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父业的新京城四少 最终还是坑了爹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2日 21:29 来源:GBK

老话讲,父债子还。那么子债呢?

前几天,在广州珠江新城的富力盈凯广场楼下,不少人穿着“实地还钱”字样的T恤,要求实地地产兑付商票,据说现场还一度发生冲突。

富力盈凯广场的21楼,是实地地产的总部所在地。

结果出人意料,这场活动导致富力“股债双杀”。

7月26日,富力地产的一只债券创下了年初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而富力股价在当日的跌幅超过4%,并在此后持续下挫。

跌急了的富力很快就出来澄清,说富力与实地没有债务担保也没有股权关系,实地的债跟富力没关系!

真的是错杀了吗?

这俩公司说没关系吧,是真没关系,但问题是,富力的老板张力和实地的老板张量是亲生父子,这层关系摆在那,殃及池鱼也不可避免,要债的急了眼,可不管什么股权不股权的。

而且实地的这个商票问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5月份,实地地产就发布过一系列的情况说明。

● 5月7日说,涉案的商票是5700万,其中70%承诺兑付,另30%涉嫌诈骗,已经报案,得按司法处置;

● 到了5月8日又说,截至当日到期的商票已经100%兑付;

● 5月31日,再次承诺积极兑付。

但在随后的6、7月份,实地地产多次因为拒绝兑付,金额已经超过2亿,而相关的票据仍有7亿尚未结清。

从网上声讨,到现场催债,商票的持有人们,还在努力。

张量是一个富二代,而且还有一个“不靠老爹”的标签。

京城的富二代有一个别致的称呼,叫做“京城四少”,第一代的没落了,“新京城四少”就诞生了,分别是万达公子王思聪、潘石屹公子潘瑞、巨富公子王烁,还有就是富力公子张量。

从市面上来看,大部分的房企“二代”们基本上都承父业了,朱桔榕、杨惠妍、孙喆一等,都已经开始在各自的企业里面独当一面了,即便是最著名、最高调的“不承父业”王思聪,依然少不了“万达董事”的头衔与光环。

但是,“富力公子”张量没有成为富力的接班人。

与众多高调的富二代相比,他很低调,很少被拍到与香车美女为伴,他热爱的事情是创业。

2003年,22岁的张量从加拿大回国,创办了自己的恒量建设集团,开始了创业之路,虽说是自立门户,但还是没离了爹,早期恒量建设为富力提供了不少服务,当然也赚了不少钱。

后来他还创办了餐饮、公关,以及另一个房地产项目狙房网,曾经的发展也很不错,3年的时候就从6个人发展到400人。

2018年,收购泰邦集团并在2019年改名脑洞科技(2203.HK),至此,张量旗下已经有3家上市公司,成为80后的低调富豪。

实地地产本来应该是第四个,而且是顶梁柱。

2006年,实地地产成立,做的也是房地产开发的业务,坊间称,这是张量要和张力父子打擂台,张力也在不同场合表示,“父子互不干涉,各赚各的钱”。

不过,老子始终没有放下儿子,实地从富力的大本营广东开始布局,第一个项目是在中山的实地璟湖城项目,操盘手也曾在富力工作多年,不仅如此,当时多名富力的老将也加盟了实地。

实地地产成为了一个翻版的“小富力”,2020年,实地地产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事业之外,张量最像“富二代”的一点,大概就是妻子龙茜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著名网红。

龙茜曾经在社交媒体很活跃,有自己的服装店,她的父亲在贵州当地有自己的地产公司,家境殷实。

而且,从2013年开始,张家所在的广州和龙家所在的遵义,成为实地地产的两个大本营。

事业顺遂,家庭幸福,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可惜,实地地产的上市计划冲关失败,“翻版富力”最终没能上市。

此前,实地展示了房地产扩张的激进。

2015年,已经创业9年的实地地产,只有14.6亿的销售额,怎么看都是小儿科,但是在这一年,实地用30多亿在广州黄埔区拿下了8宗宅地地块,成为“地主”,然后2016年,实地的销售额就已经跨入百亿的行列。

但这背后的钱是从哪来的呢?负债。

根据实地的招股书,百亿房企实地在2017-2019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99.67%、97.81%、94.02%,净负债率分别高达3809%、533%和225%,这跟行业平均值相比,仍然处在一个很危险的位置。

招股书里还披露,虽然富力和实地没有债务和担保的关系,但是老爹张力个人给实地的担保就有近80亿。

上市失败,此前的各种问题就藏不住了。高管陆续出走,债务压身,筹钱越来越难。

这种背景下,商票爆雷一点也不奇怪。

指望子债父偿有点难,毕竟老爹也有自己的辛酸,在实地地产发招股书的2020年,富力的日子也不好过。(戳链接阅读)

4月份,富力在海南开发的富力湾摊上事儿了,32栋低层建筑被拆除了;

8月份,“三道红线”来了,三线全踩的富力,融资迎来天花板,还很低;

10月份,被传裁员,虽辟谣,但员工“优化”还是少不了;

11月份,卖物流园资产来降负债;

12月份,质押10个子公司的股权,来解近100亿债务到期的燃眉之急。

然而经过了一年的自救,富力的负债情况稍有变化,却仍然没有摆脱三道红线,降负债的工作远还没有结束。

而富力的另一个主事人李思廉则立下军令状,“预计2022年底,三道红线全部达标”。

富力现在在做什么呢?

少拿地,多卖房。

现在拿地排行榜上,前100名里已经没了富力的名字,榜单的门槛是105亿,而2020年同期富力拿地花了近300亿,2019年更是超过900亿,缩减明显。

土地支出虽然少了,但卖房的压力却不小。

2019-2020年,富力连续两年未完成自己设立的目标,又连续两年下调目标。

今年上半年,富力卖了650.8亿,如果按全年1500亿的目标来算,完成了43%,下半年的压力不小。

现在房地产依然在遭遇着强监管,很快,商票也要计入到“三道红线”里面了,这些用商票融资的企业也将面临着这一道坎,无论是富力还是实地,都得想办法解决。

但是老爹张力个人担保的实地地产的债务,真要看看怎么解决了,搞不好老爹的身价得掉一大块了。

进入无忧资讯《房产资讯动态》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