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思想全面进课堂 开创了文革后的先河

7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8月31日 20:10 来源:VOA

中国官方宣布,即将把习近平思想纳入全国各地大中小学各学科各年级课程教材。这是文革结束后,中共首次将冠以一位在任党魁个人姓名的文章、政策讲话、施政理念和指示精神等塞进全国范围的各学科教材当中。有评论人士认为,北京当局没有接受文革造神运动的惨痛教训,用领导人思想覆盖学校课程,是当局近年来强力推动极权主义去多元化的又一具体表现,也是教育领域的又一项历史倒退。也有分析指出,今非昔比,民智已开,网络时代的中国社会不可能回到毛泽东时代那种领袖一元化思想的一统天下。

中国教育部8月24日在北京举行记者会,宣布官方制定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课程教材指南》(简称《指南》),明确提出要在“各学段”和“各学科”进行对习近平思想的全面介绍和系统阐释。

大中小学将开习近平思想课

中国国家教材委员会官员韩震在记者会上表示,要让习近平思想“覆盖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涵盖中国中央、地方和校本课程”。

该委员会7月21日印发了传达至各省市、自治区的相关通知,要在中国的小学、中学和大学开设习近平思想课,培养“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

通知说:“推动我国教育改革创新发展和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时代新人,必须牢牢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将其贯穿于教育教学全过程各环节。全面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课程教材,对引导广大青少年树立马克思主义信仰,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立志听党话、跟党走,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具有重大意义。”

高瑜:用一个思想代替全国人思考

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执掌中共领导权以来奉行动辄亮剑的战狼式强硬外交路线,官方煽动并利用社会上高涨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当前中国在国际事务中陷于美中建交以来最受孤立的境地,北京在事关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谋求明年中共二十大后继续连任的关键时刻,进一步拔高习近平思想,并规定在课堂上向全国各年级在校生灌输,其用意和未来的恶果不可小觑。

在北京的资深专栏作家高瑜认为,中国学生被要求学习现任中共领导人的思想的做法与文革期间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全体中国人的头脑如出一辙。

她说,“现在就学他这一个人的(思想),又是用一个人的脑袋把全国人的脑袋都封闭起来。用他一个的思想来代替大家思考。你这样完了,你没有一点自由,你这个教育还能出什么成绩?你还能出什么人才?你的教育还怎么提高?”

冯崇义:去多元化倒行逆施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学者冯崇义教授对美国之音指出,习近平思想入中国学校教材的举动是在教育领域的折腾,从极权主义的框架中来分析,与这位中共领导人上台以来所做的各种倒行逆施一脉相承。

他说:“习近平本人他所做的事情从上台以来所做的一个大事情就是我们叫作极权主义(totalitarian)复辟回潮,或者叫极权主义倒行逆施。”

冯崇义认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正在推动恢复党的一元化统治和在各个方面“去多元化”的极权主义复辟。

他说:“毛死后就有一个去极权化的过程,就会从西方引进文化,包括恢复大学教育,不高个人崇拜。然后在教材,很多学科里头是引用现代的,这种经济学、IT(信息技术)都直接移植进来。然后把学外语、英语作为直接开放的一个基本工具,来鼓励全民学外语。这些属于改革开放时代。就是去极权化时代,开放视野,向文化多元化方向发展。极权主义复辟就是要多元化因素消灭掉,或者把它减到最低水平。”

这位在澳大利亚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指出,上述教材指南发布之前,涉及外交、经济、军事、生态等名目繁多的各种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学院在北京的中央政府机构和中国多个城市的高等院校纷纷成立,官员们上行下效争宠邀功,卖身求荣的学界人士为了谋取私利而进入宣传习近平思想的毛式造神运动的轨道,这是变相腐败的一种方式。

冯崇义认为,中国当局和教育科研系统这些倒行逆施的闹剧必将进一步降低本来就落后于西方和日本的中国教育水平,并降低民族智力水平。

他说:“资中筠(资深美国问题学者)前辈专门写过文章,就讲如果这套东西重新作起来,它会降低整个民族的智力水平,它现在做的这些事。我们的希望是,毕竟社会变了,就是整个人心也变了。世界,国际社会现在也看到中国的情况,应该联手阻止它在中国社会这种倒行逆施的闹剧延续太长时间。”

