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大批银行卡遭冻结 "涉案"2000块 冻结40万

2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18日 10:18 来源:澎湃新闻

许多义乌商户频繁遭遇的银行卡被冻结,与其第三方打款的支付方式有关,这种支付方式在公安“断卡行动”下容易受到波及。

导读

壹 不仅是义乌的商户,不少外贸公司的账户也被冻结。

贰 从去年开始,不少义乌商户通过各种途径希望解决银行卡被冻结问题,他们在义乌本地论坛发帖、或者通过电话/邮件/留言的形式联系省长和媒体,反映自己的困境。

叁 许多义乌商户频繁遭遇的银行卡被冻结,与其第三方打款的支付方式有关,这种支付方式在公安“断卡行动”下容易受到波及。

肆 大量诈骗赃款和生意货款混流,进入同一平台,给警方侦办案件增加了难度。

“对方不打款担心,对方要打款担心,对方打了款也担心,现在就是这种心情。”杨丽珍说到这里,很无奈地笑了笑。

四十来岁,留着短发,看上去精明干练的杨丽珍,是浙江义乌国际商贸城里一家小家电商铺的老板。她的店铺门口挂着几幅小小的证书牌匾,显示是商务部“义乌指数”采集商位、义乌购重点推荐商铺。

她在义乌做了20多年外贸生意,虽然只是一个几平米大的商铺,每年仍有几千万的营业额。去年以来,外贸订单红火,杨丽珍却高兴不起来。

烦恼源自去年七八月份,她突然发现自己的银行卡陆续都被冻结。也就是那时候,她开始第一次踏上“解冻”之路。

与杨丽珍有着同样遭遇的义乌商户,不在少数。记者在义乌商贸城走访时,有商户说,在这个商贸城有被冻结经历的“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被冻结的原因是收到疑似地下钱庄支付的货款。他们曾一度涌向义乌市政府牵头成立的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下称“援助中心”),有的在援助中心的帮助下被解冻,有的依然奔波在寻求解冻的路上。

一家义乌外贸公司负责人赵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去年12月写了《致全国冻友的一封信》,在某平台获得大量有类似经历的网友的阅读,大家组建了微信群,很快微信群从1群拓展到4群,将近2000人。

4月11日,一张落款为义乌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的《致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一封信》引发热议,“义乌大批外贸商户银行卡被冻结”等话题也登上热搜。热搜过去几天,来援助中心登记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面对记者采访银行卡冻结的经历时,义乌商户往往第一句就问,“你报道了,可以帮我‘解冻’么?”

被冻结了银行卡的商户“密密麻麻”

“生意不好的,可能被冻结的只有几千、一万,很多生意好的,几十万、几百万。身边有个朋友,在银行贷款,500万贷款银行打进去,连贷款都被冻结了。”有一位做剃须刀业务的义乌商户老板告诉记者,有的街区,老板生意都好,那边被冻结了银行卡的商户“密密麻麻,多得很。”

在这位老板的介绍下,记者走到“生意好”的街区,见到了杨丽珍,她正忙着跟手机另一边的客户沟通生意。

杨丽珍做外贸小家电生意有十五六年了,这十几年间,一直都是同样的收款方式,店铺每年的流水几千万。但到了2020年七八月份,杨丽珍给工厂转账时,发现银行卡的资金被冻结,可用金额是0。其中:农行被冻结了170万、建行48万、中行80多万。杨丽珍女儿的招商银行和农行卡有近30万,也被冻结。

此后,她到银行卡网点询问,银行把查询到的冻结的文书号、冻结执行单位公安局和冻结事件等信息反馈给她。

为了“解冻”,杨丽珍去年跑了三个地方的公安局。第一站去了江苏宿迁,当地公安局人员说,涉案金额是2万。“我这一笔生意才赚4000块钱,来回宿迁,这笔钱就花差不多了。把营业执照、货单、跟客人聊天记录,全部给对方公安局,好在后来交了证明资料,录好笔录之后,这笔钱帮忙解冻了。”

