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纠纷中 那个14岁结婚17岁自杀的女孩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25日 00:12 来源:澎湃新闻

在夫家和娘家商量退婚后退还彩礼和赔偿之事当天,四川雅安市荥经县新添镇庙岗村17岁女孩小泽(化名)喝下农药,第二天,“公公”拿着娘家退还的6.34万离开,剩余15万,娘家答应10个月内付清。

2004年5月,小泽在荥经县出生,她的祖籍在凉山州美姑县。2018年12月,14周岁的她按老家传统婚俗“结婚”了,嫁回到凉山州甘洛县。

女方娘家雅安市荥经县新添镇庙岗村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摄

有媒体报道称,去年12月,小泽回娘家,表示不愿在夫家过了,坚持要退婚回娘家,但退婚也意味着小泽娘家要退还婆家的彩礼,并承担赔偿。

小泽的“丈夫”阿牧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小泽生前曾将他的微信拉黑,后失去联系,他觉得莫名其妙,婚后的几年里,妻子并没有和他说过“过得不开心,不想过了”或者有其他的事。只是在去年,妻子给自己发信息说过“怎么还不给剩余的彩礼钱”。

澎湃新闻了解到,小泽服药当天,两个家庭正在协商退还彩礼及相关赔偿事宜,最终约定小泽娘家除退还婆家的15万元彩礼,还需赔偿6.34万元。

网上此前传闻,小泽被“被母亲卖两次”,逃回家后遭殴打,随后服毒身亡。当地官方回应称,经调查“不存在被买卖两次、逼婚、殴打”等情况,而彩礼纠纷确实存在。

凉山州当地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虽然早婚现象在凉山州已经很少,但彩礼有越来越高的迹象。

参与双方调解的小泽同族邻居认为,小泽可能从小在外面长大,因为甘洛县各方面条件都不能和外面比,她恐怕难以承受。想“离婚”,却又让家人背上沉重的彩礼负担,因此面临巨大压力。截至目前,当地官方尚未公布小泽自杀的调查结果。

14岁女孩“结婚”

四川雅安荥经县庙岗村,一大片居民房建在小河边的一处平坝上,周围山清水秀,且交通便利,距离县城只有几公里。小泽娘家就在这里。

4月22日,小泽安葬之后,家里仍然有许多宾客,女人在厨房里收拾,男人在沙发、椅子上歇息。堂屋里,毕摩(祭师)在继续为小泽超度。小泽的哥哥对来人非常警惕,他说,在此之前,已经赶走了几个自称媒体记者的造访者,甚至报了警。

他希望澎湃新闻帮他呼吁,让外面的人别再打搅他们了,他们一家人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现在父母的精神状态非常差,拒绝接受采访。

澎湃新闻了解到,小泽一家的祖籍其实在四川凉山州美姑县。据庙岗村村民介绍,小泽一家应该是2000年左右从美姑县迁到荥经县的,父亲一直在煤场上班,母亲在家种一点土地,2004年小泽在荥经县出生。小泽一家搬到现在这个地方居住,是在小泽2018年12月结婚后,“买的当地村民的房子”。过去的20多年,小泽一家人在附近租房住。

对于小泽不到15岁就结婚一事,她同族邻居讲,按照他们的传统观念,女孩13岁左右就开始定亲,一般17岁前就会嫁出去,“17岁就不算娘家人了”。

现在这一传统已经改变了很多。《民法典》关于结婚年龄规定: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当地村民说,20岁或者更小年龄娶妻、嫁人的现象尽管在当地还存在,但已经越来越不是主流了。

庙岗村村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说,据他们了解,小泽和她的“老公”是她在凉山的姨妈介绍下认识,男方是凉山州甘洛县尼尔觉乡牛吾村人,最初两人通过视频见面,因“看对眼”了,双方都同意在一起,第二天男方就上门提亲。

当时小泽的母亲觉得嫁回凉山州太远了,希望她“慎重考虑”。而小泽“老公”所在村里的村民也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听说女孩的母亲嫌他们那里“在山里,山太大了”。她父母以前就是从附近的乡镇出去的,应该不太愿意女儿再嫁回去。

