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即死 中国APP小红书被封揭开中共自信假象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6月7日 12:48 来源:多维

亲中共的多维报道: 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应用程序小红书在中国最大社交平台微博上的账号消失了。就在该事发生之前,小红书微博账号在六四32周年当天发布“大声告诉我,今天是几月几日”的言论。随后这个拥有1,400万粉丝的账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消息,说该账户因涉嫌违反法律法规现已无法查看。

当前,在微博上搜索“小红书”,除了一条问到小红书官方微博为什么消失了的话题外,似乎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个问题。作为一款月活1亿的应用软件,小红书被视为是Instagram式社交媒体平台和亚马逊(Amazon)式电商网站的结合体,其可以浏览、购物以及发布对时尚品牌、社交生活等的评论。在短短的几年间,便获得阿里巴巴与腾讯两家商业巨头注资。

作为一家新型营销与社交平台,小红书官微在六四当天的言论动机不得而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小红书正配合中国国家网信办就此事展开内部调查。而就在小红书涉事言论出现之前,各大社交平台就严阵以待,加强对六四言论的自我审查。

发生在32年前的事件在中国大陆被禁止提及,相当一部分出生在 20世纪90年代甚至21世纪的新生代对当年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即使是有所耳闻者或者是有所经历者也早在几十年的熏染下懂得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中保持缄默。相比中国大陆的习惯性沉默,当年声援六四学运乃至流落在香港的六四人士每年通过这样的纪念有更清晰的历史记忆与执着的政治要求。

在中国颇受年轻人追捧,一款分享生活方式的APP小红书在微博上的账号“消失”,其在6月4日当天发表了被认为影射六四事件的言论。(微博@小红书)

或许就在今年之前,香港维园还是中国唯一合法可以大规模纪念六四的地方,继2020年香港警方以疫情原因禁止非法集会外,今年的维园烛光晚会再被禁止。曾活跃于此的黎智英、周国雄等人早前已因各种罪名入狱,香港维园烛光悼念活动的组织者之一邹幸彤在今年六四之前已被拘留。

2021年六四事件32周年,香港支联会的集会申请被拒绝,在香港维园之外出现“不要让64成为禁词”的涂鸦。(香港01)

维园首次没有大规模烛光晚会成为香港纪念六四的特殊时刻,此时小红书在微博账号上的发言更像是空谷里的回响,即便是简单而急促的一声也显得如此震动。

6月6日中共刊发《社会主义没有辜负中国》的宣言文章,文章以6,000多字的长文回忆中共百年的历程,以在系列庆祝活动期间营造舆论氛围,当然,这种政治时期下更加芥蒂杂音的存在。

中共相当重视百年,且尤其重视百年中的社会主义这个命题。无论是这篇文章中再次提到“遭受‘文化大革命’这样严重的挫折”的说法,还是此前出版的党史新版本中对文革的论述,都被视为对曾经的争议历史存在态度调整,甚至被认为是中国“左”的转向。

从这点上说,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中共在坚定对制度道路的回应,但是这种自证其是的做法往往会不自觉地自我美化,而对过往争议更加难以启齿。32年过去了,新的一代中国青年又成长起来,被视为“小粉红”一代的年轻人正成为中共宏伟目标的重要力量,他们参与到科技、文化、工业等等核心重要的领域。在中国崛起的大潮中,六四事件被封存在历史的角落里,随着时间的稀释,对事件本身的讨论越来越倒向意识形态下的不同立场的政治拉锯。从中共的逻辑理解,这种“噤声”或许正在以另一种方式处理,基于发展,结果正义论的逻辑解释过去的事情。

姑且不论外界感受,仅从中共自身考虑,如何连外界的声音都不敢听到的话,如何宣扬“自信”也难真正做到“自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