第二站,她去了无锡,当地公安局一查,涉案金额只有几百块钱。“我就把涉案现金给对方公安局,半个月后(银行卡)给解冻了。”杨丽珍说。

第三站去了桐庐,她查询到涉嫌钱款约2000块钱,但冻结的银行卡资金有四十多万。临近过年时,杨丽珍又去了一趟,从早上9点等到下午2点多,最后交了银行卡涉嫌金额,才得以解冻。

和杨丽珍做同类小家电生意的另一家店铺老板陈女士,则有6张卡被冻结,金额1000多万。其中农行两张卡被冻结了300多万,分别被四川阿坝州和浙江杭州当地警方冻结;工行两张卡也被冻结了300多万,分别被新疆和湖南郴州当地警方冻结;中行一张卡被河南郑州公安局的分局冻结100多万;建行300多万被广州茂名警方冻结。

陈女士去过上述很多地方的公安局,也提交了资料,对方回复“在侦办过程中”。有的卡到了6个月冻结时间,又“续冻”了。

不仅是义乌的商户,不少外贸公司的账户也被冻结。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赵先生的两张农行卡,在2020年10月30号被台州警方冻结。2020年11月19日,赵先生的中行卡收到了老外安排打来的人民币货款,当天晚上他把钱转入稠州银行,导致两张卡都被山东寿光警方冻结。

2020年12月6日,赵先生写了《致全国冻友的一封信》,在某平台获得大量有类似经历的网友阅读,大家组建了微信群,目前已经有4个群,将近2000人。

赵先生分析,义乌国际商贸城大概有九成左右商户可能有银行卡被冻结的经历,考虑整个商城五六万商户,可能人数得有几万。

记者了解到,后来不少外地的商户也加入到群聊中,来自广州、佛山等外贸企业的商户,也遇到了和义乌商户同样的问题。

2021年4月15日,在佛山市南海区经营不锈钢外贸的企业负责人罗先生告诉记者,2020年1月2日,他收到了斯里兰卡客户的货款112025元,之后客户自行安排了货运,将钢材运输出口。一个月后,2月12日,他发现名下农行卡资金被南京市六合公安局刑侦大队冻结了,与他有业务关联的佛山三个工厂供应商的300多万资金,也被关联冻结。

罗先生在和南京公安沟通时获得的反馈是,南京有一位受害人,被诈骗了100多万,其中有约11万分流到了罗先生的卡里,在罗先生自愿的情况下,把这笔钱退还给受害人,可以解冻。如果最后证明商户确实和案件无关,罗先生属于善意第三人,主观上无过错,若警察抓到给罗先生前一级(打钱的人),再要求嫌疑人把钱退还罗先生。

援助中心与两封信

位于义乌国际贸易服务中心二楼的援助中心,与义乌国际商贸城一路之隔。4月14日早上8点半之后,陆续有人来援助中心登记银行卡冻结的案子。

上述网传的义乌公安致信中提及,义乌市政府针对银行卡被冻结一事,抽调义乌商务局、义乌检察院、义乌市公安局、义乌市司法局、中国小商品集团等部门人员,专门成立了援助中心,帮助经营户处置银行卡被冻结事宜。

援助中心成立于2020年11月10日,刚成立时,大量商户涌向援助中心;现在大厅人已经少了很多,但依然络绎不绝。

4月14日上午,不断有商户前来咨询,既有迟迟未解冻的商户前来需求援助,也有不久前刚被冻结的商户赶来。大家的问题大多围绕如何解冻银行卡、联系冻结银行卡的公安局、何时才能解冻等。

对于前来寻求援助的商户,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先递来一张表格,引导商户在上面登记,了解大致情况后,再建议商户在义乌“小商品城APP”登记,注册账户、然后在“义乌银行冻结案例登记”的页面进行资料登记。该页面包括个人信息、个人银行卡信息、被冻结原因、涉案金额用途、采购商信息等。

