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或大举发力,音乐赛道将迎变局

0 评论 加国无忧 51.CA 2021年10月9日 13:33 来源:36氪

凭借着今日头条、抖音的出色表现,字节跳动早已成功塑造了在业务端的基本盘,并且后续在例如教育、电商、游戏、企业服务等领域的布局,也在不断扩大着自身商业版图。据相关资料显示,截止至2021年2月1日,字节跳动在过去的13个月里共对外投资37笔,分别涉及教育、企业服务、游戏医疗、消费等领域。

在这其中,关于字节跳动布局在线音乐领域的传言也开始日益增多。继不久前曾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方面已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业务,与游戏、教育业务平级,并开始测试音乐代理分发平台“银河方舟”后,其近日在这一赛道又有了新的动作。

日前有消息显示,字节跳动将于今年下半年在国内市场推出一款名为“飞乐”音乐流媒体产品,据悉其已进入关键开发阶段,项目内部代号为“luna”,目前由抖音团队负责。同时,还有一款项目代号为“白月光”的独立音乐播放器也正在开发中。此外据消息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方面自今年六月以来在版权方面的投入已不低于1亿元。

这些传言的出现,尽管目前尚未得到字节跳动官方的确认,但无疑也展示了其在这一领域的意图。并且目前在这一赛道中,由于腾讯音乐集团与网易云音乐已经在领跑的情况下,字节跳动的加码显然也使得其未来将与其进行直面竞争。

对于在线音乐业务,字节跳动其实早已布局

事实上,近年来字节跳动在这一领域已经在频繁进行尝试。继2017年收购海外音乐视频应用Musical.ly后,字节跳动方面此后在海外市场还推出了流媒体音乐平台Resso,随后在去年年中“抖音音乐”的正式品牌化后,当时就使得外界推测其或将在国内市场或将进行更为深入的尝试。

此后在今年7月字节跳动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将与游戏、教育业务平级的消息传出后,由于抖音与音乐的强关联性,也使得这一动作并未引起外界的太多惊讶。毕竟无论是从音乐版权还是创作者方面来看,涉足在线音乐对于字节跳动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必选项。

但就在不久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2016年7月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涉嫌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立案调查结果公布,并对腾讯音乐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其30日内解除独家版权后。也被认为是给在线音乐领域带来了新的“生机”,甚至有观点认为,这或将为整个赛道都带来新的发展契机。

根据目前曝光的信息显示,字节跳动的音乐业务将主要由前台和市场、算法两大中台支持构成。其中在中台方面,由抖音市场团队承担国内音乐人合作与版权宣发,算法团队负责提供智能配乐、安全风控等技术支持。在这样的基础下,如果独飞乐的传言属实,也就意味着字节跳动可能在在线音乐赛道有着更多的意图。毕竟在已经手握大量用户,并有着算法推荐及成熟引流的情况下,也使得飞乐有了与腾讯音乐集团和网易云音乐直面竞争的资本。

如今的在线音乐平台,听歌并不是唯一

尽管独家版权的取消,或将使得目前在线音乐领域的市场格局发生一定的变化,但在其他平台已经有着多年沉淀的情况下,即便字节跳动能够快速补齐版权方面的短板,但仅在这一方面也仅仅还只是与竞争对手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现如今,腾讯音乐集团在在线音乐服务、社交娱乐服务,以及其他业务营收组成的营收“铁三角”,使得其早已摆脱了盈利方面的困扰;而网易云音乐尽管尚未盈利,但无论是招股书中所透露的1.83亿月活用户,还是或即将上市的消息,俨然也在这一赛道形成了“一超一强”的格局。

而对于以内容作为核心市场竞争力的在线音乐平台来来说,尽管独家音乐版权未来将不再有那么强的“杀伤力”,但在上游版权已面临无法“操作”的情况下,各平台对于音乐人的争夺,也可能会成为增强市场竞争力的关键所在。无论是网易云音乐的“石头计划”和“云梯计划”,还是腾讯音乐“原力计划”与“亿元激励计划”,未来抢占内容资源的动作势必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停止。毕竟对于内容方面的差异化来说,这极有可能会成为竞争中的“制胜法宝”。

并且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后,除了音乐内容方面外,各大在线音乐平台也有着自己的特色。在这其中,即便是在此前音乐版权受制于人的情况下,网易云音乐凭借着社交方面的优势,已经成功在这一赛道中立足,还营造出了强大的业务端护城河。此外除了听歌外,包括播客、K歌等功能的陆续出现,也都具备增强用户的粘性的作用。因此如今对于在线音乐平台来说,听歌虽然很重要,但显然并不是唯一。

在线音乐赛道步入存量阶段后,用户粘性将成为关键

根据此前艾媒咨询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网民规模已达9.89亿,其中数字音乐用户规模达到7.7亿人,并预计在2021年用户规模可达7.8亿人,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增长可超400亿元。在如此高用户渗透率和市场规模的情况下,在线音乐赛道无疑也展现出了不错的前景,但相对较慢的用户规模增长速度,也表明这一领域已经进入了用户增长存量阶段。

根据网易云音乐此前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18-2020年其在线音乐服务的MAU分别为1.05亿、1.47亿、1.81亿,其2019年与2020年的MAU同比增速分别为40%与23.13%。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相关数据则表明,在2021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移动端MAU同比下滑4.3%至6.23亿,社交娱乐服务的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12.7%。

此外,包括抖音、虾米音乐、喜马拉雅,以及荔枝等音频内容平台对于用户的争抢,也使得整个在线音乐领域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或将面临着更多的挑战。而随着字节跳动的入局、腾讯音乐失去独家版权方面的优势,甚至是虾米音乐有可能会“回归”的情况下,各家也势必将会业务拓展与增强用户粘性上进行更多的探索。

但字节跳动旗下飞乐的入局,会对这一赛道产生怎样的改变虽然暂时还无法明确,但在独家版权这一障碍被清除后,毫无疑问未来将极有可能会有着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出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加国无忧微信
51官网微信 QR CODE
多伦多热点微信
分享
分享新闻到
微信朋友圈

扫描后点右上角分享

0 评论 | 注册

网友评论

[ 您尚未登录。请点击右侧按钮后,登录后发表评论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