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厂做了一年“鉴黄师”后,我转岗了

1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5月6日 17:53 来源:腾讯

今年4月,阿浩正式从字节跳动辞职。

三年前,阿浩刚刚走出大学校园,就拿到了2020年互联网公司人才净流入top1——字节跳动的offer,这是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然而,工作还不到一年,他就选择了转岗。

“如果老大不小了还在干这个,也要反思一下自己的能力问题了。”阿浩这样评价之前的工作。

转岗前,他的工作是审核用户在平台上发布的内容,删除不宜传播的内容,即内容审查员,俗称“鉴黄师”。

接受不了负面信息所以转岗?

顾名思义,“鉴黄师”的工作是将含有色情的内容甄别出来然后过滤,防止其进入大众视野,但这只是他们工作内容的一部分。除了色情信息,内容审核员还需要和涉及暴力、血腥、反动、犯罪等负面内容的信息打交道。这对审核员的身心素质无疑是一个挑战。

去年3月,3000多名在印度外包巨头高知特公司担任Facebook内容审核员的美国员工向Facebook发起了一宗集体诉讼。这些内容审核员要求Facebook对这份工作引发的精神损害进行经济补偿,因为他们长期帮助Facebook审核用户有害内容,这引发了心理创伤以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纪录片《网络审核员》 图源网络

但心理方面的困扰对阿浩来说并不十分严重。“一是看个人的自我调节能力,二就是看你自己想怎样对待这份工作吧。如果自我可以把状态调节的比较好,正常地面对这样一份工作,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阿浩提到,如果心理压力没办法自我排解,他的公司也会提供心理咨询的途径。

刚入职的时候,阿浩还觉得这份工作挺新鲜的,而且周围的同事都是同龄人,一般都是刚毕业的,工作氛围和工作环境都很好,薪资待遇也令人满意。虽然工作性质会有些无聊,也会长时间暴露在负面信息的环境下,但他觉得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

对阿浩而言,这份工作没想象中那么神秘,也没那么不堪,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

小z从事一线审核工作有三年了,对长期接触血腥、暴力等负面信息也并没有特别抵触的情绪。提到这份工作对他最大的负面影响,他表示:“大概就是吃瓜吃的疲惫 ,因为审核岗可能在新闻爆出来之前就先接触了,等事情真发酵了,也就感觉无味了。”

去年11月从一家视频平台审核岗离职的摩耶花告诉记者,自己确实无法适应长期接触色情暴力的内容。“我之前有一段时间专审游戏,游戏里有很多暴力的情节,令人不适,对我的心理健康造成非常大的影响。”而且摩耶花认为自己公司缺乏对员工的心理保护机制。

但摩耶花选择离职的根本原因并不是长期接触负面内容,而是对这项工作的价值与意义的质疑。

她发现自己的信息环境跟身边的人完全不一样,有些事情她很早就知道了,身边的人却可能隔了两三个月才知道。自己和身边的人之间有巨大的信息鸿沟,没有办法交流,显得格格不入。

“这份工作在西安这样的二线城市比较体面,工资还算不错,但它同时在侵犯着我的三观。”摩耶花说。

工作强度太大所以转岗?

在互联网上,信息无时无刻不在上传,因此需要审核员们全天24小时在岗,大部分公司的审核岗都采取轮班制度。阿浩的印象中,公司不管白天晚上都是灯火通明的,大家上班的话都是调休,没有周末的概念或长假的概念。通常上完一个夜班就是一整宿,第二天会轮到休息,因此不会特意再给周末休息。

“作息是完全混乱的,自己不太能调的过来,觉得对身体影响很大,所以就不想在这个岗位继续干下去了。”这是阿浩离职的主要原因之一,谈到之后的工作打算,阿浩也表示不想再去其他互联网大厂了,而是准备公务员事业编考试和教师招聘。

小z则觉得时间比较灵活多变,可以跟同事协调。如果周中休息的话,去旅游什么的都比较方便,不用赶上高峰期出去,坏处就是节假日需要连休的时候不好安排。

互联网上每天新生成的信息数量是极其庞大的,内容审核员日常的工作就是浸泡在信息的海洋中,对其进行筛选、甄别、分类等处理。这样量级的工作仅靠人力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因此许多大厂在人工审核之前都会进行一轮机审。

