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核查:郑州洪水劫 损失重 是天灾还是人祸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7月23日 13:49 来源:Epochtimes

郑州市7月20日突遭洪灾,伤亡惨重,中国网民质疑郑州洪水是人祸,而非当局宣称的天灾。图为2021年7月20日郑州市区的洪灾景象。(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7月20日下午,连下数天暴雨的郑州市,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积水突然见涨、浊浪翻腾,浑浊的湍流席卷街道、广场甚至居民社区,将猝不及防的行人和车辆扑倒、拖入洪流中。

与此同时,在郑州地铁5号线和京广路地下隧道中的乘客、司机们,尚不知已陷入没顶之灾,即将面临洪水灌入隧道后的恐惧和绝望。

这就是震惊世界的郑州7月洪灾。中共官方的解释是,这是“千年一遇”的天灾。

截至目前,中共官宣称郑州洪灾死亡33人。但这一数据被外界普遍质疑。

郑州洪灾伤亡谁之过:是暴雨还是政府

中共官方媒体称赞党和政府以及子弟兵(解放军)在本次郑州洪灾中的应对和救援,却将人员伤亡主要归咎于天灾。

不过在民间,甚至部分陆媒都对郑州当局未能及时预警和行动,尤其是叫停地铁,提出了质疑。

其实中共自己制定的法规,已经给出了答案。

事实是:当局在“千年一遇”暴雨中的反应,与中共自己制订的法规和要求并不相符。

河南省媒体7月19日就报道了,暴雨导致郑州市部分道路积水。(网络视频截图)

据河南省当地媒体报道,7月19日郑州就出现部分道路积水严重的现象。

2021年7月19日郑州市气象台官方微博发布暴雨红色预警。(郑州市气象台官方微博截图)

郑州市气象台官方微博显示,郑州市气象台在2021年7月19日21时59分就发布过暴雨红色预警信号,其后又多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

但直到7月20日,连降暴雨数天后,郑州市“城防指”(城市防汛指挥部)才决定自20日17时起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

中共制订的法规:

中共《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及防御指南》规定了暴雨红色预警的防御措施。(中共国务院官网截图)

根据中共当局发布的《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发布与传播办法》所附《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及防御指南》规定,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后,应当:

1)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

2)停止集会、停课、停业(除特殊行业外);

3)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

根据郑州市政府2019年公布的《郑州市城市防汛应急预案》(中共官方链接):

1)当收到特大暴雨预警天气预报时,应启动Ⅰ级预警,通过电话、手机短信、微信、广播等向社会发布;

2)与预警级别相对应,当局应启动不同级别的应急响应行动;启动Ⅰ级响应时,“各防汛成员单位落实好相关工作”,其中包括市地铁集团等单位“加强对工程施工现场及周边的监控”,对塌陷、漏水等险情“应果断指挥有关部门和单位,采取有效措施,组织抢险、排险”。

3)另外,《应急预案》还要求:市城建局、市公安局、市城管局、各区城防办全面监视积水区域、下穿隧道、市区河道、险情易发部位和地段。

事实是:

7月20日当天,没有任何“停止集会、停课、停业”的政府警告,郑州市民照常出行、工作和生活,全然不知灾劫就在眼前。

20日下午4点,数百辆汽车被堵在全长1835米的郑州京广路隧道中,直到遭遇灭顶洪灾。至今不知几人生还、何人遇难。

郑州地铁5号线直到晚上18时后才被迫停运。彼时已有数百乘客被困地铁,而郑州I级应急响应已启动了一个多小时,暴雨红色预警也发布了五个多小时。

郑州洪灾是不是水库惹的祸?

洪灾中被淹没的郑州京广路隧道,与常庄水库之间的直线距离不到10公里。 (大纪元制图)

面对郑州洪灾导致的惨剧,海内外不少网民质疑可能与郑州市常庄水库当天突然泄洪或决堤相关。

根据郑州防灾服务台“郑州发布”21日凌晨1点的通报,常庄水库7月20日上午10时30分开始向下游泄洪。但当局并未事先预警,而是在泄洪14小时后才公告。

有郑州市民结合20日当天下午5时后积水突然暴涨的异常现象,而质疑洪灾是政府无预警泄洪造成的人祸。

7月21日,中共河南水利部门“辟谣”称,常庄水库没有决堤,是正常泄洪,对郑州市区基本没有影响。

事实是:外界虽然无法从中共官方获取常庄水库泄洪与郑州市政排水等相关细节,但郑州市政府的公开资讯显示,郑州区域内的水库和城市主城区的排水存在关联。

《郑州市城市防汛应急预案》显示,郑州市境内有大小河流124条,“其中城市主城区主要排涝河道为索须河、贾鲁河、魏河、东风渠、金水河、熊耳河、七里河、潮河等”。

“排水设施按照雨污水分流的排放体系,雨水系统按照就近排入河道的原则,分别从金水河、熊耳河、东风渠、七里河等泄洪河道汇入贾鲁河外排。”

而河南水利部门在公开“辟谣”中承认,常庄水库库容有限,需下泄部分水流量才能承接更多暴雨洪水;而水库泄洪同样是通过贾鲁河外排。

上述官方通报信息勾勒出一个事实:7月20日,在郑州市暴雨降水正急速涌入市政排水系统,并最终通过贾鲁河外排之际,中共当局无预警开闸泄洪,将水库存水放入河道,同样汇入贾鲁河外排。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常庄水库位于郑州市西环边,与洪灾中被淹没的郑州京广路隧道,直线距离不到10公里。

郑州暴雨“千年一遇”?

“郑州气象”官方微博消息称,这次特大暴雨突破自1951年郑州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纪录;7月17日20时—20日20时,这三天降雨量达到了617.1毫米。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为640.8毫米,相当于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

7月21日,河南省水利厅发消息称,河南此次降雨量“超5000年一遇”。

事实是:郑州暴雨为真,但“千年一遇”言过其实。

46年前,1975年8月4日至8日,距离郑州200公里的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发生强降雨,降雨量超过1000毫米;在暴雨中心地带,8月7日一天降雨量达到1005.4毫米,降水量打破当时的中国纪录。

由于中共的不合理规划、大跃进修建过多水库,且水库偷工减料、品质低劣,最终导致水库溃坝。据维基百科数据,“75·8” 河南溃坝死亡人数为8.56万?20余万,受灾人口逾千万。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关键词阅读:

相关专题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