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聚焦 怎样看待美国有意举行中美元首会晤?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7月12日 13:56 来源:FT中文网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如果中美元首10月在G20会议上实现了会晤,两国关系的走向应该是进入规范和可控状态,类似当前美俄之间的博弈状况。

上周,国际舆论高度关注了美国印太事务负责人坎贝尔于美国时间7月6日出席智库亚洲协会的对话会时透露的关于中美元首可能举行会晤的信息。坎贝尔一是拿台湾为由头,表示“我们支持与台湾的坚实非官方关系,我们不支持台湾独立”,二是在对话会主持人陆克文询问,中美元首有无可能在10月G20首脑峰会上见面时表示,“我的期望是不久就会有某种形式的接触”,并透露两国首脑“不久后就会进行某种接触”。

关于台湾问题,坎贝尔的表态实际上意义不大,因为美国在谈到台湾问题时,从来都是包括了三个可以相互否定的内容:“一个中国”原则、《与台湾关系法》以及以“美国对台湾主权的长期立场没有改变”为核心的“六项保证”。这些内容均可以相互否定,以使美国可以保持最大的行动自由,并使两岸处于实际上的分治状态。美国在应用这些内容时的特点是:可以根据一个阶段内自身利益的需要,强调其中的某一点。坎贝尔的信息中真正有意义的是“期待”以及两国元首“不久就会进行某种接触”,而把上述两者加在一起,意义就比较显著了。

为什么可能有中美元首会晤?

中美元首会晤之所以可能,根本原因是拜登政府团结盟友共同遏制中国的方略客观上难以真正落实。

众所周知,因为中国实际上已经是全球性大国,且手头已经拥有很大的市场和各类资源,这在当今全世界疫情泛滥、经济发展受到相当限制的背景下,更能成为中国的一张大牌和好牌。在此背景下,仅凭拜登长期为美国从事外交工作积累的经验和人脉,是无法完成其遏制中国的计划的,外交的法则从来不是如此,而是只讲利益。坦率地说,拜登上台以来,这套动员盟国、团结起来共同遏制中国的计划之所以能够奏效一段较短的时间,根本原因是中国外交出现了政策上的偏差。如果中国外交从拜登上台伊始就放弃意识形态,集中力量只对付美国,而与其他国家和集团方面都以合作为基调的话,美国的这些盟国不少都会对中美博弈乐观其成,甚至会暗中助力中国,尤其是那些要“战略自主”的国家。

当前,拜登团结盟国遏制中国的阵线已经开始分崩离析。6月份的7国峰会上,欧洲大国对和美国一起与中国为敌就持很大的保留意见,以至于会议主办方要把会场网络切断,因为担心会议争吵状况传出去会让美国等国家面子上太难看,这说到底还是对团结盟国遏制中国这一政策分歧很大。7月,随着中国领导人对欧洲元首外交的成功展开,美国遏制中国在欧洲的这条战线基本上已经处于停滞状态,而且签订中欧投资协定的事宜还有望进一步跟进。中国日前对欧洲议会做出的抵制中国冬奥会的行为,处理颇为得当,这也有助于中欧关系的良性发展。

而在美国的印太战略方面,目前印度正因为疫情饱受困扰,无力和美国共同应对中国;澳大利亚的反华也开始三心二意;只有日本相对积极,但G7峰会后,也开始有所收敛。

而就另一个对中国来说非常关键的国家俄罗斯来说,拜登通过缓和美俄关系,以腾出手来与中国博弈的计划,暂时也不可能兑现。因为中俄两国都非常清楚,中俄两国任何一国的崩溃都将是另一国崩溃的前提和前奏。由于美国对俄罗斯做了工作,在中、短期内中俄之间可能会有一些战术利益层面上的讨价还价,但美国当前在遏制中国的过程中成绩不佳,中俄之间即便将有一些矛盾,中、短期内也是可控的。

最后,拜登手里只剩一张“人权”牌了,可是这毕竟相对务虚。而且,中国最近以“反殖民主义”作为回击西方“人权”牌的武器,使“人权”牌的力度大幅降低了。因为英、美等国就香港问题给中国施压也好,印度和中国的领土争端和博弈也罢,乃至日本要和美国一起保卫台湾,这些问题,说到底在根源上都有殖民主义的遗产在其中,中国打出这张牌,相关国家自然就难以理直气壮。特别是,中国在举起“反对殖民主义”这面旗帜时,还在执行着“一带一路”政策,这和历史上西方掠夺性的殖民主义成了鲜明对比。实际上,只要中国以联合国为舞台,以“反对殖民主义”为旗帜,同时继续执行“一带一路”战略,在国际就有可能形成一种遏制老牌西方国家的声浪,人权这张牌必将遭遇劲敌。

此外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美国国内的社会问题很多,疫情防控问题尚未解决,在此背景下,美国难以独立应对中国。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谈,美国也是如此;同样,中国也是如此,并不希望与美国在全球博弈。

上述这一切,构成了中美元首不久可能会晤的现实动力。

中美关系可能进入规范、可控状态

台湾《中国时报》7月10日的社论认为:未来3个月将是美中战略竞争的新阶段。这个分析是建立在坎贝尔透露的中美元首可能于10月G20峰会上实现会晤的前提上的。实际上,坎贝尔在透露上述信息时还介绍说:拜登今年晚些时候也将与参与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领导人召开峰会。坎贝尔预计:美国将制定出一套策略,既给中国机会,又能在对方采取“不利于和平稳定”措施时做出回应。

坎贝尔这个观点实际上就是拜登在美国公开演说时发表的观点:中国对美国有利则合作,不利则博弈。但在中美间经历了这一轮的对峙和博弈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因为至少目前来看,美国拉盟友共同遏制中国没有成功。因此,如果中美元首10月在G20会议上实现了会晤,两国关系的走向应该是进入规范和可控状态,类似当前美俄之间的博弈状况。

但这种规范和博弈本质上是一种休战,因为两国结构性的关键问题并未解决,即中美之间最终谁将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问题,美国必须要面对。坎贝尔透露的美国今年还将召集四国联盟峰会的信息就证明了这种休战的本质。因此,除非美国拉联盟围堵中国的策略完全失败,特别是,美国自己国内的社会、经济问题和疫情长期无法解决,否则中美间的这种临时休战的状况还要持续相当长时间。

另一方面,中国不能有方向性的失误,一是国内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路径,二是外交战略,均不能有任何失误,否则这种临时休战的状况将结束,取而代之的就将是实战了。

只有中国和美国的实力差距急剧缩小而美国又没有办法阻挡这一现实时,中美关系则可望出现笔者多次发文提出的那种前景,即中美“新G2”:中美为彼此的双边关系提出新的规范性框架和定性,即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其中责任的担当可以是议题,也可以是地区性分片包干;双方事前先划定底线。届时,世界将安定相当长的时间。

本文转载自FT中文网,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