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新疆10年的加拿大夫妇 见证维吾尔人遭迫害

2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4月25日 12:42 来源:RFA

2019年5月8日,来自中国新疆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人Dilibar Yusuf,在温哥华最高法院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出庭时,抗议中国对维吾尔族的待遇。

一对住在新疆地区超过10年的加拿大夫妇出席加拿大人权博物馆举办的“揭露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座谈会。他们描述了亲眼目睹维吾尔族被中国当局迫害的现象,称那是一个没有快乐丶充满恐惧的地方。

戴克夫妇(Gary and Andrea Dyck) 2008年起就住在新疆乌鲁木齐,称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时,他们真以为是恐怖份子骚乱才有镇压行动,当时感觉不安全后来搬到了吐鲁番。夫妇两人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和维吾尔语,他们在吐鲁番成立了一家社会企业,制造肥料出售给当地农民,家庭的交友圈多是普通上班族的维吾尔人。

盖瑞·戴克说,2016年起,当地气氛变得不一样了,2017年开始,各个街头已满布警察公安,到处都是“天眼”监视。“我开车去上班的路上就设有好几个安检路障,到处都有监视镜头和脸部识别装置。有一次看到一个男子不小心绊到了警察的脚,就被勒住脖子拖进警察局里,大家都假装没看见,因为怕警察也盯上自己。”

戴克夫妇(Gary and Andrea Dyck) 称,中国在新疆建立了许多集中营,整个地区就是警察国度。(网络会议截图)

新疆有好几个所谓的“再教育营”,距离戴克夫妇家十分钟车程就有一个“再教育营”,常常都可听到哪家的人又被抓进营里了,弄得人心惶惶。 安德莉亚·戴克说:“我儿子的同学很怕自己长成18岁,怕这样就会被抓进再教育营里。穆斯林妇女被迫在公开场所脱下头巾丶露出头发,这样令她们感到羞愧,所以更不愿意出门。甚至早上6点我们住的小区警铃会大响,吵醒所有人,随后几分钟,警察就上门来盘查家庭内是否人人都在,他们会问:你们生活快乐吧?!”

郑国恩在座谈会中展示了一些照片文件,新疆地区小学都被监控着。

戴克夫妇说这真的很讽刺,如此的警察国度,集中营就在你家旁边,如何能快乐?因为生活已经充满了紧张恐惧感,也担心外国人的身分会连累当地的朋友,他们在2018年离开中国回到加拿大。眼见这两年有更多维吾尔人遭迫害,他们决定不再沉默,愿意帮当地人民发出真实的声音。

隶属联邦政府管辖的加拿大人权博物馆22日举办的“揭露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座谈会,还邀请了德国学者郑国恩说明新疆维吾尔族遭遇的困境。郑国恩表示,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人的策略就是要“打破血统,打破根源”。“第一就是让父母子女分隔两地,第二是强迫劳动,移转他们到外省去工作,第三就是控制生育,妇女被迫植入节育环或进行绝育手术。当地的学校,即使是幼儿园,都会装设铁丝网和监视器,想尽一切方法控制。”

加拿大人权博物馆

加拿大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穆罕默德·托蒂(Mehmet Tohti)在座谈会上说,这种迫害也深深影响了加拿大,最近他知道一个2003年移民加拿大的维吾尔男子,已走到生命最终阶段,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到十几年无法得见的女儿,但中国政府阻挠他们相见,现在只能写陈情书给加拿大移民部和外交部。“他想在临死前见女儿最后一面,但是折腾了很久,中国当局就是不愿意发护照给他女儿,骨肉被迫活生生拆散而不得见。这样的案例不是一两件,是几乎所有加拿大维吾尔社区都遭遇的困境。”

穆罕默德·托蒂很高兴加拿大和英国,都陆续承认新疆维吾尔面临种族灭绝,但称这只是第一步,希望国际社会能有更多制裁和施压中国的动作。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