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3名退休官员同日被开除党籍包括2个涉黑伞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9月22日 11:11 来源:九派新闻

据云南省纪委监委9月22日消息,云南省政法系统内3名退休干部被开除党籍。他们分别是——公安厅原保留副厅级待遇干部汤跃宏、高级人民法院原巡视员线东明、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施洪甲。

在云南纪委监委发布的通报中,其中二人与黑恶势力有瓜葛。汤跃宏是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致使本应受到法律追究的犯罪嫌疑人没有受到追诉;施洪甲是充当涉黑人员的“保护伞”,为其逃避法律的打击与制裁提供帮助。

三人均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被取消其享受的退休待遇。

据公开简历,汤跃宏,男,1961年4月生,汉族,云南玉溪人,大学本科学历,1979年9月参加工作,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他长期在公安系统内工作,1996年9月任曲靖市公安局纪委书记。1997年至2003年,历任曲靖市沾益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罗平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书记、政委、局长;2003年至2011年,历任曲靖市公安局副局长、麒麟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区长、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2011年至2016年,历任怒江州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副州长、州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2016年12月,任大理州副州长、州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18年3月任省公安厅民用机场公安局局长。

2019年7月,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云南省人民政府决定:免去汤跃宏的省公安厅民用机场公安局局长职务,在省公安厅保留副厅级待遇。免职后,汤跃宏任云南省公安厅民用机场公安局民警(保留副厅级待遇)。2020年6月退休。

施洪甲,男,汉族,1956年9月出生,云南马龙人,大学文化,中共党员,197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6年8月参加工作。

他早期在教育系统内工作,1994年10月任马龙县委书记;1997年11月任曲靖市委常委、宣威市委书记;2002年至2019年历任曲靖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曲靖师范学院党委书记,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2019年1月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同年10月退休。

线东明,男,傣族,1957年10月生,云南盈江人,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1973年12月参加工作,197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他长期在法院工作,1974年2月至1981年1月,先后在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1981年至2000年,在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历任审判员、副庭长、庭长、副院长、院长;2000年任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副院长;次年3月任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2011年4月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巡视员(正厅级),直至2015年10月退休。

推荐阅读:

云南"乔氏家族"覆灭:涉案人员500余人 涉黑资产33.8亿

9月15日出版的最新一期《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文《云南保山“乔老爷”的穷途末路》,披露了云南“乔氏家族”案案情:涉案人员达500余人,涉黑资产33.8亿余元。这是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查处的涉案人员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涉案资产最多的案件

乔永仁1952年出生于保山市隆阳区兰城街道下沙河村,幼年生活十分艰苦,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回家,15岁开始打工。上世纪80年代初,他看准腾冲边贸开放的商机,投身木材加工业,随后又转投汽车修理业,与长子乔连佰、次子乔连万先后经营多家汽车修理厂。

(图说:乔永仁、乔连佰父子 来源:云南省纪委监委)

曾经的艰苦岁月,并未在乔永仁心中种下勤劳致富的种子。经营汽车修理厂的同行回忆道:“他家从来不管什么规矩,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三言两语不合就动手打人,很早就开始欺行霸市了。”通过暴力打压竞争对手,乔家攫取了一桶桶“黑金”。

2000年后,乔家陆续成立数家企业,涉及小额贷款、工程建设、房地产开发等。乔永仁利用骗取的3450万元贷款支持乔连佰成立汇众小额贷款公司,实施高利转贷、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为追索非法债务,他们先后培植3个团伙,通过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手段暴力、“软暴力”讨债,为其黑社会性质组织聚敛了巨额财富。

盘踞保山30多年,作案近300起,以乔永仁及其部分家庭主要成员为主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逐步坐大成势、称霸一方。乔家之所以能长期为非作歹肆无忌惮,少不了可以依靠的“大树”和为其开道的“贵人”,其中包括不少政法系统的领导干部。

文章披露,为和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陈玉华搞好关系,乔连佰主动让女儿给陈玉华当干女儿,双方互称“干亲家”,陈玉华则称乔永仁为“干爹”。多年来,陈玉华公开充当掮客,为乔家结识公职人员和笼络各方关系牵线搭桥、奔走卖命。

在一起(电视剧)合同诈骗案中,就有时任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民行处处长张迅、省人民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张有贵、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高云、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李术尤等数名政法系统领导干部为乔家提供帮助。据查,这些政法干部收受乔家贿赂几十万至一百余万元不等,严重破坏法律公平正义。

(图说:“乔家大院”大门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不唯政法系统干部,乔家还以邀约吃饭、喝茶、打牌、搓麻将等方式,百般讨好其他部门的一些公职人员。逢年过节、红白喜事,都会根据职务高低向这些人奉送数额不等的礼金和贵重物品。为解公职人员“燃眉之急”,乔家总能“不计回报”地“慷慨解囊”,以借贷之名行行贿之实,将彼此系于一根绳上。经查,乔家向公职人员行贿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00余万元,向个人行贿最高一笔金额达200万元。

在吃吃喝喝、拉拉扯扯和金钱的巨大诱惑下,当地65名公检法系统党员干部、134名党政干部、17名金融系统工作人员被黑恶势力拉拢腐蚀。

文章披露:保山市原市长吴松在任职期间4次收受乔永仁贿赂共200万元,以及价值27万余元的金条,为乔永仁办理土地规划调整等事宜提供支持与帮助;保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杨建洪收受贿赂、干预司法,为乔永仁涉法案件提供帮助、站台撑腰;保山市住建局原副局长朱剑平收受乔氏父子贿赂226万元,为乔家在获取政府工程和土地开发等方面大开方便之门;更有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省招生考试院原院长朱华山,收受乔永仁贿赂近百万元,为乔永仁及其重要关系人的子女入学事宜说情打招呼……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云南省委彻查“乔氏家族”涉黑案件,纪检监察机关开辟4个战场,100余名纪检监察干部开展跨区作战;公安机关抽调8个州(市)100余名民警成立若干小组,分赴多个州(市)和省外调查取证、抓捕嫌犯。劣迹斑斑、民愤极大的“乔氏家族”黑社会性质组织走向了覆灭。

(图说:“乔氏家族”涉黑案庭审现场 来源:云南省纪委监委)

2020年11月24日,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乔永仁、乔连佰、乔连万等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骗取贷款罪、聚众斗殴罪、行贿罪等一案。经一审宣判,乔永仁、乔连佰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至拘役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

与此同时,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乔氏家族”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目前已有216名公职人员受到查处,其中28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和法律处罚,40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另有35人纪检监察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