冯崇义博士来自中国海南文昌,曾于2017年3月回乡探亲后返回澳大利亚时在广州白云机场被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离境。

网友:教育领域“十大恶政”

在习近平思想入学校课本的官方通知发布前,8月20日,执掌教育部满5年、已过65岁退休年龄的教育部长陈宝生卸任。他曾在2017年中共19大期间宣称:他心目中的2049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向往的留学目的国,中国教育将引领世界教育,中国标准将成为世界标准。

评论人士指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的官僚系统和商界上至最高领导人下到基层干部,无数官员和企业精英纷纷把子女送到美日欧等民主自由国家,学习先进技术,探寻真理。他们实际上是用脚投票。

美国之音了解到,几年前,来自甘肃兰州的教育部长陈宝生把自己的女儿以西北师范大学英语专业的本科学历,先后送到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这两个东欧非英语国家读研,专业仍是英语,并且辗转托关系找人帮忙办理转学。

1956年出生的陈宝生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拥有中共中央党校政治学专业在职研究生学历。2008年,陈宝生从中共兰州市委书记任上被调往北京,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当时的校长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习近平。

对于上任前被指缺乏教育工作经历的陈宝生,网络论坛“未名空间”有网友总结了他在教育部长五年任内至少有“十大恶政”,其中不仅有陈宝生“吹牛称2049年中国将成世界最向往的留学目的地”,还包括“在全国学校安装课堂监控”,“全面清理大学教材”并“清除理工科西方原版教材”,“高校图书馆下架人文社科图书”,“设立告密制度,鼓励奖励揭发举报教师”,“一大批大学教师被降职、警告、停课、停招研究生乃至开除”,等等。

“七不讲” 禁锢课堂 被指文件治国

近年来的一些案例显示,中国一些高校存在着政工系统鼓励学生告密、加紧禁锢思想和控制言论的现象。仅在2018年,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等高校学者因言获罪,遭所谓“特务学生”举报而受到记过、解聘或开除等处分。2020年11月,来自上海的知名冷战史专家、华东师大教授沈志华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的讲座因遭举报而被迫中断。

2013年4、5月间,网上传出中共中央9号文件的“七不讲”,即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

资深媒体人高瑜说,中共9号文件中规定的七不讲已经成为中共当局的治国纲领,说好的“依法治国”变成依文件治国。

她说,“反正现在这个9号文件就是治国纲领。(不讲)西方的宪政民主、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再加上个历史虚无主义,这就是中国的治国纲领。剩下那些都是反动思潮。现在再加上这个教育,从小学开始,就是要和西方的宪政民主,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斗争),这一切都成了最反动的思潮。中国这个政治课,从小学开始一直到大学,就是要和这些思潮作坚决斗争。”

2014年4月,年逾七旬的高瑜被失踪,2015年,被指控泄露上述9号文件的国家秘密而被判刑7年,二审改判5年缓刑一年,因健康原因监外执行。

六四事件后三次被捕获刑的媒体人高瑜告诉美国之音,去年她发推声援因言获罪的原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和原北京房地产企业家任志强,导致他儿子受株连,被告知因“父母原因”丢了工作,为交社保需要回到初中母校开学历证明,却被告知其学历已“冻结”。

“双减”新政策掀波澜

7月24日,中共党媒新华社全文公开一份受到广泛关注的重磅文件,即中共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该文件强调为中小学生减轻过重作业负担,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份《意见》公布实施后,中国一些地方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活动,对在职教师有偿课外辅导加大了打击力度。一些地方的校外辅导服务从公开运营转为地下授课。

有令人震惊的视频显示,安徽某地一课外补习班疑似遭人举报,执法人员破门而入将一名正在给孩子们补习上课的教师粗暴地推搡出去,被网民形容为如同“扫黄”行动。

一些课外辅导教师对于政府新近出台的教育新政反应不一。

云南从事艺术类校外辅导的张老师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补习班和英语课的新规定不太了解,对这件事没有看法。

