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泡水车险赔付攀升 支柱产业供应链短暂中断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7月23日 11:31 来源:VOA

郑州泡水车险赔付攀升,支柱产业供应链短暂中断—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July 23, 2021

中国河南省省会郑州本周遭逢暴雨,造成道路等基础设施受创,更一度导致全市缺水缺电。当地部分产业界人士周五(7月23日)表示,水电供应已大致恢复正常,产业陆续复工的前景看好,但基于安全,还是有部分区域仍未能正常供水供电。

分析人士说,郑州的六大经济支柱中,农业、煤炭、汽车、电子设备等产业都受到大小不等的冲击。其中,数万台泡水车的保险赔付持续攀升,恐让车险业吃不消。所幸,备受各界关注的富士康郑州厂iPhone供应链受到的冲击有限,应不致耽误到未来iPhone13的上市时程。

郑州豪雨成灾,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截至周四(7月22日)的统计显示,此波强降雨已经造成河南省33人死亡, 8人失踪,300多万人受灾,经济损失粗估达人民币12.2亿元(1.8亿美元)。

车险业恐破产?

其他迅情灾损中,目前最严重的应属泡水车的车险赔付。综合媒体引述当地车险业的统计数据显示,郑州灾情所造成的泡水车少则3万辆,多则8万辆都已经报案,虽然水浸程度不一,但车险赔付的金额可能随着报案数而进一步攀升。以目前8万辆泡水车的报案量来计算,业界粗估车险业至少须赔付超过10亿元人民币以上。

据官方统计数据,郑州的车辆保有量超过400万辆,排行全中国城市中的第六位。未来还有多少泡水车会陆续报案索赔,很难估算。然而,一旦赔付金额大幅攀升,当地车险业恐怕面临破产的命运。

不过,除了车险业的灾损外,分析人士说,郑州汽车制造业受到的冲击应该有限。

一位来自上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汽车产业分析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郑州虽属于传统的汽车工业区,但年产量在50万辆上下,粗估只占全中国的产量约3%,因此,“郑州并非汽车大省”,应不至于对全国的汽车制造业带来什么产量或销售量的冲击。

她说,其中规模较大的汽车制造商,像是宇通客车、海马汽车和郑州日产等受到负面冲击可能较大,特别是他们的库存车应该都必须全部报废。不过,如果损失都由车险支付,对车商的影响应该也就有限。倒是宇通客车的生产基地若受损就需要重建了,不过,她预期,当地政府会拨款奥援,产线恢复期也应该不长。

该分析师说,汽车需求面不会受到水灾的影响,相反地,她预期,水退了后,当地汽车消费反而会逐步恢复。

路透:原物料、农产受创 通膨恐小涨

不过,根据路透社周四晚(7月22日)报导,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上汽集团已提出警告,其郑州工厂的物流将受到短期影响。另外,郑州日产汽车也表示,工厂已暂时停工,何时复工,还有待评估。

至于其他产业的冲击面,路透社报导还指出,位居交通枢纽的郑州,暴雨成灾,严重冲击到了内蒙古与陕西的煤炭运往中部与东部的路线,值此夏季用电高峰,各地的电厂亟需煤炭发电,影响颇大。另外,河南是全中国最大的猪肉产区之一,因此,灾情已冲击到猪只送往屠宰场的作业。

根据路透社报道,超过20万公顷的河南农田也遭受洪水侵袭,这将对即将生成的花生作物产生负面影响。而河南生产全国约四分之一的花生是主要食用油来源,因此,报道引述野村集团分析师的分析指出,拥有近1亿人口的河南省和邻近省份的食品价格,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内小幅上涨。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郑州当地产业界人士也向美国之音表示,当地农业可能受到的冲击比想像大,因为水库储水量超标,近期还会规划开闸放水泄洪,光是水库周边要疏散的人口就达数十万,泄洪后,周边的农损可能还会扩大。

他说,灾情对产线供应链的影响应该有限。以他公司上百名员工为例,都已经恢复上班了。全市的水电供应在周五(7月23日)也都大致恢复正常,只有少数区域还在分区供水供电,因为当局担心受损电路未盘查完全,贸然恢复供电恐引发二次灾害,或者自来水厂设备受损,贸然供水,可能水质未达饮用安全标准。

iPhone产线无虞

在电子消费产品的供应链方面,富士康郑州厂在此次洪灾中也传出淹水灾情,新iPhone13上市期程会不会受到影响,一度引发各界关注。

一位熟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内情人士向美国之音透露,网络流传厂区淹水图确实是富士康郑州厂。不过,富士康在郑州有三个厂,这次被淹的工厂主要负责生产PC连接器,并不负责生产手机。因此,新iPhone的料件齐备,机台也没有被水淹到,生产不会受到影响,只要交通运输恢复,新的iPhone 13要在9月如期上市并没有问题。

交通大乱影响富士康招工

位于台北的台湾经济研究院分析师邱昰芳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iPhone零组件通常在7月陆续出货到组装厂,让组装厂可以在8月进行第一波iPhone正式上市初期铺货量的组装,因此富士康郑州厂现在已经进入招工阶段。不过,当地铁公路运输与空运大乱,却已影响到城外工人的招募。

她说,现在是零组件要陆续运进组装厂做最后组装的时间点,零组件供应能否如期抵达也会影响到后续新机出货的时程,这些因素对今年iPhone的产出当然会比水灾带来更高的不确定性。

富士康郑州厂区有超过90条生产线,约35万名工人,全球几乎有一半的iPhone都来自富士康位于郑州的工厂。邱昰芳指出,富士康若要透过其他厂区分散部分产能,也需要耗上一段时间。因为,首先,厂区必须要经过苹果认可;其次,因为零组件已经进入备货的关键阶段,若要将产能分散到其他厂区,零组件就得再重新配置。

她表示,分散产能的方式对于厂商来说,管理难度与掌握生产进度的难度都会比较高,相对来说,营运成本也会拉高,因此,非不得已,富士康应该不会采取此一对策,除非富士康评估郑州的产能已经受到严重的影响。

邱昰芳认为,要研判新iPhone上市会不会受到影响,端看郑州当地的运输能否在短期内恢复。这次郑州的洪灾主要是因为三天内降下了近一年的雨量,导致部分基础设施受损,交通运输也大乱,甚至因为停水停电,而使得不少工厂必须被迫停工。如果七月底前,郑州无法及时逐步回到常轨,新iPhone后续的产出时程就有可能被打乱。富士康虽然声明“郑州园区内人员安全无虞”,不过,邱昰芳认为,真正的关键取决于郑州对外运输能否尽快恢复正常与富士康是否顺利招工。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