不过,从小泽和男方在视频里见面,到按照当地风俗举行婚礼,只隔了一周。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当时两家人商量的彩礼是21万,但到结婚的时候,男方只支付了15万,尚欠6万。剩下的约定一年内付清,不然小泽就回娘家,之前支付的彩礼也不退还。

2020年5月,小泽生下了一名女婴。但男方欠下的6万彩礼一直没有支付。小泽家邻居称,据说小泽对此一直很介意,她母亲说“没有算了,好好过日子就行”。

不过,小泽的“老公”阿牧(化名)对澎湃新闻称,他父亲曾多次接到亲家来电要剩余彩礼的电话。

2020年12月,小泽带着孩子回娘家呆了40多天,回到男方家一天又离开了。她一个人到浙江打工,没告诉双方家人。男方找到小泽娘家表示,如果小泽不回去,就要退还彩礼。

小泽的哥哥说,妹妹没有被买卖,没被逼婚,也没被母亲殴打。当地村民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了小泽哥哥这一说法,“她虽然结婚较早,但的确只结了一次婚。”

庙岗村村委会办公室墙上,有一张小泽穿着民族服装参加村里活动的照片,瘦高的个子,在人群中比较显眼。

协商退还彩礼时喝下农药

上述庙岗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说,在外务工的小泽4月5日给母亲打电话,表示想回娘家,不愿再回男方家里。4月7日,小泽回到娘家。

红星新闻报道称,小泽回家后,家里人问过,是不是被男方打骂了,小泽均否认。只是说在那边过得不开心,不想过了。家人劝她考虑清楚她也不听,甚至又一次要离家出走,态度坚决。

4月8日,小泽家人邀请男方到家商量退婚事宜。按照凉山的习俗,家里杀了一头羊款待,并请来了有威望的族人作为中间人参与调解。男方是“公公”带着孙女和另外一个亲戚来的,小泽“老公”并未到场。

据小泽家人说,双方正在吃饭,还未正式商谈,小泽去了一趟厕所回来,把一个瓶子塞到父亲怀里。她父亲一看就大叫“喝药了,喝药了”,用摩托载上她就往县城医院送。

村委会工作人员说,小泽喝的是她父亲以前用剩的农药,平时放在厕所里,量不多,据说当时瓶里还勾兑有另一种药。

澎湃新闻了解到,小泽喝下的是百草灵,毒性很大,很难解。第一次送医院,情况有所缓解后,小泽被接回家里休养。

但两个家庭的退婚协商并未因小泽的喝药而中断,一位参与调解的中间人告诉澎湃新闻,虽然男方只支付了15万彩礼,但是按照他们凉山的传统规矩,一方主动提出悔婚,要赔偿另一方办婚礼的损失。所以,当时双方商量按照21万余元退还。

由于小泽家里没有那么多钱,男方第二天拿走6.34万,约定剩下部分10个月内结清。

4月11日至16日,小泽病情恶化,先后被送到荥经、雅安和成都医院救治,“医院已经拒绝收治,说没救了。”村里一位参与过救治的医生说,送回家后,吊瓶药水用完了,家里人照着医院的药瓶购买了药品找到他,让他帮忙输液,他和另一位医生帮她挂了吊瓶。对于外界关于“被打”传闻,这位医生证实,没有外伤,看不出来挨打了。

上述村委会工作人员说,听说之后,那些天不断去家里探望,但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看不出一点痛苦,不哭不闹”,因为医生已经说“活不了几天了”,她母亲一直在旁边哭,而她完全没事人一样,即使提不上气也只是用手捂着腰,另一只手还拿着手机看视频。“没看到她掉过一滴眼泪。”“她生日是4月15号,她给家里人说‘提前过了吧,我怕等不到那一天了’”。

4月19日21时,小泽的生命走到尽头。

入乡未能“随俗”

小泽出生的雅安荥经县,既是雅西高速的起点,也是川藏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这里出产的藏茶(“老川茶”)在西藏比较受欢迎,因此,茶叶产业在荥经以及周边地区自古以来就比较发达。

最早从凉山往荥经迁移的人就和茶叶有关。据当地人介绍,最初从凉山到这里的人,挑着箩筐,前筐装着娃,后筐装着生活用品来到荥经县。先是在建民乡一个古老的茶场采茶、做工,慢慢就安顿下来。