工作人员告诉前来咨询的商户,“填报之后,我们这边会以书面的方式(给对方公安局)寄函过去。”

银行卡被哪里冻结?商户回复:河南新乡。“赶紧跟他们取得联系,我们工作组已经去过了!前面很大一批已经解出来了。你赶紧跟对方联系,不要等着,等着想解冻是不太可能的。就算我们去过,解决这个层面还是要你们自己去做!明白没有?”该工作人员再三叮嘱。

援助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办案民警差异很大,包括地区之间差异也很大。“我们工作组去也是一样,有的地方好说话,把名单给我们,让我们同事挨个联系;但是有的地方,我们去了,直接把我们人推出来也是有的。”

当谈及网上热议的义乌公安局致信,上述工作人员表示,“那份东西不是给你们(商户)用的,这是我们内部去对接用的。这是我们内部的文件。”

从去年开始,不少义乌商户通过各种途径希望解决银行卡被冻结问题,他们在义乌本地论坛发帖、或者通过电话/邮件/留言的形式联系省长和媒体,反映自己的困境。

2020年11月25日,有义乌商户在浙江省网站平台提交一份《求省长解救义乌千万商家性命》。信中说,“去年开始,义乌很多商家陆续被各个省市的公安部门冻结银行卡资金……这些钱在海外顾客或者是外贸公司打进银行卡里之后……每天面临着供应商的催债、员工工资的拖欠等等,压力特别大……”

这封信在2020年12月3日由义乌市公安局答复:您反映资金被冻结的诉求已收悉,具体答复如下:经核实,资金冻结非义乌公安机关冻结,我局无权进行管辖。建议您向冻结地的警方反映。

记者在援助中心提出采访请求,工作人员表示,不接受媒体采访,若想采访,需要联系义乌市宣传部门。

据义乌市商务局2月4日发布的消息,义乌市银行账户冻结援助中心自2020年11月10日运营以来,相继派出由商务局、公安局、商城集团等部门组成的工作组16个,走访对接近40个地级市、100多个县级市公安局;同时向全国近1000个县市区公安局发送了对接函和冻结名单,邀请异地公安到义乌办案调查。经过多方努力,解冻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越来越多的账号得到了解冻,异地公安到义乌市办案也日益增多。

为何冻结银行卡

“老外天天要求goodbank。他们一开始打钱,我就开始慌了。或许,在部分外国商户看来,打完钱账户就被冻结,是因为‘银行不够good’。”

“有时候老外钱一打进来,我饭吃到一半就去取现金,取完再回来吃饭。”在援助中心,有不少商户对记者讲述了银行卡频遭冻结情况下的心境和经历,说到激动处,声音有点大,引来更多的商户过来围观。

与杨丽珍一样,许多义乌商户频繁遭遇的银行卡被冻结,与其第三方打款的支付方式有关,这种支付方式在公安“断卡行动”下容易受到波及。

发货与收款,靠的是杨丽珍与固有客户之间的信任。杨丽珍的客户有来自埃及、印尼、突尼斯、摩洛哥等国家,都是多年老客户,疫情之后,也没有机会再开发新客户。

一般是先给货,对方再付钱,只有订做的商品要交定金,普通的商品也不需要交定金。这里很多商户都是这种方式。

一般流程是:国外的客户下单——通过微信、QQ等方式联系订货,约好送货地点、日期;因为对客人比较信任,下完单后,杨丽珍送到对方指定的交货点交货,约定对方一个月、半个月或两个月再付款。

等约定的付款时间到了,杨丽珍就问客户要回款,“对方钱打到我们账上,我们这单就清掉了,我们控制不了对方是用什么渠道打给我。”在被冻卡之前,杨丽珍不知道打款账户是谁,一般是外国客户在微信上跟她说一声,货款打到了,她一看收到的金额和货款对的上,这笔交易就算完成了。

