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中美不可能脱钩或冷战 中美还没到底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6月17日 10:02 来源:直新闻

约瑟夫·奈是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新自由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以最早提出“软实力”概念而闻名。在克林顿时期,他曾任美国国防部国际安全事务助理部长。奥巴马执政时期,他提出的新概念“巧实力”成为奥巴马政府外交战略的主轴。

近期,约瑟夫·奈教授接受深圳卫视直新闻专访,深入探讨了中美关系的现状和未来可能存在的合作空间。他认为,中美合作领域非常多,但也要注意管控竞争,比如中美新冠疫苗良性竞争已达到造福全球效果。目前中美关系还没到底,但不可能“脱钩”也不可能冷战。约瑟夫·奈认为,优秀传统文化及脱贫经验可助中国提升软实力,但过分强调民族主义会对软实力起到反作用。

以下是专访实录:

中美不可能“脱钩”也不可能冷战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首先想要请教您一个比较概括的问题,您如何看待当下的中美关系?真的像一些人所说的,在历史最低点吗?

约瑟夫·奈:不,现在还没有到历史最低点。毕竟我们要记得,1950年的时候,中美还在朝鲜打过仗。那时候大概是历史最低点。中美关系好坏程度一直是一个循环,有时好有时坏。我们看到在尼克松和毛主席会面后,中美关系变好了。在克林顿总统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中美关系也变好了。但是我们看到过去10年,中美关系在走下坡路,甚至在特朗普(总统任期)之前就开始了,因为美国觉得中国没有公平竞争。我们现在处在循环中往下走的阶段,但是还不是最坏的时候。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您觉得这是循环中正常的情况吗?中美关系还是有好转的机会吗?

约瑟夫·奈:我希望是的。有时有这些不好的阶段要持续10年。我们看过去70多年的历史,有些循环持续10年、15年、20年。我希望这次不需要那么久中美关系就能迎来循环向上的阶段。这也是有可能的。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在您最近的几次此采访中,您说到您不认为中美在冷战,而是在“有合作的竞争”。您同意现在在中美之间竞争大于合作吗?

约瑟夫·奈:现在(中美之间)的确有很多竞争,但我想我们应该更关注合作。我想大家没有意识到,中美并不是在打冷战。真正的冷战中,美国和苏联并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往来,而且社会上的来往也很少。但是中美之间有几千亿美金的经济往来,有30多万中国学生在美国留学,还有几百万的中国游客每年往返于中美之间。这跟冷战时期完全不一样。

在此之上,还有一个新的纬度,我把它叫做生态相互依赖性,例如气候变化和新冠疫情,这是两个国家都不能够独立解决的问题。中美之间的竞争的确会继续,我们必须要合作才能成功。当我说我们是在“有合作地竞争”,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看到竞争与合作是同时存在的。有时候人们把这两者之一过度简单化了,事实上我们还是应该同时看到中美关系的这两个方面。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我们过去几年听到有很多所谓“脱钩”的讨论。您认为中美之间存在进入冷战的危险吗?有哪些红线是两国都应该避免的?

约瑟夫·奈:我认为“脱钩”是不可能的,除非现在出现了重大的政治军事危机。例如中美因为南海或者台湾问题发动互相击沉军舰、击落飞机的战争,两国可能会停止贸易、投资和货币的往来,这就可能引发冷战。我认为只要双方都避免发生这种军事冲突,从中美关系来看,无论是经济还是生态的联系都非常大,我不认为存在冷战的可能性。

中美合作领域非常多 要注意管控竞争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在您的书《道德重要吗?》中,您谈到道德在美国总统在做外交政策决定中的作用。以您在书中提出的评判标准,您会如何评价拜登上任以来的对华政策?它和特朗普时期有何不同?

约瑟夫·奈:拜登和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有相似的地方,例如它都代表两党的共识,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对中国的不满,这种情况在特朗普执政之前就存在。很大程度上,我认为特朗普是那个火上浇油的人,他让火烧得更猛了。拜登在做的是灭火,然后再去认真严肃地处理已经存在的深层次矛盾。这种处理是(美国)外交政策一个很大的挑战。我想这就是为何你会看到两人的政策有延续性,但是两人政策的不同也很重要的。拜登的行为更加可预测,也更加尊重人,我想他也更愿意去关注中美关系中可以合作的部分。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您谈到中美之间存在深层次矛盾。从美国的角度来讲,美国想看到中国做什么?