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生活条件,这里都比凉山州很多地方更好一些。同乡、亲戚相互介绍,更多的人举家迁到这里,有人继续在茶场打工,有人搞建筑,有人进了煤场。他们从当地农民、老乡处租房居住,有的房东还会将部分土地借给他们种。

2006年,从凉山州迁移到荥经县的人达到了一定规模,为了方便管理,并将他们纳入本地的社会保障体系,荥经县成立了两个民族乡。据《荥经年鉴》记载:2006年4月28日,宝丰、民建彝族乡成立大会举行。5月18日、19日,两个民族乡先后挂牌。从凉山州迁移过来的人分别被安置到这两个乡,小泽一家也是这个时候在宝丰乡落户,正式成为荥经人。

但一直以来,小泽一家并未真正在宝丰乡生活,而主要是在荥经新添镇庙岗村一带居住,租过很多人的房子,搬过多次家。一直到小泽2018年结婚之后,家里才在当地买了房。

虽然成了荥经人,但他们和其他搬迁到这里的凉山人一样,始终保留着凉山地区生活和婚俗习惯,“他们的社会圈子依然以本族人为主,很多关系依然在凉山。”

据同村邻居介绍,小泽父母虽然搬到这里已经这么多年了,一家人都会说比较流利的汉语了,但生活中和本地人的交往还是比较有限的,“他们主要圈子还是本族以内”,所以虽然天天见,但差不多就是打个招呼的交情,家里的事,周围邻居知道得不多。

庙岗村村委会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小泽父母搬来之后和他家成了邻居,两家小孙子经常一起玩,所以有一些交往。他说,这次出事之前很少见到小泽。但知道她在荥经县上了初中之后就出去打工了。

这次回家前,小泽一个人在浙江打工。大概4月5日,她给母亲打电话说想回娘家玩,但不想回甘洛了,“还是连夜坐飞机回来的。”

凉山州一位小学教师说,他们当地坐过飞机的年轻人很少,他本人至今还未坐过飞机,小泽和他们比起来,算是在外面见过世面的了。同族一位邻居说,她应该是在外面习惯了,很难适应里面(牛吾村)的生活了。

大凉山的“夫家”

婚姻将小泽又带回大凉山,回到父辈曾经离开的地方。

“从小在这里(荥经)生活,她可能已经不习惯回去了。”荥经县庙岗村小泽家一位邻居表示。

澎湃新闻注意到,小泽婆家所在的甘洛县,位于大凉山北部,与美姑县接壤,境内大部分地方沟壑纵横,山峦起伏。2019年10月,甘洛县脱贫“摘帽”,而牛吾村是甘洛县最为贫困的村子之一。

平均海拔1700米的牛吾村,距甘洛县城36公里,距凉山州州府西昌200多公里。从这里到小泽出生的荥经县高添镇也是200公里,地图显示,两地需要4个多小时的车程。从这些地方导航前往牛吾村,系统均会提醒“道路狭窄,请注意行车安全”。

庙岗村的村民告诉澎湃新闻,他们还听说,小泽出嫁之后和那边“老公”的感情不好,“她老公酗酒”。但小泽“老公”的同村人却称其并不酗酒。

在小泽所嫁的村庄里,小泽自杀的原因有另一种说法。

有当地村民介绍,小泽那边“婆婆”大概三四十岁,“都在家里劳动,不忙的时候也会在拆迁的地方把砖取下来再去卖。”她“婆婆”耳朵不行、有点傻。小泽“丈夫”平时在家里劳动,不忙的时候去打工,还有一个17岁的弟弟。小泽嫁过来后,就在家里做一些家务活,“他们家庭条件不好。”

荥经县警方已经前往甘洛牛吾村调查了解情况,尚未公布相关调查结果。

小泽的“老公”阿牧(化名)称,最初“结婚”时,约定的彩礼是21万,给了对方16.2万,剩下的5万,婚后给。

小泽婚后的生活是怎样的?阿牧称,婚后两人过得很幸福。两人一起去打工,有时阿牧上班,小泽在家做饭,如果他在家,就由他来做饭。妻子生孩子后,他留在家里近两个月,照顾妻子孩子。