杨丽珍把一个文件袋里厚厚一沓纸质票据展示给记者:“我们一直以来都是这种(发货和收款)模式,账单都是这种账单。”

义乌很多商户习惯了这种简单直接的交易方式。记者拿到的几张名片中,除了印有普通名片常见的公司、地址、联系人电话等信息,不少商户在名片中印上工农中建等数家银行账号、账户名和支付宝账号。

在杨丽珍看来,义乌国际小商品这么做起来,也是靠大家互认的关系,我支持你做生意、然后你支持其他客人做生意,这样才能把生意做起来。同时,也要考虑到外国客人的特点。杨丽珍自己有对公账户,但她说,国外客户不一定都是大客户,有些国外客人,就像我们以前的小卖部一样,在这里进一点货,再到外面卖,他们没有公账,只能经过私账打款给义乌商家。

而且,义乌市场的很多商户也乐于人民币结算,“今天货给你,约定价格20万,你就打我20万。美金的话,我们还要算多少汇率,浮动也很厉害,可能我卖给你的时候可能是赚的,等钱到账,可能我就亏了。”杨丽珍说。

(记者根据采访内容分析整理的“冻卡”资金流程)

这种义乌特色的第三方打款方式,也非常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赵先生给记者分析,地下钱庄为了尽快出手大量廉价赃款,会以极低的价格将赃款兑换给外商客户用于付款,导致赃款流入中国外贸商人的账户,而犯罪分子则在境外成功套现美元——出口了商品,商户账户被冻结,外汇却流入诈骗集团和黄牛的手里。

义乌公安局致信中也提到,“断卡行动”及打击深入,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团伙与地下钱庄勾结更趋紧密,将诈骗赃款直接变现成货款转给经营户进行洗白,造成义乌经营户银行账户被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冻结情况频发。

2020年10月10日,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全国“断卡”行动部署会在北京召开,公安部要求,要打击整治惩戒多管齐下,坚决打赢“断卡”行动攻坚战。

在这之前的2020年9月1日,公安部新修改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正式施行,其中第十七条对管辖范围规定:针对或者主要利用计算机网络实施的犯罪,用于实施犯罪行为的网络服务使用的服务器所在地,网络服务提供者所在地,被侵害的网络信息系统及其管理者所在地,以及犯罪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被害人使用的网络信息系统所在地,被害人被侵害时所在地和被害人财产遭受损失地,公安机关可以管辖。

各地公安的冻结程序是按国家规定的法律程序,“私人来说,我可能知道你是无辜的,但对法律来说,是按照事实根据,被害人的这笔钱确实是打到了你的卡里。公安局冻结卡的时候,并不知道你是经营商户,你只是怀疑对象,因为受害人的钱的确打到了你的卡里。”援助中心工作人员对前来咨询的商户表示。

大量诈骗赃款和生意货款混流,进入同一平台,给警方侦办案件增加了难度。

也有不少商户对记者表示,他们都认为“断卡”行动出发点是好的,希望公安部门能够只冻结所谓“涉案资金”,不要将银行卡资金全部冻结。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电视剧)肖飒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查明与刑事案件无关之前,公安机关对银行卡全部资金进行冻结,并不违反现行法律规定。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在刑事立案后,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查询、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等财产,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解除冻结,予以退还。但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公安机关涉案财物管理若干规定》第六条及《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管理规定》第四条均明确要求,不得查封、扣押、冻结与案件无关的财物,应当及时审查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

货款告别第三方支付?

虽然银行卡被冻结了,但可能涉案金额并不多,“自愿交钱”是很多商户希望事件快速解决、银行卡快速解冻的方式。但很多商户并不认同杨丽珍这种“自愿交钱”的方式——自己并未参与到诈骗过程,交钱是否相当于变相承认了自己的资金并不“干净”?