制图 徐至立

在摩耶花的公司,机器会把信息分为低、中、高三个敏感级别。此外,还有暴力、色情等专项通道,摩耶花当时要做的工作里就有200多个通道。机器会把敏感信息筛选出来,给相应的提示,但机器不能完全通过和决定,只能帮助审核员把内容分类和给关键词提示,让审核员能够快速地判断。

关于文章审核,小z提到,目前涉黄赌等黑色产业的大部分是机审。很多平台评论区都会有黄赌广告,屡禁不止,变体词很多,机器策略需要反应时间。很多大厂都在做AI学习的初审系统,目的主要是初审阶段就筛掉低俗文章和恶意标题党等大量低质量内容,但是目前效果不佳。

机审之后往往有不止一轮的人工审核,像摩耶花之前所在的公司就有一审、二审和三审回查。一审是快速判断安全性,二审不仅要判断安全性还要给视频分类打标签,还要判断安全级。

摩耶花表示,可能在国内没有明确的视频分级制度,但是在审核团队是有的。比方说一个视频虽然通过了,但是可能含有一些暴力色情的画面,审核员就会给它评一个暴力高、暴力低、色情高、色情低的等级。被评过这些等级的视频,除非用户特意去搜索它,否则视频是不会被主动推送到用户眼前的。

此外,摩耶花的公司是有比较明确的绩效指标要求的。根据不同的敏感度、视频时长,审核员的KPI也不一样。如果是审高敏、时长在5分钟以下的视频,审核员每天的工作量可能是1400~1600条,但是像“快手通道”,几秒钟就能审十几、二十几条视频,每天的KPI可能就是6000-7000条。

阿浩所在的字节跳动没有固定的指标要求,因为每天视频的数量是不固定的,往往周末的时候数量会比较大。

没有前途所以转岗?

3月2日,互联网人职业成长平台拉勾发布《互联网人薪资报告》。据报告显示,互联网行业的应届毕业生2021年平均月薪已达7300元,而从业5年以上的互联网人,平均月薪就高达28000元。可以看出,互联网人薪资会随工作年限上升而明显增长。

图源拉勾职场观察室

加上夜班补贴、加班费、房补和饭补,审核岗入职不到一年的阿浩一个月到手的工资大约5000块,如果上的班次更多,会拿到更多薪酬。

小z补充道,大部分审核岗位都外包在二三线城市,没有夜班的岗位月薪3000-7000块不等,大部分都在3000-4000块左右,有夜班的会高一些,可能会到6000-9000块,在二三线城市属于比较高薪的岗位了。直属单位的话70%都在北京,一线审核薪资待遇从5000-20000块不等,具体的要看公司和岗位,管理岗位比较高,薪资浮动就比较大了。

“审核岗位的流动性在互联网岗位里算是比较低的,因为审核岗位越久越吃香,属于经验岗位,转行的意义不是很大。”小z说。

内容审核岗的相关招聘信息

“晋升空间的话无非就是如果干得好,可以往上走一走,比如竞聘一下业务的带头人,或者小组长。但事情很难,因为基层的人很多,竞争的压力很大,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阿浩表示,审核员很难接触到除了审核外的其他业务,干久了就觉得没意思,这是他选择转岗的原因之一。

很多互联网公司会把内容审核外包给其他公司,一般自营和外包占比2:8,甚至1:9,因为大部分低质量内容只需要外包岗位就可以完成。像字节这种大公司,由于产品线很广,据小z了解外包团队应该超过20000人,而阿浩所在公司内部内容审核员就有4000人左右,在这种情况下脱颖而出可谓难上加难。

这个岗位的职业门槛不高,但一些互联网大厂目前都会要求本科,外包审核岗可能专科会更多一些,985、211院校毕业生进大厂做审核的也不在少数,但这个经历对履历的帮助却并没那么令人满意。“其实我也听到过有同事,想找其他的工作,比如运营,但是HR看到他在其他公司干过审核相关的工作,会觉得他这个履历不光彩。 ”阿浩说。(记者 徐至立 须天成)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