曾在北京课外辅导机构任教的刘老师对美国之音表示,今年6月就听说政府7月出台的双减政策,她认为这些政策是好的,对学生和家长有利,但是一些地方执法部门误解了上面的精神,采取侮辱补课教师人格的简单粗暴方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她说,“我看到上海把小学英语考试都给砍掉了,都取消了,有的家长拍手称快。我觉得这方面是比较好的。作为中国人,首选应该学好汉语。母语都学不好,英语怎么学啊?培训机构现在都是疯狂在学英语。而且,大城市,像一线城市的幼儿园小朋友都开始学英语了。”

这位语文教师表示,长期困扰中国家长和学生的分数为导向的应试教育亟待改进。

她说:“我发现,我家孩子上学的时候,老师就不讲这个问题,一直是强调高分、高分,初中往好的高中考,高中往好的大学考。可是人生是一个漫长的马拉松,不是短跑啊。”

“双减”新政重创补习产业

与此同时,中国的一些著名校外培训机构受到双减政策的剧烈冲击。7月24日,在纽约上市的好未来、高途和新东方三家公司市值应声暴跌,与年初高点相比,三家公司的股指都蒸发了90%左右,累计损失高达上千亿美元。

8月3日,上海市教育主管部门宣布了一项关于简化中小学期中和期末考试的新规定,小学3、4、5年级期末考试仅限数学、语文两门学科,其他学科包括英语只进行考查。而且小学一、二年级取消纸笔考试。

随后,在上海的启文教育和华尔街英语等培训机构宣布停业。总部位于北京市中关村的外语培训业巨头新东方则开始向家长培训服务转型。

今年3月5日,出席北京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表示,他建议改革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的必修课地位。此言一出,很快在网络上引起激烈争论。而同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当时对此有何反应,目前不得而知。

2018年3月北京两会期间,面对美国之音记者关于修宪是否让国家主席获得无限期连任的可能性的现场提问,当时正在人民大会堂参会的俞敏洪避重就轻地表示,这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被指责为新时代的焚书

1966年5月7日,文革即将发动前夕,毛泽东写信给当时的国防部长林彪元帅,其中谈到教育革命。他写道:“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这就是毛泽东拿教育开刀的恶名昭著的“五七指示”。

中国随后取消了所有学校的各种考试,全国高考直到1977年才恢复。

据一些史料记述,文革期间曾号召全党全国要用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的林彪曾在1958年党代会上提醒推崇秦始皇的毛泽东说,“秦始皇焚书坑儒。”毛当众驳斥称,秦始皇算什么?我们镇反坑了四万六千个儒,超过秦始皇一百倍。

后来,迫害大批知识分子、查封各种文艺作品的焚书坑儒现象在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中达到了顶峰。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在审查尺度大幅收紧、文字狱再度盛行的政治环境中,许多敏感题材的书籍遭禁被下架,北京老书虫书屋等吸引有独立思想读者的民营书店被迫关闭的消息时有所闻。

2019年10月,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惊现当街焚书的场面,舆论为之哗然。

该县政府官网称:“近期,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对含有倾向性的文章书籍、图片书刊和影像资料等内容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迅速销毁。”

据路透社报道,2020年7月,中国教育部要求全国中小学清理图书馆的 “非法”和“不适宜”书籍。曾经是正常出版的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1984》、《动物农场》等著作遭封存。

对于上述焚书事件,退休作家、在中国大陆一度遭查禁的回顾反右运动书籍《往事并不如烟》的作者章诒和在网上发文说:“以清查为名,以学校为始,全国范围'焚书',事关中国文化命脉,必须由全国人大举手表决通过。请问这是谁批准的?谁签的字?”

北京学者荣剑当时也评论问道:“焚书开始了,坑儒还远吗?”

历史学者章立凡也发推评论道:“赞曰:坑儒初见成效,焚书仍需努力。”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