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人丽妆董事长妻子:离婚没想好,声讨属无奈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3月10日 10:01 来源:时代周报

“女神节概念股”丽人丽妆(605136.SH)陷入董事长黄韬的“家庭风波”。

“这几年联系一直很少,但我一直觉得他(黄韬)忙,选择相信他。”3月9日深夜,黄韬之妻翁淑华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丽人丽妆上市后,黄韬更加回避与她相见,“把我拒之门外”,“家里的开支跟他要,都很费劲”。

3月8日,帐号名为“丽人丽妆翁淑华”的微博用户发布长文,自称是黄韬妻子,曾是丽人丽妆销售行政总监。在接受黄韬劝说后,她回归家庭,成为一名全职太太。翁淑华在微博“声讨”黄韬未曾尽到相应责任,不顾家庭和妻儿,甚至“连人影都见不到”。

为引发更多关注,翁淑华在微博中还艾特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罗振宇、papi酱等人。

妻子口中联系不到的黄韬,2020年却时常出现在各种公开场合。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丽人丽妆官方网站及相关媒体报道,黄韬公开参加的活动超过10次,其中包括2020年9月29日,出席丽人丽妆的上市敲钟仪式。

左二为黄韬

黄韬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2021年1月18日。当天,他受邀出席2021天猫商家新年团聚会,代表丽人丽妆领取优秀合作伙伴奖。

3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丽人丽妆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资本市场对此反应迅速。3月9日,丽人丽妆跌停,报30.06元/股,市值为120.24亿元。

微博“寻夫”是否会影响到丽人丽妆的发展前景,翁淑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家公司也是我一手带大的,我也十分无奈。”

“发微博后,他还没联系我。”翁淑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是否会与黄韬离婚等后续计划,她回应称,“还没想好”。

妻子自称001号员工

丽人丽妆成立于2010年5月,总部位于上海,是一家线上化妆品营销零售服务商。该公司主要业务围绕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商平台进行电商代运营,目前已获包括芙丽芳丝、雪花秀、雅漾、施华蔻等在内的60多个全球品牌在中国的正品授权服务。

目前,黄韬持股丽人丽妆33.49%,是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59%。

据招股书,翁淑华并不拥有丽人丽妆的股份。对此,翁淑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丽人丽妆是她和黄韬二人共同白手起家做起来的公司,因非常信任丈夫,多年都没有过问太多公司业务。她在2018年左右脱离公司业务,成为全职主妇。

据相关媒体报道,黄韬于199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2000年前后,黄韬还担任过多家外企高管;2003年曾创立飞拓无限,该公司曾是中国移动互动营销指定合作伙伴;2007年,黄韬创立丽人丽妆,并担任丽人丽妆董事长、总经理至今。

外界传闻,丽人丽妆的前身为翁淑华的童装店,在黄韬经手下转型成化妆品店,随后逐渐成为化妆品代运营商。翁淑华在微博回忆了夫妻两人的创业经历,并表示公司是二人共同努力的成果,还自称是丽人丽妆001号员工。

翁淑华甚至指责黄韬推脱家庭生活开销,逢年过节也未与妻儿团聚。“小的孩子还不懂,大孩子经常会念叨爸爸。”翁淑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说。

业绩增速放缓

2016年,丽人丽妆以2200万元高价拍下papi酱的视频广告,并通过一系列网红营销打法迅速提高知名度。

丽人丽妆于2020年9月顺利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2.23元,募集资金总额4.89亿元。

丽人丽妆一直被外界诟病业务高度依赖阿里单一平台。据招股书,丽人丽妆主营电商零售、品牌营销两大业务。其中,电商零售业务是其核心,并主要通过天猫开展电商业务。2017—2019年,该公司电商零售业务通过天猫实现的营收分别为31.5亿、33.4亿和36.9亿元,占当年电商零售业务收入的比例均过99%。

2018年,丽人丽妆首次冲击IPO,就曾因过度依赖单一平台及向品牌方返利的会计准则问题而被否。

2016—2019年,丽人丽妆的营收分别为20.16亿、34.20亿、36.15亿和38.7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是8110.04万、2.27亿、2.52亿和2.86亿元。

近年,该公司业绩增速下降明显。2017—2019年,它的营收增长率分别为69.67%、5.69%、7.18%,归母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80.17%、11.04%、13.36%。

2020年前三季度,丽人丽妆实现营收24.64亿元,同比增长9.72%;归母净利润1.92亿元,同比下降1.90%;扣非归母净利润1.63亿元,同比增长24.14%。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