穿裙子就是为了让男人看,女生被侵犯都是她的错。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问题,还自以为很幽默,以此为乐

。直到有一次,他直接对女学生说:小姐,回去吧,我还没有选你的想法。女孩觉得受到了羞辱,哭了。教授一脸惊奇:哭了呀?哎呀,真是女人啊。然后,他用手扶着女生的腰,让她回座位。这本是他的日常,但这次,班里忽然有个女生拍了桌子,说:“教授,你这是性骚扰!”

教授不以为然,现场提问:“有谁看到了?” 学生们先是沉默,面面相觑,接着,一个,两个……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希望我们的社会,也像这个教室一样。有越来越多人,在看到女性受侵害时,能举起手来,给她支援。让那些性侵案中的女主角,再也不必咬牙隐忍,而是理直气壮地站起来指认:是他!这样,心怀恶念的男人才会有所忌惮,停止作恶。所有的女人,以及所有男人的女儿、母亲、爱人、姐妹,才能最大程度免遭侵犯。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