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论VS共存说:政治VS科学的大交锋

4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14日 22:06 来源:BBC

中国目前正就是否应与新冠病毒共存的话题展开讨论。其中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约20天前发声称中国应考虑“与病毒共存”后,受到网络暴力攻击。随即,中国的医生、科普工作者和部分网友呼吁支持和保护张文宏,希望保护中国医生的话语权。

此前,中国已故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发声被训诫;香港大学病毒学家管轶也因早期就疫情发声被网暴,后来消失在公众视野。

张文宏曾在中国疫情初期让其科室的中共党员上一线,并称“不能欺负听话的人”而受公众好评。他也因用幽默易懂的语言进行科普和金句频出的媒体采访,受到中国公众的喜爱。

从抗疫路线建言到制度优越性的讨论

7月底南京禄口机场出现因变异病毒Delta引发的疫情,并随之扩散至中国多个省市,彼时在官员和公众中引发担忧。中国传染病专家张文宏于7月29日深夜在微博发文评估疫情,并认为:“世界如何与病毒共存,各个国家都在作出自己的回答。中国曾经给出一张漂亮的答卷,南京疫情之后,我们一定会学习到更多。”

网友对其微博评论的态度呈现明确的对立和分化,支持者和反对者互相在其微博的评论区试图说服对方,公众就是否应该“与病毒共存”的话题展开讨论。

支持者认为张文宏作为专业素养极高的医生,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后,积极为公众做科普,在民众中受欢迎;反对者认为张文宏“崇洋媚外”,要跟随海外的抗疫模式。

至此,对立情绪还停留在网民中。直到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的健康客户端刊发中国原卫生部部长高强的文章,不点名批评张文宏的观点,将讨论上升至官媒平台。鉴于中国新冠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的前车之鉴,张文宏的支持者意识到,面对隐约的官媒压力,必须旗帜鲜明地保护敢于在疫情期间说真话的专家。

高强曾是2002年非典期间领导中国抗疫的主要官员。其专业是经济领域,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世界经济专业,现任中国健康管理协会总顾问。高强的文章用词激烈,呈文革式语言,他认为人类和病毒应该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的关系,中国则应该“将病毒消灭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高强也认为,西方国家将疫情反弹的责任推给病毒变异是“甩锅”,这是英、美等国政治制度缺陷导致的防疫决策失误,也是推崇个人主义价值观的必然结果。人类应对病毒策略正确,再强大的病毒也能战胜;人类应对病毒策略失误,再弱小的病毒也会蔓延。

作为前卫生官员,高强的观点着重于强调中国有制度优势,强大的举国动员能力是应对疫情的关键,要不惜一切代价保障生命安全。外界将高强署名文章视为官方对"与病毒共存"观点舆论的非正式回应。

政治和科学的对垒

(BBC中文记者梓鹏)

中国前官员高强的态度折射中国官方现阶段“不惜一切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抗疫路线。在“清零”基础上,中国在国内和海外展开制度优势性的宣传攻势。

张文宏们发声,希望站在科学和专业的角度为中国抗疫提供思路。中国的医生群体属于稳定中产阶层,他们职业稳定,受人尊重,极少参与政治讨论。

新冠疫情在某种程度上,凸显出中国政府体制内公共卫生声音的弱势。中国政府的大部分决策者非专业医疗体系出身,而来自公共卫生领域的声音常被忽略。

医生群体、科普工作者和部分网友希望保护张文宏说话的权力,来表达对专业领域的尊重。已故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经历太过沉重和惨痛。

张文宏和中国媒体

张文宏进入大众视野,始于2020年1月底的一段呼吁“不要欺负听话的人”的视频。

彼时中国疫情严峻,医疗资源被严重挤兑。身为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的张文宏在一段视频中称,他决定给华山医院感染科全部换岗,命令手下中共党员都上岗,替换前线的所有医护人员。他表示,没有讨价还价余地,党员必须无条件接受,不论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入党,宣誓的时候都说过“要迎着困难上”,现在必须兑现承诺。

他说,现在前线的医生“都是了不起的医生”,在对疫病的风险性、传播性和致病性都一无所知的时候,一直把自己暴露在病毒前面。他做出让党员换岗的决定,是因为不能再“欺负听话的人”。

此段视频流出后,在中国的各大社交媒体引发刷屏式反应。张文宏随即被公众熟知,并获得媒体和公众好评。上海疫情受控后,他频繁接受中国媒体采访,就抗疫方式和心态等问题进行科普宣传。因其妙语连珠和简洁恰当的比喻,使其科普宣传更通俗易懂。

声名鹊起后,中国媒体和网友将张文宏封为“网红医生”,也因此受到网友批评,认为张文宏博眼球,赚流量。

张文宏拒绝接受“网红”头衔,但并不贬低“网红”。在中国,网红属于新兴职业,但社会地位和信誉没有传统职业高和受人尊重。

他曾对中国媒体说:“如果别人这样意外走红可能会很开心,因为很多人觉得‘网红’出镜越多,钱就赚得越多,但是我真的不是‘网红’,我们讲课跟‘网红’完全不一样,我非常尊敬‘网红’这个职业,他们受到许许多多人的热爱。网红直接和经济挂钩,我不和经济挂钩。有人请我上节目以来,我出镜一般不收费,而且都是挤出我自己的休息时间。我也几乎没有到企业里去讲课。有人问我这么做图什么?我不图什么,因为国家给了我们一线医务工作者一些荣誉,我们肩上还有很多责任。所以,不要叫我“网红”,叫我文宏。”

在张文宏的微博评论区,有网友形容张文宏医生,“一直以来都是尊重事实、尊重科学的严谨。在疫情快两年的时间里,从没推销过任何药品,只是及时告诉大家防护措施,注意疫情的安全事项。”

消失的管轶

南京市民在玄武区新街口街道北门桥社区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取样(新华社图片29/7/2021)

2020年1月,在张文宏“走红”的前一周,曾在早期就疫情发声的病毒学专家管轶被网暴后消失在公众视野。在为张文宏发声之际,微博科普博主们呼吁向管轶道歉,还管轶一个公道。

去年一月,管轶曾和团队到访武汉取样,但所见武汉当地卫生防护不到位,找寻动物源头等工作遇阻。

中国媒体《财新》在2021年1月23日发表题为《这次我害怕了》的文章,管轶批评武汉防疫措施不足,并预估武汉肺炎感染规模也要比SARS多得多。

管轶说,“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文章发表后,管轶被网友批评其“妖言惑众”、“危言耸听”,汹涌舆情一度引发中国全网批评。此后管轶甚少接受媒体采访,并消失在公众视野。

管轶是香港大学的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他和团队率先分离鉴定出“非典”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非典”的直接来源,通过建议政府取缔野生动物市场,遏止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

进入无忧资讯《加拿大新冠疫情地图|确诊病例|防护方法|加国无忧愿所有人平安》专题,查看更多文章 »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