上述外贸公司负责人赵先生在向警方提交完自证资料后,等待警方将银行卡解冻。赵先生认为,并不能保证被冻结的所有的账户都是有真实交易背景的外贸商户,如果是真的诈骗分子,混在其中,也利用自愿交钱解决的方式,岂不是让他们趁机洗白。

上述义乌公安局致信中也提出建议:“有证据证明涉案款项为贸易货款的,适用认定合法经营户善意取得货款情形,不建议采用强制要求经营户退钱,或者以采取强制措施施压方式进行扣押钱款;不建议针对经营户采用‘退钱或者采取强制措施’类似的选择性执法活动。”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晓英建议,如果解冻时发现警方本该解封而不愿意解封的,可以向该公安机关进行申诉,如果公安机关处理不及时或者对处理不服的,也可以向同级人民检察院申诉。

银行卡被冻结后,银行也没有通知。杨丽珍打开手机银行,显示几张卡的余额都是零,“卡状态异常”。

部分商户也表示,为何银行卡被冻结,连通知短信都没有。银行是否有义务告知客户银行卡被冻结?对此,张晓英告诉记者,“一般不会告知,银行是按司法机关的执行要求冻结。”

有人建议,商户和律师一起去申请解冻。杨丽珍说,跑那么远,要考虑差旅费,如果加上律师的费用,成本太高了。

之前被涉及的账号,可能是老外客户自己找第三方付款,现在陈女士尽量要求老外找正规的外贸公司,让对方通过正规账号付款。“跟外贸公司说好,必须是你给我付款,不然这个单子我不接。”她说,只能这样尽量规避风险。

杨丽珍也说,现在很多生意直接不做了,或者先问对方,是不是你的卡打过来的,确认之后才敢做。

在援助中心,有《银行账户冻结宣传材料》《账户冻结风险警示教育》等不同宣传材料提醒全体市场商户、外贸公司、货代企业和外商,要自觉规范贸易收付款行为。

赵先生也一直在群里呼吁,不要再收来路不明的人民币货款。他建议,严格按照“1039市场采购模式”正规操作,出多少货就收等值的美金外汇,而且外汇必须是在银行正规结汇的。

“1039市场采购模式”也即海关总署发布的“1039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即从银行收到国际客户打入的美元,去银行正规结汇兑换成人民币后,可用作货款和市场经营户结算,在这个过程中“免征不退”(供应商既不需要开票也不需要退税)。

杨丽珍也考虑过美金收款,但又担心汇率波动。要求外商打美金,考虑到实际操作层面,可能也有难度。“很多国家确实打不了美金过来;很多国家的客户即使打了美金过来,成本也很高,客户那边就没有了竞争力;即使美金到账了,我们去银行结汇了,打款人和提单等资料未必配套,也可能导致不能正常结汇;或者,即使美金到账了,可能没有外汇额度去结汇。”赵先生表示。

在援助中心,记者交流的部分商户也有这样的疑惑。“我们在考虑这个(美金结算),提倡我们开美金,通过货代给我们单号,再去银行换汇。首先,货款的金额比较分散,一万两万的也有,几千块的也有。交易方式上,个人走美金有限额,走公司路径则需要报关单。”

赵先生提到,银行结汇时存在打款人和提单等资料未必配套的问题。也有商户对记者表示过担忧,由于义乌外贸的赊账交易方式,货物发出去,国外客户两三个月之后再付钱,到时候再找这个柜单号,柜(集装箱)里的货物已经换过了,没有单号,这样也无法换汇。

杨丽珍准备4月底再次踏上“解冻”之路。这次她的目的地包括四川、新疆、贵州遵义和福建漳州。她准备将自己和外商的沟通记录、工商资料、订单记录等提交给当地公安局,希望能将300多万货款“解冻”。

这些地方她之前没有去过,对即将面临的未知情况,充满担忧。

(应采访对象要求,杨丽珍为化名)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