阿牧称,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妻子带着孩子去娘家生活了40多天,后回到婆家把孩子留下,次日一早又离开了。那时,他正在外地打工,从那天起,他的微信就被妻子拉黑了,给妻子打电话,也从来没有接通过。两人自此失去了联系。

阿牧称他觉得莫名其妙,婚后的几年里,妻子并没有和他说过“过得不开心,不想过了”或者有其他的事。只是在去年,妻子给自己发信息说过“怎么还不给剩余的彩礼钱”。

两人失去联系后,今年4月,阿牧父亲接到小泽家人的电话称商量退婚和彩礼事宜。

在这之后,阿牧再得到妻子的消息,是4月中旬他接到媒人的电话,说妻子“快不行了,让我回去看看”。随后,他和妻子视频通话,见了她最后一面。“我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为什么要这样做?然后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就挂了电话。”阿牧在电话中抽泣着说。

在接受澎湃新闻的电话采访时,阿牧多次称,他很想和妻子安安心心过日子,好好挣钱还债,然后供孩子上学。他称,除了5万的彩礼,外面还有三四万的欠债,“我才20多岁,我挣一万就还一万”。

对于“酗酒”这一说法,阿牧称,之前他不喝酒,从去年开始,他因压力太大,有时会和朋友喝酒,但是他酒后“不发酒疯”。

他称,两人原本打算今年5月妻子过了18岁生日后去办结婚证,没想到却发生了这些事。

彩礼之重

据甘洛县牛吾村村民介绍,小泽去世之后,其“公公”背着孙女代表孙女买了一头牛送到小泽娘家,然后就回甘洛了。这算是一种礼节。但娘家人依然要退还男方15万的彩礼。小泽娘家并不富裕,加上赔偿退还20余万,对于这个家庭是一笔很大的负担。

据小泽本族邻居讲,传统观念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他女儿23岁还未结婚。早婚虽然减少,但彩礼依然流行。

凉山州一位小学教师告诉澎湃新闻,现在早婚现象在当地已经有所改变,他是2003年初中毕业的,他小学、初中的时候,班上都有不少同学突然就回家结婚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很少。彩礼问题却一直存在,随着很多家庭的条件越来越好,彩礼甚至有越来越高的迹象。

澎湃新闻注意到,凉山州流传一个关于彩礼的段子,学历越高,彩礼越高:高中30万,本科50万左右……这位教师告诉澎湃新闻,段子里的彩礼价格有点夸张,但是文凭的确是一个“定身价”的重要标准,一般二三十万比较普遍。他在当地见过最高彩礼是100万。

“这种情况要么是家庭条件好、实力强,要么思想顽固。”他说。

这位教师2015年结婚,老婆也上过大学,彩礼26万,他实际给了20万。澎湃新闻2017年认识这位老师时,他正在利用业余时间跑“野的”挣钱,也是因为家里经济压力大。

甘洛牛吾村的村民也告诉澎湃新闻,他们那边上过大学、有工作的女孩子,彩礼在四十万左右。西昌一位在单位上班的小伙子说,随着社会发展,婚姻越来越自由了。但是彩礼礼金似乎并没有减少,那边以前不收彩礼的地方现在也受到影响,彩礼也越来越高了,一般三四十万也比较普遍。

按照当地的规矩,结婚之后,主动悔婚一方不仅要退还彩礼,还要赔偿另一方彩礼之外的经济损失,包括办婚礼的钱。即使结婚生子之后悔婚,也要承担这样的赔偿。当地村民称,这也是为什幺小泽的“老公”当初支付了15万彩礼,现在娘家仍然要退还21万。“另外6万是赔偿别人的损失。”“悔婚时期在娘家死亡的,只有病死才不会承担这样的赔偿责任,其他任何原因死亡,娘家都要赔偿”。

有人猜测,小泽自杀可能来自娘家退还高额彩礼的压力。参与了双方退彩礼调解的同族邻居也认为,小泽可能从小在外面长大,没上学之后又外出打工。而她所嫁的甘洛地区,各方面条件都不能和外面比,她恐怕难以适应,想“离婚”,却又让家人背上沉重的彩礼负担。

截至目前,小泽自杀的原因尚无相关部门的权威定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