约瑟夫·奈:中国通过了一些关于知识产权的法律。2015年,习近平和奥巴马达成协议,禁止偷窃公司知识产权或商业机密以获取商业利益的网络攻击行为。但是这个协议在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后就四分五裂了。中美中间有一些阶段有出现进步,但是倒退的情况也存在。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中国和美国的社会制度不同,美国是否不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

约瑟夫·奈:我觉得美国应该对中国近年来取得的巨大进步表示欢迎,中国让几亿人口实现了脱贫,对于中国成就应该表达敬意。但是我想美国总是觉得中国应该有更多的言论自由,还有人权的问题。所以中美一定会存在紧张,你可以赞赏中国的成就,但是也看到取得这些成就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不代表两种制度不能和平相处。对于全球政治来说,这两个强国需要去管控竞争,并且在一些领域加强合作。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当大家谈论到中美合作的时候,似乎关注点只有气候合作这一个重点领域。中美在其他领域有合作的空间吗?

约瑟夫·奈:另一个合作的领域是当今新冠肺炎疫情。新冠肺炎可能未必是我们遇到最大的流行病,随着交通和人口流动不断增加,病毒是不会在意你是哪个国家的人,病毒只是想找到寄主。全球各国应该加强抗击疫情的合作。另外可以合作的领域是关于一些政治议题,例如不扩散杀伤性武器等等。同时中美还应当在网络领域加强合作,减少冲突。网络间谍难以避免,但是应该限制这种行为的程度。奥马巴政府时期我们看到中美是可以在这方面达成共识的,但可惜的是特朗普政府破坏了这种合作。总体来说,我觉得中美合作领域还是很多的。

中美新冠疫苗良性竞争造福全球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关于您刚才提到的疫情,似乎中美在过去合作的并不多。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关注点经常是责怪中国或者以阴谋论的方式来揣摩所谓病毒的源头。这不是对抗疫毫无帮助吗?

约瑟夫·奈:你回头看20年、15年前,中美之间在SARS疫情的时候有过很多合作。当时美国疾控中心和中国科学院下属的很多研究机构都有合作。当时两国的科学家有很多很作,中美联合发表了很多科研报告。应该重新恢复那种合作。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在中美竞争的领域,两国怎么样能够做到良性竞争?

约瑟夫·奈:我举一个良性竞争的例子。中国现在向一些贫穷的国家出口很多新冠肺炎疫苗,美国也刚刚宣布了一个重要的疫苗出口计划,准备向中低收入国家出口5亿支疫苗。你或许会说这就是一种竞争,那太好了,中美的竞争如果能让贫穷的国家获得更多的疫苗,这样的竞争应该多一些。因为老实说,无论中国还是美国,还是其他发达的国家,都不能保证病毒不会变异。如果中美竞争的结果是有更多医疗条件较为落后的国家的人接种了疫苗,那这种竞争就很好。中美甚至有可能在这个领域合作。

优秀传统文化及脱贫经验

可助中国提升软实力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您是国家软实力的提出者,也对中国有着深入的观察,在最近几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外界对中国的审视也越来越多。中国一直在寻求如何把自己的声音传递出去,如何让世界来倾听。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约瑟夫·奈:我觉得一个重点是不要太强调民族主义。软实力意味着你要通过提高吸引力来让别人为你所用,而不是通过强迫或者金钱来达到效果。当你太过强调民族主义的时候,是很难吸引到其他国家的人。这是特朗普犯的一个错误,他总是说“美国第一”,那其他国家就会想我们只能是第二甚至是第三、第四。

关于软实力,中国有非常吸引人的传统文化,同时它也有让几亿人口脱贫的成功故事。这些都是提升软实力的好方向。但是过分强调民族主义会对软实力起到反作用。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毛昱:关于民族主义这一点,我们看到很多国家都有越来越强的民族主义倾向。您认为这是不是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约瑟夫·奈:我认为现在所有国家都出现了一定的民族主义抬头的趋势,这让我感到担忧。有些人认为这是爱国情怀,但是很难区分正常的爱国情怀和一般的民族主义。我觉得更好的方式是我们要有国家自豪感,但是同时我们也不要忘记了在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人也在变得越来越独立。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